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81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凭他现在的身家,刘家沟这三百来号人,他全养着都没问题,伤不了筋骨。
  不过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升米为恩、担米是仇。
  这种简单道理,陆羽自然是明白的。
  他只会给这些跟他有故的村民提供一个往上爬的通道。
  具体能达到什么位置,那也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
  陆羽从不低估任何人。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缺的其实不是能力,而是机遇和平台。
  就像刘家沟的这些年轻人,他们一辈子,见过最好的车,大概就是县城首富刘百万的座驾一辆十年前款型的奔驰,到过的最大城市,也就是县城长白,至于女人,在他们的世界,美丑其实不重要。
  刘家沟青年的择偶观,还停留在要******大身板女人的层面上。
  ******,能生儿子。
  大身板,能干农活。
  在这种中国最为落后的农村,女人,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娇贵小姐,更不可能养尊处优待在家里。

  在刘家沟,一个女人,那是能顶大半个男人的。
  干起农活来,别说城里女人,便是城里男人,也绝不是对手。
  他们——
  生在这样的环境,缺乏一个往上爬的渠道。

  或许高考算一个。
  但在刘家沟,一个青年到了十四五岁,念完初中,家里人多半就不会让他上学了,而是要回家务农,当半个老爷们儿用。
  这条唯一渠道,也被斩断了。
  这是一种莫大的可悲。
  但也是最残酷最真实的现实。
  是村民们短视么?

  其实不是的。
  只是他们没有办法啊。
  一个人均年收入不到两千元的破山村,怎可能养得起一个读书人?
  而现在,陆羽就打算给这些年轻人,提供一个往上爬的渠道。
  他有这个能力。
  甚至有让他们一步登天的能力。
  但他不会这么做。
  不是他不念旧情。
  而是不能。
  不过他倒是挺期待的。

  这群穷疯了的山里人,到了大城市,到底是会彻底瞎蒙,还是会进化成一头疯狂的虎狼,铸造出属于他们的传奇人生?
  人与人,哪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谁又能保证,这帮年轻人里面,就不会出第二个陆长青呢?
  当天夜里,陆羽独身一人,带着吕奉先和武媚娘,到了昆仑山顶。
  漫天风雪中,他跪在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前,已经很久不喝酒的他,将带来的两瓶好酒,全数喝进了肚中。
  一整天,他跟坟墓中,躺着的那个老头,说了许多话。
  大抵都记不清楚了。
  但有些话吧,他清晰记得:

  “师父,你把天机宫掌门的位置,传到了我的手里,到底有没有私心呢?你为什么直到死,都没有告诉我,大师兄陈青帝,就是你的亲儿子呢?”
  “我的师父哟,当年你收了李凤年做弟子,再让他去给大师兄对抗,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明明知道,二师兄是不可能打得赢大师兄的啊,至少那时候不可能。我发现吧,大师兄这人,特别喜欢提三个字,那就是磨刀石。这三个字,到底是他喜欢说的,还是你从小教给他的?”
  “我和二师兄,到底是你的弟子,还是你给你亲儿子寻找的磨刀石?”
  “当年你逼着二师兄跟大师兄对抗,二师兄李凤年也算天纵之才了,他的死,奠定了大师兄武道圣者的根基。而后,你又让我下山去跟大师兄搏。你到底是想我赢,还是想让我陆羽成为你亲儿子的第二个磨刀石,奠定他成就人仙的根基?”
  “不过不重要了——狗犊子我,已经不在乎了。当年陆野狐废我武脉,我走投无路,是您救了我,给我铺垫了一条虽然充满荆棘、却是无比广阔的大道。还把王玄策王师兄这样的王佐之才留给了我。您对我的恩情,我陆长青舍了这条命,也无法报答。便是您真的想让我当大师兄的磨刀石,我也不会恨您。”
  “但是师父,今天弟子来找您,其实是想跟您说一说我的心里话。羽儿我长大了,不需要您再告诉我路应该怎么走了。我陆长青的命是我自己的,不可能拿来当谁的磨刀石。大师兄是很厉害,但我也不会轻易的把我的命交给他。我自己的命——”
  陆羽重复着这句。

  “我自己的命,我自己挣!”
  第二天,天还未亮,陆羽便离开了刘家沟。
  当日中午,他便由沈阳到了帝都。
  出了机场,他直奔八宝山公墓,寻到了一座坟。
  上面写着“陆龙象之墓”五个字。
  陆羽直接跪在了墓前。
  “爷爷,不孝孙儿,长青来看您了。”
  他声音哽塞。
  眼眶泛红,眼泪抑制不住,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
  这话是不错。
  但后面可是还有一句——只因未到伤心处。
  在苏倾城答应嫁给他之前,他跟苏倾城说过这么一句话。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半人,是真心待他。

  妈妈是一个。
  爷爷是另一个。
  那半个,则是师父陈道藏。
  不是说师父对他不好。
  而是师父对他的好,包含着自己的目的。
  不过陆羽一丁点都不会去恨自己师父,而只会更加的尊重他。
  人嘛,谁又能保证自己没有私心?
  除了血脉亲人,谁又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
  陆羽完全可以理解。
  他不会那么low,就因为师父对他的好有自己的私心,就去埋怨。

  那是弱者的行为。
  十八岁被赶出家门。
  到现在,他差不多二十四岁。
  六年时间,他没来看自己爷爷一眼。
  此刻终于见到,心里怎会不激动,不愧疚?
  热泪盈眶,人之常情。
  “爷爷,我这次来看你,是想跟你承诺一件事情。一年之前,我把您传给我的刀弄丢了,现在我敢来见您了,就是因为,孙儿想告诉你,我这就去把这把刀拿回来。”
  陆羽说完,在陆龙象坟前又是磕了三个头,便直接起身。
  转身离去。
  他要去找一个人。
  这个人叫李夸父。

  二师兄李凤年之弟,陆野狐三大义子之一。
  一年前,就是此人,从他手中,把爷爷传给他的宝刀百子切夺走。
  而现在,陆羽就要去把他取回来。
  两天后跟昆仑三圣一战,陆羽不想用别的刀。
  只想用爷爷传给他的这把百子切。
  百子切,现在已经不是他手里最好的刀。
  最好的刀,应该是天之丛云,也就是草稚刀。
  但不一定最好的,就是最适合的。
  陆羽冥冥中有感觉。
  百子切已经在呼唤他了。
  两日后的惊世之战,百子切也不甘寂寞,想陪着他一起饮仇敌之血!
  再者,夺刀之恨,不共戴天。
  今天,也到了李夸父该血债血偿的时候!
  三个小时后。
  京城军区大院,李家大宅。
  一个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的青年,脸色发白,满脸不甘,眼里完全是难以置信。
  他躺在地上,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在不断的蚕食他的生命力。
  日期:2017-03-1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