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5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路上又经过了几个大点的郡县和诸侯王的属国,归不归去打听了几次,也只是打听出来几十年前渊王叛乱,叛乱军中打出来大方师辅佐渊王的旗号。后来平定了叛逆之后,在位的宣帝直接再次定了方士一门为邪道。之后这么多年,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会有方士一门的风声传出来,故而后来的几位皇帝一直视方士一门为眼中钉。
  不过虽然一直都有方士一门的传说,不过谁也没有真正见过那位有名的方士参与到叛军当中。而且当初武帝虽然赦免了方士一门之后,没有一个方士露过面,反而方士一门显得越发的古怪,这也是后面几位皇帝一直不放心的原因之一。
  十几天之后,马车眼看着就要行驶到长安城的时侯。一队官军簇拥着一乘软轿从远处行进了过来,看到了这对官军之后,两位车夫急忙将马车赶到了角落里。随后两个人恭恭敬敬的下车,对着马车行驶过来的方向跪下,以头触地半天都不敢抬头。
  看到前面的两架马车之后。官军当中分出来两匹快马直冲到了马车前。马上的两名小校先是端详了一眼马车上面的几个人,见到几个人都是身穿便服。其中一名小校便对着几个人大声喊道:“你们几个庶民的眼睛瞎了?没见到前将军的马队回京吗?见到前将军的马队为什么不下跪迎接!”
  “前将军?”百无求刚刚瞪眼还没等它发作,归不归已经抢先不阴不阳的说了起来:“一个前将军我们就要下跪迎接,那么前后左右中五个将军从五个方向一起来了。我们怎么办?还有什么大将军、骠骑将军、贰师将军的,还有我们老百姓的活路吗?”
  马上两名小校跟着前将军狐假虎威惯了,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二人顿时大怒。两个人都将各自的随身佩剑拔了出来,其中一人对着老家伙的脑袋劈了下去:“老家伙不跪下迎接前将军,还敢犯上!找死……”
  就在这人动手的同时。归不归不慌不忙的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儿子,你……”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坐在他身边的小任叁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小家伙直接窜起来将挥剑劈向归不归的小校从马上扑了下来……
  也是这个小校倒霉,他落地的位置正好有一块突起的石块。小校一脑袋撞在石块上之后,满脸是血的晕倒在了地上。当下,小任叁还不算完。小家伙直接又将另外一个军士从马上拽了下来。
  小任叁这次更狠,它抓住了小校系在脖子上面盔甲的飘带,将这人背对着自己,随后小家伙的身子一沉直接遁到了地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人便被自己盔甲的飘带勒的翻了白眼。
  百无求本来已经要冲冲去揍人,不过看到了小任叁的反应之后,这个妖物有些无奈的又坐回到了座位上。看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不是我们当儿子的说你。看看你们家亲戚,就挑软柿子捏。之前对广仁、问天楼主什么的。可没见过你三哥这么拼命。”
  “那是你没见过你三叔给广仁下绊子……”归不归嘿嘿一笑,正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侯,对面的大队人马突然冲了过来。百十来号人将两辆马车团团围住,后面那乘软轿当中传出来一个阴沉沉的声音:“这些人用妖术邪法害人,必定都是方士一门的余孽。军士们。方士邪道不必审问,将他们乱刃分尸……”
  软轿里面坐着的正是回京的前将军何冲,他远远见到自己手下的两位军卒被一个小孩子打到在地。当下马上命令自己的亲兵、仪仗冲了过来。不管他们是不是方士余孽,都把这个大帽子扣过去,杀了这些人再说。
  就在归不归起身准备揍人的时侯,从软轿的后面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大司马差小人前来询问,前将军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京城附近动刀动枪的。是在对付朝廷反叛呢,还是前将军在皇城之前杀人立威呢?”

  这个声音吓了软轿里面的人一跳,当下前将军何冲一挑轿帘。看见了一个光头男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在这个光头男人身后十几丈的位置,七八名骑士骑在马上正盯着自己。当中为首的一个身穿布衣的中年人正是当今大司马、安汉公王莽。
  看了王莽一眼之后,何冲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面前的光头男人说道:“燕先生。劳烦您和大司马回复一下。就说下官何冲在回京的路上遇到几个方士余孽的劫杀,何冲不得已才将命手下还击的……”
  何冲对这人说话的时侯,吴勉、归不归二人同时看到了他面前光头男人的相貌。这人竟然就是一百多年前,丢弃他们二人独自逃生的燕劫。现在的燕劫比当时竟然还要年轻几岁,应该是刚刚夺舍而来的身体。
  眼角的余光看到马车里面坐着的是吴勉、归不归他们的时侯,燕劫的表情也很是尴尬。吴勉这些人都是隐藏了自己的气息的,刚才他陪着大司马王莽在附近经过的时侯,只是看到了一群军卒围着两架马车,看着就要动手王莽这才派他过来查看。如果早知道是吴勉和归不归他们的话,这位和徐福同辈的方士还真没有脸过来。
  看到了燕劫心不在焉的样子,那位前将军何冲误会这位王莽的门客这是在给他脸色看。当下眉头一皱不在理会燕劫,当下命令军卒们放过了这两架马车上的人。带着自己手下的亲兵、仪仗绕过了王莽那几个人径自向着京城的方向走去。
  本来归不归已经要动手了,不过看到了燕劫这位老熟人出现之后,归不归拉住了自己的便宜儿子,冲着不远处的燕劫说道:“还真是山不转水转。老人家我还没有去找老师叔你,你倒是自己出来了。这一百多年不见了,老师叔你看着可是越来越年轻了。刚才听了你的话。怎么?现在又在大司马的家里混饭了?老师叔你不是混迹诸侯王府,就是在这些权贵大官家里面做门客……”
  还没等老家伙说完,归不归的眼睛已经瞪了起来。看了一眼燕劫的秃脑门之后,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等等!你管他叫师叔?不是老子说你,老家伙,怎么是个人就是你的大辈?咱们提前说好了啊,你自己的大辈和你单论,别指望老子管这个秃子叫爷爷!”
  百无求之前是见过燕劫一面的,不过经过了这么多年。燕劫经过再次夺舍之后,身材相貌也有了变化,故而这妖物并不没有认出来这个就是当初不告而逃的那个秃子。
  就在百无求扯着嗓子骂街的同时。远处六七各个人簇拥着大司马王莽骑马走了过来。穿着布衣的王莽看见了吴勉、归不归和广治几个人之后,微笑着对三个人点了点头,随后对着燕劫说道:“燕先生。看这几位先生的相貌和气度就知道不是寻常的百姓。替本公指引一下如何?”

  看到王莽亲自过来,燕劫在马上施了半礼。随后说道:“这位都是我昔日的同门,想不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他们几位。这位是归不归,当年渡海那位还没有走的时侯,归不归就是他的弟子,仁义孝悌他们几个的术法都在归不归之下。
  日期:2016-11-20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