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149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什么雪山上的雪人也是假的。笑话,你以为我会冒着生命危险去做那种傻的透顶的事吗?我不和你联系也不是因为什么被人控制了,而是我在法国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乐不思蜀了,谁还有空搭理你啊。我随便编的烂借口你竟然还相信了,还一副感动的要死的样子,不是蠢是什么?”
  “我的腿不能走路了,你就跟个小奴才似的一直跟在我后面,打也打不走,骂也骂不走,你知道你有多贱吗?呵呵,你以为你和陈励东在一起我就吃醋了?别臭美了,陈励东把你这只野鸡当了凤凰你还就真当自己是块宝了?我只是不服气罢了,凭什么我养大的果子最后却让他摘了?”
  “不过我也没吃亏,权振东为了你竟然主动找上了我,还给了我海关的特权,我的拍卖公司就要挂牌成立了,怎么,羡慕嫉妒恨吗?真是没想到,你左手抓着陈励东,右手还能再抓个权振东,你这女人本事真是大啊,比你那个低贱的老妈还要厉害,她也就能勾引到我爷爷那样的老糊涂而已,你却勾搭了两个有权有势前途无量的高官,你真是厉害,在这方面我不得不夸你一下。”
  余清微呵呵冷笑着:“本来我是不稀罕再打你了的,因为我怕脏了自己的手,不过既然你的嘴巴这么臭,我也不介意再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你想干什么?”霍沥阳嘴上痛快了,心却猛地悬了起来,他暗暗后悔自己当初选的楼层还是有点高了,摔的这么惨,毫无还手之力,是个人都能对他动手。
  “干什么?”余清微捏了捏拳头,“我可不是什么一切都能轻易原谅的圣母,也不是受了欺负却不还手的小白兔。陈励东说我是披着盔甲的刺猬,盔甲用来保护自己,身上的刺用来伤人,今天我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刺猬的怒火。”
  “你……你……你别乱来……这里是医院……我要叫人了啊!”看到余清微脸上露出的邪恶的笑容,霍沥阳吓得拼命的往后缩着,可是床就那么点大,他能缩到哪里去?
  余清微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瓶牙签,这牙签是她买来给霍沥阳叉水果吃的,没想到现在成了她的复仇工具,所以说,命运还真是变幻莫测啊。
  她挑了挑眉,捏着一根牙签看向霍沥阳:“看过还珠格格吗?里面容嬷嬷用针扎紫薇那段可是让不少人看了恨得牙痒痒,今天我就当一次容嬷嬷,来教训教训你这个心肠歹毒的‘紫薇’,我想,应该会是大块人心的吧?”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毒妇!”霍沥阳狠狠的叫骂着。
  “嗯?”余清微眼角一挑。
  霍沥阳立刻大叫:“救命啊,杀人了!”
  “啧啧,真是蠢,你这一层就住了你一个人,叫了也没人能听到,不过为了我的耳朵,我还是把你的嘴巴先堵起来吧。”她抓起柜子上的一个苹果用力的塞进霍沥阳的嘴巴里,“吃吧,反正也是给你买的,不吃就浪费了。”
  “呜呜!”霍沥阳的嘴巴被堵住了,根本说不出话来,他想伸手去把苹果取下来,余清微的牙签立刻就朝他的手背刺了过去。
  那牙签虽然不能伤人,可是刺在手上还是很痛的,特别的霍沥阳这种一点苦都没吃过的大少爷,被扎了一下立刻要死要活的叫了起来,好像手断了似的。
  余清微冷冷的看着他:“刚刚那一下是替我妈妈扎的,先不说我们两个怎么样,我妈妈她招你惹你了,你要用那么恶毒的语言骂她?”
  她抬手,又对着他的大腿扎了过去:“这是替于医生扎的,他那么辛苦的救了你,把你的腿治好了,却没想到你不但不改过自新反倒继续作恶,你简直都对不起你那双腿。”
  最后,她又对着他的胸口扎了一下:“最后这一下才是为我自己扎的,为我付出的十年的感情,还有数不清的泪水,以及那一年碎掉的两个雪人,你一定不知道,我把那雪人的雪装在了一口小瓮里,做了一坛梅花酒,可惜你再没机会喝了。啊,不对,等你死的那一天,也许我会把那酒洒在你的坟前。”
  她对他的爱早就消失,对他的恨也在这一刻系数化解,从此,她的心里再没这个人的位置。
  她把苹果从他嘴里拔了下来,上面已经咬出了深深的两排牙龈,她手一松,将苹果扔在了地上:“我想,我买的东西你大概再也不会想吃了,所以都扔了吧。”
  霍沥阳呼哧呼哧的穿着粗气,瞪得滚圆的眼睛里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你这个疯女人,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从来都没有,哪怕一丝一毫都没有。”
  “嗤,”余清微嗤笑一声,“你以为我稀罕?我现在全心全意爱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陈励东。啊,对了,我还要谢谢你当初一声不吭的离开和后来杳无音讯,要不然我也不会遇到陈励东,也不会知道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好的男人。”
  她伸出右手在霍沥阳眼前晃了晃:“看到没,陈励东今天向我求婚了,不过你放心,我结婚的时候肯定不会请你,因为你会拉低我整个婚礼的档次。当然,我也不会去参加你的婚礼,我想,应该没有女人会想要嫁给你这种畜生吧。”

  “你!你!!你!!!”霍沥阳一连说了三个你,他已经被余清微噎的完全说不出话来了,他从来不知道余清微竟然也是这样的伶牙俐齿,她再不是那个即使被人欺负也只会摸摸流眼泪的余清微了,她学会了反击,学会了保护自己。
  “霍沥阳,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欠你什么了,你好自为之。”
  余清微冷冷的撇下一句,再没看他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霍沥阳会是什么表情,她已不再关心,从今以后,他们会是相逢不相识的陌生人。
  “余清微,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不过我不会告诉你,我永远也不会告诉你,你就自己去猜吧,哈哈,你这个疯女人,我让你一辈子也猜不到,蠢女人,疯女人,又蠢又疯的女人。”
  余清微脚步顿了一下,但是只顿了一下,她连头也没有回就打开门飞快的走了出去。

  憋着一口气出了门,她快步朝楼上走去。
  陈励东快回来了,坐电梯的话很可能会遇到他。所以她决定走楼梯上去,反正也才一楼,应该来的及。
  想到儿,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可是在上楼的时候,小腿忽然一软,整个人对着楼梯台阶直直的砸了下去。
  余清微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痛感已经迅速的席卷了全身。

  “唔!”她只来得及闷哼一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身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不行,陈励东还在等她,她必须马上回去,看不到她,陈励东会担心的。
  她咬牙伸手撑住地面,想要依靠手臂的力量慢慢的站起来。
  可是身体却犹如千斤重,两只手软的像棉花。
  挣扎了半天,用尽所有的力气才勉强靠坐在楼梯上。她累的气喘吁吁,鼻子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留了出来。
  她抬起软趴趴的手掌一抹,指尖是殷红的血迹,在忽明忽暗的楼道灯下,显得格外恐怖。

  “……呀,流血了。”她喃喃说了一句,视线却又开始变得模糊。
  她紧紧的闭了一下眼,再睁开,依然看得不是很清晰。
  而鼻子里的鼻血,已经像开了闸的水库似的,汹涌而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