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5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青玉的呼吸越来越混浊,夏文博也是大口的喘着粗气,脱了衣服的袁青玉一下子疯狂起来,她拼命的亲吻他,咬着他的舌,咬他的肩头,一只手抓着他的后背,夏文博感到后背有点火辣辣的,她的另一只手攥住了他的那话儿,使劲的弄起来。
  他傻了,也晕了,只知道热切的回吻着她。
  “来吧,来吧,不要迟疑,不要犹豫,我是你的。”她梦呓般的呻银着。
  她吻他的脸颊、嘴唇和脖颈、然后往下,最后,她开始吻到了他的宝贝,这会的袁青玉,已经没有伤心,也不去想那些未来的伤心,也许袁青玉就是要让他永远不要忘记自己,她要夏文博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疯狂和激情。
  夏文博当然兴奋了!阵阵温热让他有些晕眩,他一把拉起她,转过身把她平放在床上。
  她喘息着把他的头按下去,他把头伏在袁青玉下面,在接触的瞬间,她大大的“啊”了一声,剧烈的扭动着,把心中的伤感都甩出了躯体。
  夏文博到底忍不住了,他开始了冲锋,他的冲击越来越重,袁青玉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电击般的刺激得一阵狂喘娇啼,银牙轻咬,秀美火红的优美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火焰......。
  当一切都平息之后,夏文博怜惜的紧紧拥抱着她,夏袁青玉也娇羞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互相诉说着,度过了一夜的缠绵。
  天亮了,袁青玉没有叫醒夏文博,她不愿意让夏文博看到自己那伤感的目光,在一种深沉悱恻的情绪里,袁青玉是那样悲伤委婉,看着夏文博那熟悉和英俊的脸庞,她的眼里有了晶莹的泪光。
  在夏文博醒过来的时候,袁青玉已经走了,房间里只有袁青玉的味道,夏文博的情绪也失落了。

  今天的两会还在延续,但显然,已经没有什么重要的会议议题了,大局已定,书记,县上都公布出来了,剩下的会议就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会场上的纪律也不再像前几天那样紧张和严厉,不断的有人出去,进来。
  夏文博还没有完全从心中的伤感中恢复过来,有好几次,他都想直接告诉袁青玉,自己爱她,自己要娶她,可是,当张玥婷的身影闪动在脑海中的时候,夏文博犹豫了。
  固然,他和张玥婷虽然认识好几年的时间,却一直没有看清张玥婷的心思,也没有和张玥婷发生过一次亲密的接触,可是,夏文博就是无法全然抛开张玥婷,他总会不断的想她,不断的憧憬这两人的未来,袁青玉和张玥婷的身影,总在很多时候会交替更换,重叠模糊,连夏文博自己都分不清,自己爱谁更多一点。
  想着,想着,夏文博手里的电话震动起来。
  夏文博忙掏出手机,电话是周若菊那个塑钢厂的女会计刘云丽来的,夏文博看看主席台上的几个领导,他们也都面显疲惫,没有关注台下的代表,就连讲话的王副县长,也低着头在看着稿子读,夏文博一弯腰,从座位上移动出去,顺着墙根,由后门溜了出来。
  “喂,刘大姐,我夏文博啊,有事情吗!”
  电话那头刘云莉用紧张而急切的声音说:“文博,我们周总刚刚出车祸了,已经送到县医院去了......。”
  “什么?她人怎么样!伤势重不重!”夏文博大声的问。
  “流了好多血,但听说人还算清醒,我就给你说一声,我也要到医院去了!”
  夏文博拿着电话心里蹦蹦的跳着,不行,自己得去看看。
  他不再管什么开会不开会,一溜烟的到了礼堂的外面,打个车,直奔县医院。
  第五百五十五章:风中的玫瑰
  夏文博平常是不大喜欢去医院的,这不知道是源于什么时候的一种感觉,他觉得医院里充满了各种生离死别和灵魂鬼怪,白天还好,在阳光的照射下,一些看不到的东西往往不敢造次,而在夜里,夏文博认为,就是闯入了它们的地盘了。
  不过清流县人民医院就不同,楼是刚刚翻新过的,都是用的整扇的大玻璃窗,阳光能够穿透玻璃洒进来,就照在总是匆匆忙忙的大夫护士们的脸上,白大褂子上,还有可能照在他们梦想上,这让他们看起来精神十足,不怒自威,也让夏文博感觉好了很多。
  他急急忙忙的到了急救室,那里却没有看到有急救的病人,他就问了问那里的医生。
  “大夫,有没有一个车祸女病人在这里急救!”
  “唔,刚刚有一个女的送来急救,检查了一下,就是几处擦伤,没有其他问题,已经送到三楼住院部做常规检查了。”
  “那请问是那个病房!”
  大夫翻了一下记录:“309号病房!”
  “谢谢,谢谢!”夏文博的心这才落到了实处。

  上了三楼,正好遇到一个护士,夏文博朝她笑了笑:“您好,请问309号房在哪?”
  护士看了夏文博一眼,一指右侧:“那不就是吗,自己看号不就行了,什么都要问!”
  护士走了,只留给夏文博一个婀娜的背景和一句很酷的话:“什么智商!”
  夏文博无奈的笑笑,找到309病房门口,先在窗口看了一眼,看不太清,但里面有好几个人在说话,他便推门走了进去,一眼看到了床上的周若菊和她身边的刘云莉,还有好几个人,却都是夏文博不认识的。

  “若菊?,怎么样,没什么危险吧?”
  周若菊一看夏文博来了,也坐起身来:“文博,你咋来了,我没事的,就是一点擦伤,那床没有人,坐那就行,干净!”
  夏文博虽然不喜欢医院,但至今没听到车祸有传染的,于是夏文博坐在旁边的病床上,问起了周若菊情况。
  据周若菊说,她是在准备到矿上去的路上出了车祸,对方是一辆卡车,本来走的好好的,可是突然的冲到了她的车前,要不是她反应快,一把盘子把车开到旁边的农田里,估计会被卡车撞个粉碎。
  “奥,这样啊,那辆卡车呢!”
  周若菊摇摇头:“跑了!”
  “车牌呢!”
  “没看清楚!”

  夏文博点点头,他也能理解周若菊当时的反应,在那种情况下,的确很难有人去注意车牌,可是,不管是不是注意到了车牌,夏文博都觉得这件事情和塑钢厂的张副总是脱不了干系的,也只有他会处心积虑的想要周若菊死。
  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打断了夏文博的思考和聆听,就见快步走进来一个护士,停到他们面前。夏文博一看,正是刚才他问过房间的那位酷酷的护士,她一手拿着文件夹,一边看一边打量着夏文博他们,然后怒气冲冲的说:“这里的病人要休息,你们叽叽喳喳的乱吵什么啊?”
  夏文博起身对她说,“我们过来临时坐一会儿。”
  “留下一个人,其他的人都走,都离开这里!”
  “可是......”
  护士眼一瞪:“没什么可是的,谁留下啊,其他人都离开!”
  夏文博苦笑一下,对周若菊和刘云丽等人说:“我留下照看吧,你们先回去休息一会!”
  刘云丽等人都争抢着要留下,却被夏文博婉言劝走了,他说,他还有几件事情要和周若菊谈谈,这关系着周若菊以后的安危,这样一说,刘云丽等人也只好离开了。
  这时候听见小护士嘟嚷道:‘真把这当自己家了?香蕉皮也乱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