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0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眼角的余光偷偷瞥了他一眼,发现时机成熟了,这才又说道:“有证据表明啊,卫涛……卫涛你知道吗?他……应该也参与了其中,当然……现在还只是内部调查,外人是不知道的,我对你说了……那是因为相信你,你也不要说出去啊,我知道你和他关系不错。”
  “那是那是,私人感情是一方面,工作又是一方面……”李小林汗流浃背了,抬手擦汗。
  “这个啊……其实卫涛的责任不太重,主要是冯华,如果卫涛能够主动自首,我相信会从轻处理的。”张清扬阴阳顿挫地说,说完之后望着李小林微笑。
  李小林瞧着张清扬的笑容,又深深体会着领导的话,终于想明白今天晚上张清扬有何目的了。他说:“卫涛是位有觉悟的好干部,只要稍加提醒,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个啊……小林,你可不能说,不能说……知道吗?”
  “我知道,”李小林点头,心里更验证了领导的意图。“您早点休息,我回去了。”李小林起身的时候,想着如何说服卫涛出面自首并做证。
  回去的路上,李小林还在想,张清扬越来越有大领导的气质和风度了。他能借着醉酒来传达意图,手法高明啊!
  一天以后的上午,辽河市纪委书记厉大勇的办公室里,空气有些紧张。
  “他怎么样?”厉大勇坐在办公室里问着面前的秘书。
  秘书回答:“还是过去的样子,就说他无罪,一天天吃饱了就睡。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还说……”秘书查看着厉大勇的脸色,没敢把话说下去。
  两人谈的是冯华。冯华自从被辽河市纪委雙规以后,一句对案子有用的话也没说过。刚才厉大勇特意安排秘书过去看看冯华那边的情况。
  厉大勇冷冷问道:“不要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
  秘书这才说道:“冯华还说是被冤枉的,这……这是政治迫害,他要到京城告状!”
  “哼,无理取闹,我看他不见棺材不落泪!”厉大勇把桌子拍得“啪啪”直响。
  “厉书记,您看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秘书无奈地问道。
  厉大勇压了压火气,问道:“南亭县工作组的人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吗?”

  “李组长说还是没有查到有用的证据,相关证人也都什么不说。”秘书说道。
  “他妈的!”厉大勇破口大骂。这件案子办了这么久,明知他们有罪却又没有充分的证据,这让他很恼火。厉大勇觉得在张清扬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
  “走,陪我到南亭看看,我要亲自去南亭坐阵!”厉大勇再也坐不下去了。
  “好吧,我去安排车。”

  秘书刚想拉开门,却不想门先被敲响了。厉大勇喘了几口气,让脸色有所缓和,这才说道:“进来吧。”
  门被轻轻的推开,走进来一位青年人,正是辽河市新北区区委书记卫涛。厉大勇一怔,万万没想到卫涛会亲自登门。他马上起身伸出手来,笑道:“卫书记,你怎么来了!”
  卫涛的表情不是很好,他只是象征性的笑笑,说:“厉书记,有件事我想了很久,最后决定向您汇报。”
  “什么事?”厉大勇猜不透卫涛的想法。
  “关于冯华的案子……”卫涛望了一眼身边的秘书。
  一听和案子有关,厉大勇马上对秘书说:“给卫书记倒上茶。”然后转向卫涛说:“卫书记,你坐吧。”他也转过办公桌,坐在了卫涛对面。卫涛面无表情,看得出有些失落。
  第617章
  秘书为两位领导泡上茶以后,悄悄地退了出去。做秘书的,最会的就是察言观色了。领导们要谈话,他不方便在一旁听着,除非得到了领导的同意。
  “卫书记,你说吧,这里没有外人,我现在代表市纪委和你谈话,你发现了什么,或者有什么证据都可以和我讲,我保证谈话的保密性。”
  卫涛摆摆手,端起茶杯吹净上面的茶叶沫,缓缓地喝了一口,这才说道:“也用不着什么保密,我……我准备了一份汇报材料,您看看吧。”卫涛说完,就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手停留片刻,好像很矛盾似的终于再次伸进包里拿出一摞被报纸紧紧包裹着的东西。
  厉大勇手拿着文件,目光却盯在那摞东西上面,似乎猜出了那是什么。卫涛不紧不慢地把东西打开,脑海里却是浮现出昨天夜里李小林和他谈话的情景,他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关乎未来的大事,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那天夜里的情形是这样的,已经上了床睡觉的卫涛突然接到李小林的电话,李小林在电话里告诉卫涛,有重要的事情和他谈,让他马上赶到办公室。卫涛听到李小林找自己,二话不说穿上衣服就跑了出来。因为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连司机都没敢叫,打车从新北区赶到市政府。朱天泽走后,李小林是卫涛在辽河市唯一信得过的人,领导深夜找他谈话,不用想也知道有多么重要。
  这天晚上,李小林的办公室里一直亮着灯。李小林与张清扬分手后就没有回到家中,坐在办公室里想了很久,终于想好了说服卫涛的办法,同时也做好了一切准备。当卫涛敲响他办公室门的时候,他已经笑容满面了,好像从来就没有发愁过。
  “卫涛啊,这么晚了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李小林客气地与卫涛握着手。
  “李市长,您说得哪里话,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嘛。您这么晚了还没有下班,真是辽河市的劳模啊!”
  “呵呵,劳模不敢当,我是有私人的事情和你谈谈,这件事……关乎你的未来……”说到最后,李小林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您……您说,李市长,您……您是我最相信的人,无论您让我做什么,我……都义不容辞!”卫涛很显然误会了李小林的意图,他以为李小林遇到了麻烦事,需要自己出面解决。卫涛明白自己的未来可是掌握在他的手上。
  “你言重了,”李小林笑了笑,抬手压了压,这才说:“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告诉你吧,是纪委传出了消息,冯华那件案子已经迁扯到了你……”
  “什么?”卫涛立刻变了脸色,身体不由得一颤。
  “是啊,是和你有关,这是内部消息,刚刚查出来的。卫涛,你我兄弟一场,我想不能不管你。”李小林拉着他的手摩挲着,语重心长地像位长者,其实两人的年纪差不多。

  “可您上次不是说张书记不能帮上我的忙吗?”卫涛后背已经湿透了。
  “张书记为人正直,他自然不会帮忙的,我想现在只有你能帮自己了。”
  “我?”卫涛一脸的怀疑。
  “对,是你自己,只要你对我说过的话是对的,那就还有希望。卫涛,我今天以兄弟的名义问你,你跟我说过没有参与那座大厦的建设,只是在冯华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收了他的钱,然后才答应替他保密,对不对?”
  卫涛站起来,挺直了腰板说:“李市长,我可以对天发誓,可以以我的人格担保,我真的没有参与,当初我是反对建设这座大楼的,可是后来……我不是一把手,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你只收了他二十万?”
  日期:2016-11-13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