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职业送葬人,一辈子只做两件事:替死者说话,替活人保命》
第36节

作者: 尸身人面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元旦的第二天,我就坐上了回村子里的班车,因为学校有一个传统,初三的同学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年,可以聚会。聚会的规则也很简单,每个人带一个菜,在班级拼成大桌,因为放假期间,学校没有灯,每个人可以自带一根蜡烛。
  吃完饭,同学们会把讲台移开,蜡烛粘在地上,摆成一个心形。

  这个活动女生特别喜欢,因为觉得浪漫,男生也特别喜欢,可以在饭桌上用喝饮料的杯子装上酒,大家喝个痛快。
  我不会因为回家过一个元旦,就把这个传统给错过了,我特别欢快的坐在班车上,和爸爸妈妈,还有在旁边哭鼻子的妹妹告别。
  班车司机认识我,知道我是索三爷的孙子,就给我安排了一个副驾驶的座位,我坐在那里,看着白茫茫的窗外,有点冷,就使劲裹紧棉袄。
  班车上,偶尔会传来一股焦味,是大家的鞋子或者裤子靠着班车的暖气太近,烤糊了的味道,这个时候总会听到一些埋怨。
  日期:2017-10-18 00:35:49
  不过也有例外,坐在司机后面的一个男子,裤子被烤焦了,是呢子料,这个男子一声都没有吭,只是习惯性的把脚拿开。
  他带着一个貂皮的帽子,很圆很正的那一种。还穿着呢子大衣,脚下是三接头的棉皮鞋,擦得很亮。

  他看见我看他,就问我,副驾驶的位置好吗?我说挺好,就是有点冻得慌。他笑了,我不知道他笑啥,纳闷的看着他,他就重复了一句,冻得慌,原来是口音的问题。
  我回到了家,和奶奶商量,明天带什么菜?奶奶说想要素的,就炒土豆丝、要不炖个猪肉排骨。爷爷说别弄了,把他的煮的花生带上,现在家家都是土豆白菜,几十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吃的都是土豆白菜。
  奶奶说,带花生豆干啥,孩子又不喝酒。爷爷说,你以为那帮小兔崽子不喝,他们比谁都猛。奶奶很严厉的警告我,不许喝酒。爷爷悄悄和我说,把我壶里的白酒带上点,那是你董燕在酒厂给我接的酒酿子,劲儿大着呢。
  爷爷说完没多久,奶奶就把酒壶收走了,我不担心,回家之前,我就准备好了,早就弄了四五两,以我的酒量差不多够了,在喝点别人的,能晕乎的回来。
  日期:2017-10-18 00:36:16
  明天就是聚会的日子,下午开始。我现在就兴奋的睡不着。躺在床上,就听见狗叫,这么晚了,家里竟然来了客人。
  我本来不在意,年关将到,以为哪家又有了白事儿。
  来的人声音很清脆,亲切的叫着索三爷。这声音不是地方口音,听着有点耳熟。我就穿上毛裤利索的下了床。
  出来一看,原来是班车上遇见的那个外地人,他把烤糊的裤子换了,裤扛熨得很直。没带那顶貂皮帽子,头发三七分着,帅的和电视剧里的何家劲似得。
  爷爷让我叫小叔,我就叫了一声。那个人看着我挺惊讶,冲我微笑了,我觉得他笑的挺好看的。
  这人比人气死人,我从城里回来穿上妈妈给买的新衣服,尾巴都翘到天上了,和人家一比,我就和猪八戒一样。
  日期:2017-10-18 01:05:40
  我和爷爷说回去睡觉,还忍住不想看这个小叔笑的样子,但是盯着人看不礼貌,我就看了一眼洗手架上的镜子。
  洗手架就放在进门进门的拐角处,这个男子坐饭桌的对面,从洗手架的镜面的角度,虽然有点偏,但是我能清楚的看到这个男子的整张脸。
  他眉头紧锁,眼角像刀一样,明明很生气的样子,却单个嘴角上翘,感觉像电视里坏人笑的样子。
  我赶紧看向那个男子,他脸上的笑容,明明很和煦,让人有点喜欢的样子。我在看,那个男子已经站起了起来,洗手架的镜子不大,只能看到他熨烫整齐的衣服。
  等他走了以后,我问爷爷这个男子是谁?爷爷说是街口老高家的孩子,街口的老高家?街口就一个荒废的院子,夏天长满了灰菜,冬天的时候,积着老厚的雪。房子还是十几年前的大坯房,窗户碎了好几个,能看见陈旧的家具。
  我听说那是老高家,不过老高在我来奋斗乡之前就死了。那个房子没人住、地方也没人占,说是那块地晦气。
  没听说老高家有儿子啊?怎么就突然回来一个,还是衣冠楚楚的成功男子。
  日期:2017-10-18 01:06:07
  回到房里,脑袋总想着镜子里看到的画面,觉得不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反正也是闲着,就跑进大屋,钻进爷爷的被窝。
  小时候,我就在爷爷身边睡,爷爷说这个床上有三块板是我的。如今我都上了初三,三块板哪够。奶奶说不跟我们爷俩挤,就抱着被褥去了小屋。
  我躺在爷爷的边上问爷爷老高家到底出了什么事,爷爷说因为我的关系,奶奶把酒壶藏了,晚上这口酒都没喝,要是不投上一口,这脑子不转悠悠。
  爷爷就是这样,要是有事求着他,肯定有要求。我想了想说,酒没有,你要是愿意我就帮你砸砸背,爷爷气得说,小兔崽子你给我砸个背,还成条件了,我闭着嘴不支声,爷爷又想了想,说行。
  我高兴得坐了起来,给爷爷按背,爷爷舒服的说轻点,腰都断了。

