《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40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8 08:19:14
  (继续)
  十一月二十一日,崇祯帝将户部侍郎王家祯削籍为民,追夺已故辽东巡抚毕自肃生前的官阶,下总兵朱梅于法司问罪,他们成了崇祯帝执政失误酿成饥卒哗变的替罪羊—
  (帝)削户部侍郎王家祯籍为民,追夺故辽东巡抚毕自肃生前官阶,下总兵朱梅法司问。

  日期:2017-10-18 08:47:53
  (继续)
  崇祯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崇祯帝批准户部的核饷覆议:东江镇仅按兵额二万八千名发放饷银,每年发银三十五万四百六十两、米十六万八千石。这不仅与天启七年差了一大截,而且又被奸贼袁崇焕百般刁难和封锁,东江镇的将士们陷入了极端困难的境地—
  户部覆道臣王廷试:核实东江额兵仅二万八千,原无十五万之数。就兵额饷,通官俸、布疋、花红、廪饩、运价,每岁该银三十五万四百六十两、米十六万八千石。登饷二十万,已报裁六万六千余两,应扣支皇赏十五万两,只应给五万六千两,余银四万四千两充元年折色。
  日期:2017-10-18 11:51:58
  东林乱政,绿林四起,畿辅也不太平了。崇祯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响马在河北省三河县下店(按:今夏垫)劫走了发给关宁军的饷银三千两。这很有可能是知情的内奸勾结外贼所为—
  下店马贼劫关宁饷银三千金。顺天廵抚王应豸奏劾疏防副将李三爵、三河知县魏云龙。
  日期:2017-10-18 13:34:08
  (继续)
  崇祯元年十二月初七日,蓟辽督师袁崇焕奏报核定关外官兵七万一千余员名,关内官兵四万二百余员名,从崇祯二年正月开始,请户部按此人数给饷—

  督师袁崇焕(疏)奏:“核定关外官兵七万一千余员名,关内官兵四万二百余员名,以(崇祯)二年正月为始,户部视此数给饷。”(帝)是之。
  日期:2017-10-18 15:47:56
  (继续)
  按照袁崇焕的这个裁汰方案,明年关外官兵将减少七千三百余名,而关内官兵则将减少一万五千余名。关内裁汰的兵员是关外的两倍以上,严重降低了关内守卫的安全系数。
  日期:2017-10-18 17:19:37
  (继续)

  按照袁崇焕的这个裁汰方案,明年关外官兵将减少七千三百余名,而关内官兵则将减少一万五千余名。关内裁汰的兵员是关外的两倍以上,严重降低了关内守卫的安全系数。此为袁崇焕实现其己巳之变引寇入塞阴谋的第四步棋。
  日期:2017-10-18 19:23:18
  (继续)
  十二月十八日,袁崇焕上疏,请求崇祯帝任命自己选中更补的祖大寿等五十员辽东将领,从而通过亲信爪牙把辽军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此为袁崇焕实现其己巳之变引寇入塞阴谋的第五步棋—
  甲辰,督师辽东兵部尚书袁崇焕言:“全辽二千里总非我有,今日虎踞四百里矣!则从此日盛日昌,固全辽初步也。四百里中,为城有数十,必不可不以往之治辽者治之。臣到任从头料理,按兵之多寡而设之官,按地之冲缓而严于戍,战守相维,奇正相生,取象于天地列宿,宗数于河图雒书,如象数之从一以生奇偶者,是则总兵之专一镇也。奇之必偶,则协将为职中军副总兵;偶而又偶,臣之旗鼓参将、总兵坐营。中军都司、旗鼓守备与握奇营之都司、宁前道中军守备,此俱居中而佐领者。关外四百里之内,二百六十里为辽东西协副将所统者,宁远之参营、中前、中后、中左、中右各游击设伏如旧。辽东无边墙,每十里或二十里设一边堡,壁垒相望,入犯必觉,觉必御。如铁场堡、永安堡、平山营、三山营、平川营、瑞昌堡、锦川堡、新兴堡、三道沟堡、高台堡、小团山堡、黑庄窠堡、仙灵寺堡、杨安堡、兴水县堡、白塔峪堡、塞儿山堡、灰山堡、寺儿堡、沙河堡、长岭山堡、椵木冲堡,为堡二十二。旧各守堡一员,惟中前之铁场堡、中后之高台堡、宁远之兴水堡、中左之椵木冲(堡),旧各设备御一员,居中以提衡各堡。但六城既建,似不得独遗于前屯、中右,势宜并设,则改平川营、黑庄窠二堡为备御。椵木冲(堡)不当冲,则改设于长岭山(堡)适中。驿站所以通往来,另设夫马为城收褁,而远于参、游之大城所以不累兵马,前人制作,良有苦心。日高岭站、沙河站、东关站、连山站,为站五,旧各设一守站铺,所以走逓文移,亦为城以保障,则曰八里庄铺、石河铺、曲尺河铺、双林铺、高桥铺,为铺五,此宁前一道一协之所辖也。进而锦州,原属广宁道地方,今新复而总镇居之。该卫原设游击,今改而为参将。松山所其属也,设游击如旧。杏山旧为站,城设备御,今权设一游击驻札,俟事定而后议。锦之边堡四,曰大兴堡、大福堡、大镇堡、大胜堡。大兴旧为备御驻札,今如旧,余仍守堡,以上俱为在地信守之官。此外,战兵则为马兵、为步兵、为车兵、为水兵,共二十四营。在今日为略地战兵,他日地愈广则随地坐驻,战兵即为守兵。辽东战冲也,骑地也,故设骑兵。而中前后左右五部,每部三营,三营之中以一参将领二游击。步车舟各三营,亦各以一参将领二游击。军中招降散叛为大,辽东往时有降丁营,为战最力,立两营如汉都护典属国之意,曰平彛左营、平彛右营,各设游击一员。又立招练一营,以待各营兵缺发补,名曰招练营。以上除守堡、守驿、守铺与中千把总,镇道选择,申详委用如旧制。今自总兵而下,协镇、参游、守备共五十缺,乞敕下兵部议覆,永着为令。因请更补将领祖大寿等五十员。”帝嘉其殚心措置,具有纪律,所补用将领皆从之。(以上史料整理自《崇祯长编》)

