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一会儿,王永新才缓缓的说:“这个人的话可靠吗?他说的事似乎逻辑不通呀,既然常永金是鹏程的人,为什么还让人到幸福小区闹事呢?”
  曲刚回答:“是呀,我们一开始也疑惑。这个彪子是此案的重要嫌疑人,是被王耀光供出来的,而王耀光是昊方地产司机,也是曹阳被打案的内奸。就在我们调查核实彪子交待的这些事情时,又得到了一个新情况,这个新情况是从省第一人民医院获得的。
  鹏程投资的技术科长马科长被打后,第一时间被送到了成康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当天下午鹏程公司把伤者转到了省第一人民医院。在到省里后,第一医院化验了伤者呕吐物,检测出了大剂量安眠药成份。鹏程公司当即要求医院,不得外传此检测结果。我们的干警是在昨天偶然获得这一信息的,而且已经想办法拿到了当时的化验单,并咨询了专业人士。
  专业人士看过化验单及其它一些检测单据后,表示,伤者至少服食了十粒以上安眠药,而安眠药并非主动服食,大部分也没有进入消化系统,应该是昏迷期间被人强行塞进去的。因为其它检测单据显示,伤者体内安眠药成份的浓度只有呕吐物中同样成份浓度的百分之二十。”

  “怎么会这样?”王永新眉头紧皱,眼睛盯着桌面,自言自语。
  彭少根也是满脸愕然。
  和王、彭相比,其他三人倒是表情平静,因为他们已经先一步知道了安眠药的事,只不过信息获得过程与曲刚描述有些出入。原来,十一月十四日晚上,楚天齐正在公丨安丨局监听的时候,接到了厉剑电话。厉剑告诉楚天齐,他有一个朋友是省第一人民医院的,朋友告诉厉剑,看到了一张化验单,是关于马科长十月八日当天呕吐物的,里面有高浓度安眠药成分。听到这一消息,楚天齐马上返回办公室,并给曹金海打了电话。待曹金海到办公室后,楚天齐讲说了化验单的事,还让曹金海悄悄找成康市人民医院张院长了解情况。在老同学做工作的情况下,张院长终于说了实情,说他们偷偷检测了马科长当天的呕吐物,也在其中检出了大剂量安眠药成份,但幸福小区项目经理乔梁曾经警告过他们“不当说的不要说”,张院长才没敢声张。为了保护张院长,也为了隐去厉剑的参与,楚天齐才让曲刚这么讲的。

  王永新抬起头来,说:“曲局长,你这么一说,这案子也太乱了,何时才能找到真凶,怕是不能如期完成任务了吧?”
  曲刚道:“真凶已经找到,就是鹏程公司,几起被打案就是他们自编自导并参演的一出闹剧。”
  “幕后总黑手,导演、编剧、制片兼一身的人,应该姓张。”楚天齐在旁补充了一句。
  王永新“哦”了一声,盯着楚天齐:“你确定?有证据吗?”

  楚天齐摇摇头:“我只是根据录音分析而已。”
  王永新“哼”了一声:“没有真凭实据,不要胡乱猜测。”然后把头转向曲刚,“曲局长,说说你的根据。”
  曲刚马上道:“根据彪子的交待,参照其女友的说明,结合省第一人民医院的化验结果,市局马上进一步调查,又搜集到了许多证据。根据现在已经掌握的信息来看,常永金指使彪子殴打鲲鹏公司投资总监赵洪涛,是为了逼着鲲鹏公司退出成康市城建项目竞争。不但对鲲鹏投资,就是对昊方地产、大亚地产等有实力的公司,鹏程也运用软硬兼施的方式,并通过当时招商局领导的配合,使其失去竞争资格。”

  “曲局长,你凭什么说当时招商局配合了鹏程公司,又凭什么说是招商局让这些公司失去了竞争资格?”彭少根*插话质问。
  曲刚回答:“我从相关渠道得到可靠消息,当时的招商局长亲口*交待,常永金给了其好处,并言称‘这是张总的意思’。另外,在当时招商局的干预下,只有十五家企业获得了竞争资格;而最终来会谈的八家企业,都和鹏程投资或鹏燕建筑过从甚密,并在那段时间各收到了常永金给汇的十万块钱,就是临时退出的那七家也各收到了鹏程五万块钱。”
  “这……常永金为什么要这么做?”彭少根语气软了下来。
  曲刚道:“因为常永金是替鹏程做事,是为了让新项目都处于鹏程公司控制,那八家企业不过是替鹏程出面做幌子而已。”
  “想想真是后怕,还好又重新进行了选择;否则一旦从那八家中选择,那整个成康城建开发就成了一家独大,肯定要出事,怕是我们这些相关领导也会跟着吃‘瓜落’。”楚天齐发出感慨。
  听出了对方意有所指,彭少根接了话:“是呀,做什么事都不能马虎,否则就会酿成大错。本来我正准备对那些企业进行严格审核,谁料身体不做主,不得不去首都体检,还好王市长英明无比,及时组织了对企业的重新甄选。”
  王永新显然心情不好,并没买帐,而是气粗的说:“你们别打岔,听曲局长讲完。”
  曲刚继续说:“控制整个城建开发的梦想破灭,市里重新选择了投资企业,鹏程公司便把目光瞄到了那三个新同行身上,接连对昊方和大亚的项目经理出手。鹏程公司假借民众的口气,想让他们知难而退,最起码迟缓那几个项目的进度。项目经理被打,昊方和大亚的进度果然慢下来,项目部人员也是人心惶惶。彪子倒是没有说到鹏程公司对其授意,但他女朋友乔小敏却有这方面的交待,有些是她猜测,有些是她曾听常永金在电话中透露过‘你这是在为张总做事’。

  至于夜闹幸福小区,只不过是鹏程的苦肉计而已,目的就是摆脱行凶嫌疑,并把嫌疑身份甩给了鲲鹏投资。本意是闹腾一会,给看门人来几拳,造成鹏程公司也是受害者这样一种假像。怎耐马科长不了解内情,误打误撞冲了上去,还扯掉了一个凶手的面罩,结果被凶手误伤昏迷。担心马科长对警方讲出事发*情形及凶手容貌,鹏程公司常永金火速前来探望,并给马科长嘴里塞上安眠药,让马科长在昏睡状态下,迅速转到鹏程势力可控范围——省第一人民医院。乔小敏讲,常永金曾给彪子打电话,说彪子的人办事毛燥,差点露了馅,还好他采取了补救措施。”

  “曲局长,你这毕竟只是别人的旁证,而且还多是推测成分,并不能认定鹏程公司就是幕后主使吧?”王永新提出了疑问。
  曲刚回答:“不错,现在下结论还略显仓促,如果能够取得常永金口供就完美了。”
  “常永金在哪?找他问话可行吗?”王永新依旧表示质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