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284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与楚风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青年男子,脸上戴着一副墨镜,头上还戴着一顶帽子,坐在靠窗的位置,看上去在睡着觉。
  而王东苗坐在他对面的靠窗的位子,看着窗外的风景。楚风与陈功二人与王东苗聊了一会天,不想让王东苗那丰满的胸部影响到他们的荷尔蒙挥发,所以便说累了,闭起眼睛也睡起了觉。
  一时之间大家是昏昏沉沉,熟料陈功正在梦里胡思乱想之时,突然听到一声尖叫:“流氓!”
  楚风和陈功两人都被惊起,楚风大叫道:“什么流氓?”

  王东苗指着坐在她对面的青年男子说道:“他刚才摸我!”
  话这么一说,青年男子立马否认道:“我什么时候摸你了?你不要血口喷人!”
  “你还不承认,我都看到你了。”王东苗恼羞成怒地道。
  刚才,王东苗一直在看着风景,蓦然之间她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个青年男子,虽然把帽子遮住自己的脸,给人的感觉是在睡觉,但是如果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他根本没有睡觉,正在透过帽子的边缘,悄悄地在观察着她呢,而他观察的方向自然是她那诱人的胸部。
  一发现这种情况,王东苗急忙扭过脸去不理他,而且把低胸的衬衫提了提,防止走光,要说她今天只所以穿这件低胸的衬衫,一是天气还有些热,二是与陈功坐在一起,不知哪根筋犯了,便产生了穿这件低胸衬衫的想法。
  但没料到,陈功并没有去在意她穿着低胸衬衫,让她颇感失望,看到陈功与楚风二人昏昏睡去之后,独自一人看风景,发现了青年男子的猥琐之处,虽然感到恶心,但是却没有说什么,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
  或许青年男子觉得她是一个风流的女人,黛眉紧蹙,似乎有着心事,他就产生了更加进一步的想法,觉得可以撩一撩王东苗。
  过了一会儿,他的脚在下面动了起来,故意朝王东苗的方向伸了伸,想着触及到王东苗的脚,王东苗一开始时自然是没有注意,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
  一看到王东苗没有什么反应,青年男子的胆子便大了起来,身子开始向前倾,装着也是看风景,然后手开始在下面动作起来。
  他想着去摸一摸王东苗,看一看王东苗的反应,这就是很大胆的行为了,虽然王东苗穿着牛仔裤,可是青年男子的手往上面一摸,也是让她马上觉察到了。
  不过,一开始,她以为是陈功搞的,立马扭头看了陈功一眼,可是陈功正在闭眼休息,不大像是他摸的。

  抬头又看向楚风,楚风也是仰头在那里睡觉,也不像是他搞的恶作剧。如此一想,王东苗就把目光落在了青年男子的身上。
  青年男子斜着眼睛观察了她一下,手已经缩回来了,脸部还是看向窗外,让人感觉与他也无关。王东苗不好直接认定是他搞的鬼,所以只好了事,连忙把腿缩了缩,不让青年男子再触及到。
  可是过了一会儿,王东苗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低头一瞧,立刻张大了嘴巴,因为他看到一只肥油油的手正向着她伸过来,眼看着就要摸到她的大腿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叫出来,那只肥油油的手由手变爪摸向了她,她顿时失声地叫了出来。

  “你他麻的居然在火车里耍流氓!”楚风一把抓住了那个青年男子的衣领,火了。
  陈功一看见这事,也是气愤,指着青年男子道:“你找死是吧?”
  一看到楚风和陈功两人站起来指着他,抓着他,青年男子狡辩道:“你们不要乱来,现在是法治社会,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没有证据,你们不能乱说话,你们骂我抓我,我可以控告你们违法。”
  “靠,这小子讲起话来一套一套的,难道是个律师?”陈功一听这话,暗想起来。
  “老子的话就是证据!”楚风一听直接火了,摸人家还振振有词,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把青年男子打了个眼冒金星。
  “我受伤了,我受伤了,乘警,乘警!”青年男子大叫起来。

  “我让你摸,我让人摸!”青年男子叫的越狠,楚风打的越凶,直打的青年男子叫不出来了。
  此时,乘警走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
  陈功指着青年男子道:“这人是一个咸猪手,乱摸女同志,我们正在教训他一下。”
  “你们都过来。”乘警很威严地说道。
  第三百二十八章 流氓律师
  陈功和楚风还有王东苗以及那个青年男子都被带到了乘警车厢办公室,其他人看到后,都过来问一问是怎么回事,楚风让他们不要担心,不会出什么事的。
  侯子善知道后也是急忙走过来看一看情况,但是想了一想,却是又走了,他不愿意介入什么纠纷,以免得影响到他个人。
  到了乘警车厢办公室,乘警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王东苗还没有来得及说,那个青年男子就开始说起来了:“我是一名律师,他们一个骂我,一个打我,我要求让他们向我道歉,并赔偿我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
  此人果真是一名律师,陈功暗想自己猜测的没错,作为律师居然作出这种龌龊之事,还振振有词,说的有理,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他刚才耍流氓,不是我们故意要打他。”陈功立刻说道。
  “我什么时候耍流氓了?你们看到了吗?你们两个是不是当时都睡着了?你们这是血口喷人!”青年男子指着陈功和楚风两人说道。
  王东苗见他这样讲,也是气坏了,说道:“他们没看见,我看见了还不行吗?你还是一个律师,居然做出这种事。”
  青年男子反驳道:“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摸你了?你有证据吗?”
  看到青年男子无理辩解,王东苗气的胸脯一起一伏的,跟小山似的,楚风紧握拳头,就差要再打他了。
  乘警也看不下去了,说道:“人家一个女同志会无缘无故地冤枉你?”
  青年男子道:“你们丨警丨察办冤案的情况还少吗?怎么不可能冤枉我?”
  乘警一下子让他给说了个无语,想着处理这个事情吧,可是这小子是一个律师,动不动讲证据,没证据他就不承认,弄不好,这小子会反过来告他们乘警违法办案。
  可是如果不处理,这小子肯定得控告楚风打人,他反过还要处理楚风和陈功两人。
  一看到乘警也犯了难,楚风手一招,把乘警叫出来说话,乘警想了一想,就跟他走了出去。

  看到乘警也是没有什么办法,青年男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陈功和王东苗看在眼里,那个气啊,真想再把他给打一顿。
  过了一会儿,楚风从外面走进来向王东苗和陈功两人招了招手:“东苗,陈功,你们两人出来。”
  陈功与王东苗两人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办公室里只剩下青年男子一个人了,青年男子不知是什么情况,等到陈功与王东苗两人走出去,楚风就走了进来,然后门一关……
  过了半个小时,青年男子头发散乱地低头走了出来,衣服都破了,陈功与王东苗一看都乐了,乘警心里也是笑了笑,问道:“你们调解好了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