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0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省长在讲话中声称,希望双林省将来涌现出更多的“南亭工业园”,更希望广大群众、干部、党员充分发挥个人能力,为双林省的明天贡献一份力量!这两句话已经充分表达出了钱省长接下来的执政思路,他是希望全省各地区结合实际情况,大胆创新,努力搞经济改革。也许当这篇讲话上报以后,钱省长会被称为我国省部级高官当中“改革派”的一员。
  “成立很简单,但是如何搞下去,如何搞好,这是一个持久性的问题,清扬啊,南亭县北山工业园你要多加关注,这可是我省的第一个试点,无论如何,我不希望他半路夭折。”
  张清扬点头道:“钱省长说得是,元旦之后,我一定在全市范围内学习您的讲话精神,让大家吃透文件,抓好下一时期的经济工作。尚云,南亭县的具体工作,你不能松泄啊!”
  杨尚云在钱省长面前,那就连秘书都不如了,他恭敬地坐在最后面,听到张清扬和自己说话,马上站起身来说:“我在此向钱省长以及张书记保证,一定抓好工业园的工作。”

  “尚云不错,大胆敢干,我们党内还是缺少胆子大的开拓者!”钱卫国点点头。
  “的确,发展在于改革,而改革在于创新,尚云提出的这个工农业相结合发展的思路,值得专家们研究啊!”张清扬附合着说,领导表扬他的下属,其实就是表扬他。
  “嗯,是要研究研究,我会让省里派出专家组下来实地考察学习的。”说到家里,钱卫国停顿了一下,说:“清扬啊,以尚云的经验,我看可以给他加加担子,同时也是增加地方上的话语权嘛!”
  张清扬领会,笑道:“我也有这个心思,既然钱省长提到了,那么我年后就向省委打报告。”其实让杨尚云进市常委会的决定,是当初张清扬向钱卫国提出来的,可现在当着杨尚云的面,张鹏也乐于卖钱卫国一个人情。
  “嗯。”钱卫国点头。
  杨尚云马上激动得红光满面了,直说:“谢谢领导,谢谢领导……”
  一旁的张清扬心想,杨尚云在自己面前还算是稳重,怎么一到省级干部面前就显得胆小了呢?看来有些人的能力还是有限的。以杨尚云的年纪,将来的他顶多也就能做到省部级那样了。如果说再高一层,到达最高的决策层就缺少了一些魄力。
  见钱省长有些疲倦了,张清扬就想结束谈话,提醒了钱卫国一句:“省长,小林和我一同下来了,白天你们也没怎么谈,要不要叫来他陪您放松一下?”
  钱卫国摆手道:“算了,我和他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好好工作就行了。”
  “我知道了,”其实张清扬早就知道,钱省长是不可能单独叫李小林过来的,省长是要磨砺他。
  漫山的白雪,一排排的白杨树,在这布满银色的山坡上,仿佛是人间仙境。远远忘去,大地之上一片苍茫。而就在眼前,有座装饰得十分漂亮的坟墓,只是略显孤单。
  元旦假期,张清扬带着刘梦婷来到延山,看望柳叶。张清扬伫立在墓碑前久久不语,默默地祝福着柳叶,回忆着过去与她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刘梦婷带来了一大捧鲜花,安安稳稳地放在她的坟头。刘梦婷蹲下身体,手她那被冻得雪白的小雪一点点除去墓碑上的积雪。柳叶和自己的故事,张清扬原封不动地讲给了刘梦婷。在这些红颜当中,最了解的张清扬就是刘梦婷,她深知张清扬的喜怒哀乐,因此从来不会吃闲醋。当听到柳叶的事情后,刘梦婷伤心得大哭,直说这真是一个好姑娘。也是她提出来陪着张清扬来看望柳叶的。
  “婷婷,不要弄了,太冷了,你弄完了,风一吹又落上雪了。”张清扬走上前拉起刘梦婷,心疼地捂着她的小手说:“看,手冰凉!”
  刘梦婷凄婉一笑,说:“没事的,我喜欢这样。”

  “小叶子,你如果孤单了,如果想我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来看你的。”张清扬心酸地说,强忍着眼泪没流出来。
  刘梦婷则真诚地说:“小叶子,我希望你快快乐乐的,你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清扬的。感谢你让我们拥有他,让他留在了我们身边,谢谢你……”
  张清扬看了下表,说:“走吧,我们回去。”
  刘梦婷依偎在他的身边,两人吃力地在雪地中前行。渐渐的,两条恩爱的人影消失在白雪之中。天空中的浮云好像凝聚成柳叶的笑脸,她在天堂默默祝福着张清扬和他身边的女人们。
  大雪封山,车进不来,张清扬与刘梦婷是步行上来的,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才走下去来到车边。临上车前,刘梦婷又回头扫了一眼,依偎在张清扬的肩头说:“清扬,假如我有一天也死了,你也要把我埋到这里,我要在这里陪着小叶子,我们相互也有个伴。”
  听到这话,张清扬眼泪直往外流,搂着她说:“少胡说,再也不许说这种话了,要不然我就生气了!我再也不允许身边的女人受伤害。你答应我,要好好的活着,听到没?”张清扬用力摇晃着她的身体。
  刘梦婷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

  两人回到延春市区,住在国际宾馆。在房间里,两人躺在床上休息,上山下山的真是累了。刘梦婷拉着张清扬的手说:“清扬,你不回珲水看望你的老部下吗?”
  张清扬摇头道:“有什么好看的,我最想看你!”说到这里,张清扬突然响起一事,说:“你还真提醒了我,有件事我还没有安排好呢。”
  “什么事?”
  “柳明亮……柳叶的弟弟,我答应过柳叶要好好照顾她弟弟,前些日子忙案子,还没有安排好。我现在就联系他们。”
  张清扬说完就拨通了柳明亮的电话,让他晚上赶来延春见面。随后就打给了曾经的秘书,现任珲水县副县长的赵金阳,也让他赶过来延春见面。赵金阳一听是老领导回来了,高兴得连工作都顾不上。要知道自从做过张清扬的秘书以后,赵金阳这些年像是坐在火箭上升迁一样。张清扬一走,他就被调到珲水县财政局,去年又升为了副县长,人们对外都称他为赵公子。赵金阳心里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借着张清扬的光,如果没有张清扬,他现在顶多还只是一个副科级的秘书。

  “婷婷,晚上和我一起去见见他们吧。”张清扬联系好以后,平淡地对刘梦婷说。
  “啊……”刘梦婷张大了嘴巴:“清扬,你没开玩笑吧?这……这怎么行呢,我……我去了对你影响不好,我……不能去。”
  “去吧,没关系的,在延春没什么可怕的。”张清扬放心地说。
  刘梦婷激动得小脸粉红,连声音都发抖了。张清扬敢在下级和外人面前带她出面,这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奖赏了,这代表着承认。
  “清扬……”刘梦婷投入张清扬的怀抱,哭泣起来。
  日期:2016-11-13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