  爷爷说,这老高家十年前出了一段不要脸的事儿,老高的儿子喜欢上自己的亲闺女,两人还在一块好了。
  老高的儿子叫高强、女儿叫陈慧。我一听这名就觉得古怪,心想这算咋回事,儿子和女儿咋还不一个姓。
  日期:2017-10-18 01:06:33
  爷爷叹了一口气,说这段孽缘怨不得孩子,老高这个人文化***的时候成分好,是红卫兵,后来因为有权利就跟一个下乡知青搞上了,这个知青长的水灵。知青以为老高会离婚,可是那个年代,老高的工作性质哪敢离婚,在说他也是逢场作戏。
  老高把这个知青撮合给一个当地姓陈的老实人,那个时候,那个女知青已经怀了孕。

  这个知青最后把孩子生下来,就叫陈慧。这事老高没提,陈家的老实男人也没提,村里人也不知道,这事就真的瞒下来了。
  高强幼年的时候得过一场病,所以和小一岁得陈慧上了一个班级,两人都是班子里的尖子生,谁也没有注意,两个孩子的眉眼都很像老高。
  后来,两个孩子就一起考上了高中,在高中互相照顾,年轻人常常在一起,又聊得来,免不了暗生情愫。
  这高中三年都在外面,不知道哪一天,两个孩子就偷吃了禁果,此后两人的行为更加的胆大,不仅在课堂上搂搂抱抱,回到村里,也是手拉手。
  这个手拉手的情景正好被老高看到了…
  日期:2017-10-18 01:07:01

  老高当时就像被一道晴天霹雳给砸了,迷迷糊糊晃晃悠悠的,不知道咋就回了家。回家以后,想着还有余地,就和自己的儿子高强说,你谈恋爱、搞对象爸爸都不反对你,就不能和陈家的闺女来往。
  高强倔强的说他就爱陈慧,为啥不行。
  老高没法解释,就给了高强一巴掌,强硬的说,说了不行就不行。高强跟他老子一样倔,大声的说,你说不行能咋地,还说他已经和陈慧好过了,这辈子就娶陈慧一个人。
  老高一听这个,直接气得背过气去。
  高强和陈慧都是新一代的孩子,个性张扬,根本不管老高说什么?第二天他们就在村里的十字路口接吻,互相抚摸。
  村里人都知道了这事,不过看不惯归看不惯,大家觉得也没啥不对,两个孩子都大了,现在不是讲究恋爱自由吗?在旧社会,十四岁的女孩都能当娘了。
  不过,这事儿在奋斗乡还是新鲜,一下子就传遍了村里的每个角落。就连老高也没有想到,自己当年那些陈年烂谷子的破事儿,竟然还真有人知道,还被说了出来。
  日期:2017-10-18 01:07:27
  村里人一传十,十传百,有的走了样儿,爷爷是不知道高强和陈慧当年是咋想的,反正老高的媳妇受不了一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找根绳子就在家里上吊了。
  老高看见媳妇上吊,一激动,心脏病犯了,两腿一登也死了。丧事儿就是爷爷给办的,高强给爷爷磕了一个头,就带着家里剩下的钱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听说陈慧后来上了大学,不过陈慧也没有在回奋斗乡。

  我没觉得爱情有多么凄美什么的,觉着高强挺可怜的,不知不觉就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一醒来,看见外面白雪皑皑的,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和同学说好先踢一会球,难得女生要当观众,可是这破天气一点都不给面子,就算男生勉强的在厚厚的雪地里奔跑,女生也不愿意看。
  本来爷爷把他的永久自行车借给我骑,这雪一下,基本上啥也干不了了。踩着厚厚的积雪,一步步的往学校走。
  走到接口,看见高强穿着呢子大衣,顶着又圆又直的貂皮帽子,在院里扫雪。我一看,窗户上的塑料布昨天晚上都钉上了,就连离了歪斜的门框子上,也在周围一圈塞上了被子。

  日期:2017-10-18 01:07:54
  高强瞅见我看他,还冲我笑,和我说了一声早上好!
  我觉得高强提奇怪的,穿着过年的衣服扫院子。他可能也看着我奇怪,这过年了,拿个破碗用塑料布包上。
  我从学校的侧门进去,走了没有几步,就一下子摔了一个大马趴,拼了命了护住手里的碗没有摔破。
  这个时候,我听见旁边有人大声的笑,顺着笑声看过去,领头的是一个略微有些胖的男孩子,这家伙叫陈子换。

  这个陈子换特别的坏,知道今天同学们都带好吃的过来,就在门口的雪地上,撒了水,冻成了冰,想看看同学被摔得饭菜飞出来的样子。
  我看着陈子换想骂他,突然想起陈子换的姐姐好像叫陈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