  日期:2017-10-18 20:52:41
  (继续)
  十二月二十九日,袁崇焕上疏,包庇此前被多人参劾的关外饷司王楫,从而在财政大权上培植死党。此为袁崇焕实现其己巳之变引寇入塞阴谋的第六步棋—
  督师尚书袁崇焕言:“关外饷司王楫以人言屡及,且参及堂官不安,七详求去。但其人廉,关外士多惜其去。惟皇上裁察。”(帝)旨以“宁军鼓噪,不及饷司,素守可知。堂属体小,封疆事大,着留任。”
  日期:2017-10-18 21:42:38

  (继续)
  崇祯二年正月二十一日,崇祯帝坐在兄长辛苦重建的皇极殿内龙床之上接受文武群臣的朝贺,颁发上谕,定下所谓的“逆案”,把天启朝一百六十一名要员打成“阉党”,从而制造了有明一代最大的历史冤案—
  (原文)上谕,略曰:“帝王宪天出治,首辨忠邪;臣子致身事君,先明逆顺。经凛人臣无将之戒律,严近侍交结之条。邦有常刑,法罔攸赦。逆竖魏忠贤,初不过窥颦笑以市阴阳,席宠灵而希富贵,使庶位莫假其羽翼,何蠢尔得肆其鸮张?乃一时朋奸误国,实繁有徒。或缔妤宗盟,或呈身入幕,或谋阴指授,肆罗织以屠善良;或秘计合图,擅利权而管兵柄。甚且广兴祠颂,明著首功,倡和已极于三封,称谓浸疑于无等。谁成逆节,致长燎原?及朕大宝嗣登,严纶屡霈,元凶逆孽,次第芟除;尚有希罪邀功,倒身窜正,以望气占风之面目,夸发奸指佞之封章;迹其奸回,乌容曲贷。特命内阁部院大臣将祠颂红本参以先后,论劾奏章分别拥戴、谄附、建祠、称颂、赞导诸款,据律推情,首正逆奸之案,稍宽胁从之诛。其情罪末减者另疏处分,姑开一面。此外原心宥过,纵有漏遗,亦赦不究。

  一首恶,引谋反大逆,已经正法者四人:魏忠贤、崔呈秀、客氏、魏良卿。
  一首开謟附拥戴,引交结近侍奸党律论斩者二十人:梁梦环、刘志选、倪文焕、刘诏、田吉、吴淳夫、曹钦程、孙如冽、许志吉、薛贞、李夔龙、陆万龄、田尔耕、许显纯、杨寰、崔应元、孙云鹤、张体乾、李承祚、李永贞。
  一谄附,引交结近侍及奸党律减本罪一等论戍者十一人:魏广微、阎鸣泰、周应秋、李鲁生、张翼明、李三才、崔文升、李希哲、李寔、涂文辅、李明道。
  一颂美津津不置,引上言德政律减等削籍者五十一人:潘汝祯、朱童蒙、李春茂、顾秉谦、郭允厚、杨梦衮、薛凤翔、李春烨、张晓、黄运泰、张朴、张我续、李精白、泰士文、王绍徽、孙杰、李飬德、郭尚友、何宗圣、杨邦宪、刘述祖、牟志夔、李蕃、卓返、汪裕、黄宪卿、卢承钦、许其孝、刘徽、庄谦、张素养、陈尔翌、李应荐、刘之待、许可征、辛思齐、张永祚、郭希禹、张化愚、童舜臣、李桂芳、曾国祯、阮鼎铉、郭钦、刘敬、徐□进、胡良辅、葛九思、冯玉、杨朝、胡滨。

  一祠颂,引上言德政律减等闲住者三十二人:范济世、孙国祯、黄立极、毛一鹭、陈维新、智铤、曹尔祯、郭增光、鲍奇谟、王拱、李灿然、李嵩、龚萃肃、冯嘉会、邵辅忠、董可威、姚宗文、杨所修、张三杰、汪若极、王点、畲合中、曹思诚、房壮丽、何可及、孟绍虞、张守成、孟进宝、刘镇、李应江、胡以佐、孙承荫。
  一祠颂次等解任降处者十二人:杨维新、安伸、刘弘光、庄起元、徐吉、李若霖、李时馨、刘渼、夏敬承、何廷枢、朱慎鉴、杨春茂。
  一虽未祠颂阴行赞导削籍者二十人:张讷、徐大化、杨维垣、霍维华、冯铨、徐绍吉、谢启先、阮大铖、田景新、傅櫆、吴孔加、门克新、石三畏、周良材、张文郁。
  一赞导闲住者十一人:刘廷元、徐兆魁、贾继春、李恒茂、陈九畴、周昌晋、郭巩、岳骏声、陈朝辅、郭兴治、许宗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