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0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依据现有证据,警方有找常永金问话的充分理由。”曲刚自信的说,“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常永金的落脚点,并在周围进行了布控。他就躲在他表弟家老宅子,只要市领导一声令下,立刻就可把他捉拿归案,我有信心在下午下班前拿到他的口供。”

  “公丨安丨局办案,为什么要市领导下令?”彭少根道,“按你们警方流程就行了。”
  “好的,您同意就行。”曲刚答应一声,抬腿就走。
  “等等。”王永新招了招手,喊住曲刚,“案子涉及到投资商,此事宜慎重。还有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
  “没有。常永金是此案非常关键之人,要想结案必须让此人归案。”曲刚说,“而且宜早不宜迟,最好趁他表弟不在场的时候,以免横生枝节,他的表弟是庞庆隆。”
  “什么?”王永新和彭少根几乎异口同声提问,“是哪个庞庆隆?”
  “省政府办公厅处长、副省长张天凯的秘书庞庆隆。”曲刚给出了答案。

  王永新深吸了口气,和彭少根对望一眼。
  “曲局长,庞处长工作那么忙,既要为省领导服务,还有很多公务需要处理,要是因此惊动了庞处长,恐怕不好吧?”彭少根提出了质疑。
  “彭市长,庞处长和省领导正在外地,现在正是抓捕常永金的最好时机。”曲刚道。
  王永新也发了话:“从长计议为好。”
  “市长,离零点只有十多个小时了,现在把常永金捉拿归案,还有充足的时间在约定期限内破案,若是延迟,这时间就难以保证了。时机稍纵即逝,迟则生变呀。”曲刚语气很沉重,“布控干警就等着命令呢。”
  “老曲他们不容易呀,一直都在争分夺秒,整个侦破工作进展迅速,已经胜利在望了。要是因为我们决策迟误,那就太可惜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楚天齐在旁感叹着。
  “事出有因,情况特殊,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王永新冷冷的说,“市政府是要讲原则,但也不会不考虑具体情况的。”
  “抓捕常永金的行动,继续进行吗?”楚天齐追问。
  王永新甩出五个字:“地点不合适。”
  曲刚又道:“警方有办法调常永金出来,在老宅子外面抓他。”
  “原地待命,没有命令不得擅自行动。”王永新声音很冲。停顿一下,语气缓和了一些,“你们所付出的辛苦,政府看到了,急于破案的心情,我也能够理解。但政府要考虑全局,而不只是一域之得失,也请公丨安丨同志以大局为重,好吗?”
  “是,我们听市长的。”曲刚干脆的回答。
  王永新扫视屋内众人,然后严肃的说:“刚才的事情,大家一定要守口如瓶,不要对任何人言讲。参与破案的知情同志,也不得随意讲给他人。这是纪律,明白吗?”

  众人皆答“明白”。
  “如有违反,严惩不贷。”再次强调后,王永新道,“你们先回去,等我通知,我去向薛书记汇报一下。”
  众人依旧退出了屋子。
  王永新拿起电话,拨了出去:“薛书记,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一件要紧事汇报。”
  成康市委书记办公室。
  薛涛坐在办公桌后,对面摆着两把椅子,分别坐着王永新和江霞,江霞是后到的。
  屋子里已经静了有一会儿,薛涛说了话:“江霞同志,现在是书记专题会,不能只我们俩说,你也发表一下看法。”
  江霞轻咳一声,缓缓的说:“刚才永新市长说的事,的确是一个新情况,市委确实应该高度重视。按说警方办案,市委、政府不应过多参与,应该由他们按程序去办。但做为一级党组织和政府机构,对全市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发展负有领导职责,市委和政府也要对一些重要事情适当关注和指导。”

  “江书记,现在就咱们三个人,是要为全市拿大主意,这些道理就不需一一列举了。你就直接表态,同不同意永新市长的观点。”薛涛笑着说,“要不永新市长再重复一下观点。”
  王永新接了话:“我始终以大局为重,觉得这件事也必须先考虑大局。可是有的市领导却不以为然,总是只考虑他的分管部门,只为他的老部下着想,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抓人。”
  江霞“哼”了一声:“有人就是那样,只看着自己一亩三分地,大局观念淡薄,我觉得永新市长的‘以大局为重’很有必要。”
  “看来江书记也认可永新市长观点。”薛涛“哈哈”一笑,“那咱们就统一一下意见,以大局为重。”
  “对,以大局为重。”王永新和江霞又附和了一句。
  江霞又道:“有些人总爱斤斤计较,只怕又要埋怨市委和稀泥了。”
  王永新也随声附和:“是呀,楚市长肯定不满意,尤其又要拿限期破案说事,没准又要为曲刚和曹金海提条件了。”
  “一切以大局为重,我们可以不苛求他人,可以做适当变通。”薛涛道,“但别人也应该有点大局观念,总不能揪着不放吧。”
  王永新和江霞对望一眼,目光里分明写着三个字:也难说。

  十一月十六日,下午,政府六楼第三会议室。
  会议室里坐了二十多人,有副市长,有党组成员,还有一些相关科局领导。
  时间已经到了两点半,已经到了通知的开会时间,但市长和两位常委副市长还没到,就连公丨安丨局局长也没来。这几人不可能不参加会议,他们的桌签已经摆在那里了,而且他们是这次专题会的主角,怎么能缺席呢?除非遇到了什么特殊事。会是什么事呢?人们开动脑筋,做着自认为合理的各种推测。
  又是五、六分钟过去,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敦实、健壮的男人走进屋子。虽然好多人没见过这个男人,但看对方的装束,大家都知道,这就是刚刚到任两周的公丨安丨局局长曲刚。
  曲刚看到的也大多是陌生面孔,便也没打招呼,而是一脸严肃的走到有自己名字的桌签处坐下,在坐下时才和身旁的曹金海点头示意了一下。
  屋子里的气氛,由于这个身穿警服男人的到来,显得更严肃了一些。当然,这并非因为曲刚本身,而是大家意识到,其他领导也该到了,会议即将开始,谜团也会随之揭开。虽然人们相信很快就会知道谜底,但还是带着一份好奇心理,把目光投到曲刚身上,想要提前看出点名堂,但让他们失望的是,曲刚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蹬蹬蹬”,脚步声再次传来,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进屋子,走在前面的是常务副市长彭少根,后面的则是常委副市长楚天齐。
  让人们奇怪的是,据传争斗不休的彭、楚二人,边走边聊,表情轻松,显得非常融洽。旋即人们就给出了答案:官场就是这样,有争斗也有合作,调节的杠杆就是两个字——利益。
  日期:2017-10-1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