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0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旭和贺世峰不敢掉以轻心,更没空去想自己的形象在年轻女工里是多么的迷人,他们已经向两边散开,目光警惕地扫视着人群。
  只是,除了赵旭,谁也不知道马莉莉长什么样,因此,能不能第一时间发现马莉莉,全靠赵旭。
  李牧高声喊完之后,人群就安静了下来,也不敢有动作了。对于大家来说,丨警丨察已经够吓人的了,就更别说全副武装的军人。只不过,大家对丨警丨察有着一种延续的厌恶,而对军人则有着传统的喜欢和支持。一些男工人们更是有些激动,挺着胸脯随时准备配合部队的工作,似乎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连花了俩月工资买来的嘉陵摩托都不要了,扑上去就跟敌人玩命儿!
  那边,徐岩在和地方丨警丨察进行沟通,详细说明了情况之后,地方的同志不敢怠慢,连忙安排警力把工业区给封锁了起来。同时急忙派了两个组守在大门那里,一个接着一个人地检查分辨,由赵旭进行辨认。检查一个人放出去一个。

  工业区派出所所长急忙赶过来,满头大汗。
  李牧站奥迪A4边上观察着情况,那飞扬跋扈的车主满脸的尴尬,心惊胆战地走过来,点头哈腰地说道,“同志,我赶时间,行个方便让我先走吧。”
  本来他的车就是在最前面的,只是丨警丨察可能看见李牧站在那里,所以直接略过了他对从后面开始检查。
  李牧扫了那车主一眼,年纪不大但眼中闪着狡猾的光亮,一看就是个混社会的,没准是看厂子的人。
  他没搭理车主,绕着车走了一圈,说,“把后尾箱打开。”

  车主连忙说是,打开车尾箱。
  里面空空如也。
  李牧检查了一下车里面,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车就是这么个车,藏了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走吧。”李牧挥了挥手。
  车主的目光从李牧身上挂着的95式自动步枪上挪开,暗暗松了口气,连声道谢。李牧扫了他一眼,眉头微微皱了皱。
  在车主上车准备关车门的时候,李牧突然抬脚卡在了车门上,“等等。”
  车主一下子紧张起来,惊恐地看着李牧,嘴唇都有些发抖。
  “你在怕什么?”李牧眯了眯眼睛。
  那边,徐岩发现了这边的情况,给贺世峰打了个眼色,两人包了过来,一左一右在车前两侧,距离三四米的样子,只要男子赶逃跑,抬手就能过去一梭子5.8毫米子丨弹丨。这么近的距离,绝对不会误伤群众,也绝对能够把目标直接打死在车里。
  当兵的没那个功夫跟丨警丨察一样跟你扯淡,不服就干。
  A4车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人,剃着寸头,嘴巴有些歪,从脸色能看出来是个长时间泡在酒色里的,身子虚得很。
  李牧这么一问,他连滚带爬地下车站在李牧面前,双腿都在打颤,说,“同志,我怕啊,我看见丨警丨察都怕,你看你长枪都背上了,我打小就怕穿制服的。”
  “没有做亏心事你怕什么。”
  李牧的目光电子探测器一般扫视了他一个上下,歪嘴车主浑身都在打颤。

  “同志,我真的没犯事,我就是看见背枪的害怕,打小就这毛病。”歪嘴车主都要哭出来了。
  李牧忽然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我在我姐夫厂子里干活。”歪嘴车主说。
  “哪个厂?”
  “首长,他是我们厂的保安主任。”那边刚过来一个小伙子,指着歪嘴车主大声说道,“我们日新电子厂。”
  李牧扭头一看,那小伙子骑着个小电驴,满脸的兴奋,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很激动。

  “哦,小伙子,方便带我们去看看吗?”李牧说。
  他也就二十四岁的人,大言不惭的喊人家小伙子,倒也显得颇为自然。
  小伙子像模像样地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李牧招了招手,屁颠屁颠过来个丨警丨察,指着歪嘴车主,李牧说,“先把他扣下,查清楚了再放走。”
  “哎,好嘞好嘞。”
  丨警丨察满嘴答应。当兵的野蛮谁不知道,而且他早就看清楚了,这几位都是军官,而且级别都不低,这么嚣张那是情理之中的了。说给你扣了就给你扣了,不查清楚半步都离开不了。
  歪嘴车主那张脸顿时就苦了,老老实实地跟着丨警丨察到一边去,另有丨警丨察过来把他的车挪到一边。
  李牧招呼了徐岩和贺世峰,三人跟着方才那小伙子往里面走去。李牧直觉那歪嘴车主有问题,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反正早晚是要对工业区进行搜查的。
  小伙子把小电驴往门卫那里一停,招呼了门卫帮忙看好,就屁颠屁颠地带着李牧三人往日新电子厂走过去。
  工业区的划分很简单,方方块块的,使用笔直的道路来进行连接,厂房显然都不高,大多是是小工厂,办公区直接就放在了厂房里面,隔出一段搞个二层,上面是办公室下面还能做个小仓库,空间利用率极高。
  日新电子厂的规模还是挺大的,好歹有独立的办公楼,一栋一百多平大的三层小楼。
  那小伙子不时的拿眼看李牧他们身上,有时候看95式自动步枪,有时候看他们的战术背心,有时候看他们的领章,有时候看他们脚下的作战靴,满满的都是羡慕,眼中的崇拜和向往就没断过。
  李牧不像徐岩和贺世峰那么紧张,他笑着问小伙子,“你喜欢当兵?”

  “报告首长,是的,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当兵。”小伙子激动地回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暗淡,“可是我家境不是很好,进不了部队。”
  这话连徐岩和贺世峰听了都心里难受,贺世峰的感受多了一些不自然,他多次到地方挑兵,地方上的情况很清楚,连自己都不能免俗。除了心中轻叹,也是别无他法。
  当全世界都这么做的时候,你要是那么做就是与全世界为敌,除非你的能力强悍到足以改变世界。
  希特勒一度以为他可以改变世界,其实并不行。
  李牧微微点了点头,“你是什么学历?”
  “高中。”小伙子腼腆地挠了挠脑袋,“兄弟姐妹多,上不了大学,就出来打工了,现在还行,一个月能挣四千多。”
  “工资还不少。”李牧有些意外。
  徐岩此时插了一句,“厂工加班是常态,一天通常要工作十二个小时。”

  小伙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李牧也就明白了。
  “前面就是。”小伙子指着前面蓝色顶棚的厂房说,这种钢结构搭建的厂房现在是越来越多,不是硬性要求的话,已经很少人全用混凝土来浇筑了,毕竟拆卸方便施工工期更短。
  李牧向徐岩和贺世峰使了个眼色,两人点了点头,做好了准备。
  拉住小伙子,李牧说道,“就到这里吧,你回去吧。”
  “哦,好的。”小伙子失望地说,往回走,还回了几下头。
  李牧想了想,忽然喊住他,“小兄弟,你今年多大?叫什么名字?”
  小伙子眼睛微微亮了亮,飞快地回答:“我二十岁了,我名字叫陈学良。”
  一听,李牧就笑了,“和张学良一个名,很好啊!嗯,咱们后会有期,再见。”

  日期:2016-11-13 08: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