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5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是吴勉。虽然不是渡海那人的弟子,不过也是得到了他的真传。他身上的东西就连仁都是眼红的……”
  由于燕劫的辈分,他是见过广治的。不过刚才的注意力都在吴勉和归不归的身上。现在才认出来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就是自己昔日的师侄之后。燕劫反而愣了一下,确定了这个人就是广治之后,他苦笑了一声,说道:“想不到不也变成了白发的体质,这位是我的昔日同门精卫的首徒。我们也有几百年未见,想不到今日会托大司马的鸿福,让我在这里遇到他们。”
  那位渡海的人和仁义孝悌四人王莽自然知道是谁,听到这都是隐匿起来的方士之后,这位大司马的脸上露出来欣喜的笑容,当下立即从马上跳了下来。站在马车旁边恭恭敬敬的对着几个人说道:“原来几位都是燕先生的同门故友,见面既是有缘,不知道在下可有福缘请几位到寒舍小酌几杯?”
  王莽的话刚刚说完,百无求的眼睛一蹬,冲着这位大司马说道:“不去!”
  至于二愣子不去大司马府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光头突然过来拉架,扫了他百无求大爷揍人的雅兴。而且守着一个大辈的燕劫,谁知道归不归那个老家伙一会吃多了酒,会不会让它跪在地上给燕劫磕个头叫爷爷?在没什么伦理观念的妖物当中,百无求也算是一个比较另类的妖物了。
  本来归不归还打算去王莽的大司马府见识一下。顺便打听一下这么年来方士一门的下落。看起来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安汉公王莽并不在意方士的忌讳。他既然敢收留和徐福一个辈分的燕劫在自己身边,或多或少总会知道一些有关方士一门广仁、火山他们之间的传闻。
  不过看到自己的便宜儿子说什么都不给王莽这个面子,而且吴勉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对大司马府似乎也没有什么兴趣,归不归的心思便开始动摇了。自己身上的封印一天没有解除,一天不能得罪这个白头发的男人。
  虽然在饵岛上没有找到解开封印的法门,不过老家伙凭着对徐福的了解却一直都没有死心。那个还在海上钓鱼的老家伙怎么说也是前任大方师,说一不二的人物。既然说过吴勉帮他解除封印。那就有他的道理。说不定哪天这个白发男人一高兴再想起来什么,抬抬手就能解了困扰自己三百年的封印也不一定。
  不过王莽毕竟还是当朝炙手可热的人物,大家都不去也说不过去。最后还是广治看出来归不归的心思,由他代替吴勉、归不归这些人跟着王莽回府。
  王莽虽然失望,却也没有强求。最后客气了几句之后,让出了自己的马请广治骑上。这位大司马将燕劫留下和吴勉、归不归叙旧。他骑上燕劫的马之后,恭恭敬敬的带着随从陪广治向着京城的方向走去。

  有了上一次临阵逃脱的经历之后,燕劫打心里是不想再和吴勉、归不归这些人有什么交集的。不过王莽他又不敢得罪,看着那位大司马已经走远之后,燕劫这才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之前听说你们已经渡海去找徐福了,想不到会在这里再遇到你们几位。看样子这是找到徐福了?”
  “连我们渡海都知道,老师叔你什么时侯这么关心我们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不尴不尬的燕劫继续说道:“上次你侍奉淮南王,这次给大司马做马前卒,下次是不是就要进宫给皇帝做内侍了?老师叔,就算这身子不是你自己的。你也不能这么糟蹋吧?”
  归不归说话的腔调像极了吴勉的招牌口气,惹的白发男人翻眼皮看了他一眼。老家伙这才笑了一声之后,变回了自己的腔调对着脸上发烫的燕劫继续说道:“老师叔说说你是这么和这位大司马勾搭上的。我们也跟着学学。”
  听到归不归总算给了台阶,当下燕劫急忙说道:“你们不要小看这位大司马,我曾经给他占卜了一卦,这人命中带着皇气,早晚是要做天下之主的。不过再往下占卜的话,就算是窥视国运了。虽然我已经不在是方士。也不敢贸然窥探国运。良禽择木而栖,既然无意中知道王莽早晚会成为天下新主。辅佐他只算是顺应天意国运,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百无求本来就是一个好事的人,听到王莽有帝王运之后。还没等归不归说话,他已经忍不住先开口说道:“秃子,你说刚才那个半大老头要做新皇帝?老子怎么看不出来。大司马什么安汉公的也算是个大官了吧?怎么还穿着粗布的衣服?头上别的发簪也是木头的吧?你再看看刚才那个前将军。就说他人混账一点,穿的绫罗绸缎可是一点都不寒掺。”

  燕劫冲着二愣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大司马虽然是外戚出身,可也是古今少有的贤人。知道他为什么只穿布衣不穿绫罗吗?看见他为什么没有马车了吗?平帝陛下曾经赐了大司马三架马车,都被他卖掉接济了穷人。自己的俸禄出了分给我们这些门客之外,也都周济京城的百姓了。稍后你们到京城打听一下,是个人就没有说他不好的。”
  “连俸禄都分了,这么想不开……”听到了燕劫的话之后,一直没有言语的吴勉终于开口说道:“他是沽名钓誉也好,还是真圣贤也罢都和我们没什么关系。还是说说你的老宗门吧?这么多年了,广仁他们一直都没有消息吗?”
  听吴勉提到了方士一门,燕劫满满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年我也动用过大司马的关系,去查过广仁等人的消息。不过他们就像是彻底失踪了一样,当初我还怀疑他们是出海请徐福归航的。但是查了一顿之后没有查到广仁的消息。却把你们几位出海的事情查出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侯,燕劫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位和徐福同辈的修士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将近百年说来也怪。每过一段时间风平浪静的时侯。总有一些人冒充方士出来作乱,他们不是参与叛军作乱,就是直接打家劫舍、强抢民女的。总有人不想让方士一门安稳下去,我就遇到过自称是方士拦路抢劫的。古怪的事这样的小毛贼竟然也是施展方术,看着有模有样的,就算我这样的人都看不出来术法有假。可惜我下手重了一点,没有留下活口。”

  “既然不是假的,那就是真的了。”归不归说话的时侯,眯缝起了眼睛。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不过既然我们那位大方师都当作没看见,我们也不用跟着添乱了。本来还想去京城打听打听的,这下子也用不着了。不过还有一件事。左慈,没有外人了,你自己和燕劫师叔祖来说吧……”
  归不归话音刚落。左慈突然凭空出现在了燕劫的面前。回到汉境之后,左慈一直不自在,这一路上他仗着自己的幻术了得,一直都隐住身形藏在了马车上。现在听到归不归叫自己,才突然现身吓了燕劫一跳。
  见礼之后,左慈向燕劫说了自己在波斯的遭遇。说到有人身穿方士的服饰在波斯抓人的时侯。燕劫也皱起了眉头。这样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虽然这些年经常有官军捕获方士的消息传出来。不过这位大司马的红人知道所抓的只是一般冒着方士名号打家劫舍的毛贼,就连他遇到会使用方术的冒牌货都没有一个。
  日期:2016-11-21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