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9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并没有忘记答应过小雅的话,他与杨校农谈完话以后,第二天又回到了京城。反正他的假期还没有结束。他答应过小雅,要带着孩子陪她一起去看看陈老将军。陈老将军这次病得很严重,已经住院两个多月了,据医生讲,他这次很危险。老人家必竟103岁了,以他的身体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医学上的奇迹。
  陈老的病房在国家高干医院中治疗,这里外人是很少知道的。守备森严不说,单是这里医务人员的能力,也都是全国顶尖的。陈老的病房并不像病房,而像是一间高档的总统套房。房间里闻不到难闻的药味,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张清扬陪着陈雅进来的时候,陈老刚刚吃完东西,精神看起来不错,护理人员正在为他擦着嘴巴。
  老太爷见到三口人进来,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陈雅也笑了,轻轻唤了一声:“爷爷,我们来看你了。”
  “爷爷……”张清扬也抱着孩子唤了一声。
  陈老太爷微微点头,眼睛直直地盯着张清扬怀中的小涵涵。涵涵在车里睡了一觉,刚刚醒来,来到这陌生的环境,正在四处张望着。
  张清扬明白陈老的意思了,抱着孩子来到他的近前。陈老低头看着涵涵,伸出骨瘦如柴的手落在涵涵的脸上。老人的手已经抽巴得不像样子了,涵涵立刻咿呀咿呀地躲开。望着涵涵的模样,陈老笑出了声音,他缩回手,叹息道:“不碰,不碰,好孩子,太爷爷听不到你开口叫我喽!”
  “爷爷,不要这么说……”陈雅坐在他的身边,眼圈红了。
  陈老一个人感慨道:“还是老刘命好啊,这家伙的身子骨没问题,前几天还来看我了,他到是可以听到涵涵叫他‘太爷爷’喽!”

  张清扬看着这位老将军,突然感觉到了生命的短暂。
  陈老挥挥手,说:“走吧,你们走吧,这里空气不好,别老带着孩子来。”
  “我们在坐一会儿。”陈雅摇摇头。
  “走吧……”陈老又挥挥手。

  张清扬知道陈老是不想让儿孙看到他虚弱的一面,便拉了拉陈雅的手。陈雅也明白老人的意思,但也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
  北京的冬天很温暖,虽然偶尔也下雪,但总的来说还算风和日丽。较北方相比好多了。清晨的阳光和煦地透过阳台照射在屋子里,在墙壁上投射出斑驳的亮点。老爷子书房中靠近窗户的一面被隔成了阳光房,里面摆满了绿色的盆栽以及鲜艳的花。
  刘老拿着剪刀很有兴致地修剪着枝叶,张清扬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一点忙也帮不上。张清扬回头看了看书房四壁挂着的爷爷的墨宝,有书法也有绘画。刘老的文采是出了名的,他的字与画都很有风骨。望着那幅《临寒图》中墙角不畏严寒而盛开的梅花,张清扬仿佛看到了刘老的影子。而门框上房挂着一块匾,只写了两个字“求实”,更是刘老一生的光辉写照。
  第613章

  “怎么,和我这老东西在一起没意思吧?”刘老回头瞧着张清扬问道。
  张清扬嘿嘿笑道:“不是,我是在看您的画。”
  “老了,也就有时间搞搞这些闲情逸致了,可惜啊,手有些颤了,笔力不如从前喽!”刘老放下剪刀走出阳光房。张清扬跟在身后马上递给爷爷热毛巾,爷爷擦了擦手,接着说:“现在啊,我的首要目标就是保住身体。”
  张清扬不由得佩服爷爷想得开,点头道:“您能这么想,爸爸和我们也就放心了……”
  刘老坐在沙发上,看了张清扬一眼,笑道:“我是不得不这么想啊,不这么想,你说我能干什么?陈老时日无多了,如果我再一走,还真担心外人欺负你们……”
  张清扬这才明白,爷爷所说的保重身体其实是在为子孙考虑。他心头一热,淡淡地说:“一代有一代的福分,有些东西也不能强求。就比如说涵涵吧,假如他真的不是那块料,我不会强求他从政的。”
  “你啊年轻,比我看得开,”这是孙子第一次和他探讨家族传承的问题,刘老表示很欣慰:“我只管到你爸爸这代,你的事……我也不想管了。”
  提到父亲,张清扬不禁就想到了伯父,便说:“大伯将来会怎么样?他的位子只是占时的吧?”

  刘老赞许的点点头,“抗越他爸年前会退的,他的位子计划让你伯父顶上,如果可以,你大伯还能干上两届再退。”
  刘抗越的父亲现在还是上头警卫局的局长,以他的年纪早就应该退下了,在上届大换人时,刘程举上将不服老,上头为照顾他的个人情绪,硬是让他多干了一届。现在他要退下,看来是刘派在军中得到了顶上刘远海的筹码。刘远海一但成为上头警卫局的局长,那么在这个位子上就会稳如泰山了,必竟这个位子关乎上面首长的安全,轻易是不会被换下的,能在位的人基本上是上面信任的军中骄子。张清扬很佩服爷爷的老谋深算,想来如果军队内不同意顶上刘远海,刘程举就不会退休。一人顶一人,例来是军中,或各派系换人的条件。

  张清扬不禁想到了刘抗越,就问道:“抗越大哥升将军的事今年还有希望吗?”
  刘老摆摆手:“他的事要听新刚的,新刚的意思还不能着急,太年轻终究有些显眼啊!”
  张清扬苦笑道:“去年,我岳父说今年可以,没想到还要往后拖。”
  刘老严肃地说:“新刚是在磨练抗越的性子,这样才能委以他重任。我和新刚盘算过了,小文、小武都太莽撞,今后能顶大任的也就抗越还有陈军能行。”

  “陈军?”张清扬没想到陈军已经进入了军中高层的视线,想来陈长富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将来可以安心的退休了。他们爷俩通过自身的努力赢得了陈家的信任,非常的不容易。
  “嗯,陈军不错。能文能武,可担大任啊!”刘老点头确认。
  张清扬道:“其实小文、小武也不错的。”
  刘老摆手道:“那两个孩子太野了,只能带队打仗,机关管理就不行了!可谓能成为猛将,但永远成不了帅啊!我看抗越和陈军是个帅才!”
  这也是刘老首次和张清扬谈出他心里对未来的人事安排,张清扬一时间有些激动,如果放在两年以前,他是没有资格与爷爷谈论这些的。可今天老爷子谈兴正浓,既然谈到了这些,就说明张清扬的水平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
  “你觉得陈老的身体怎么样,你不是看过他了吗?”刘老话锋一转,谈到了陈吕正。

  张清扬一脸沉痛地说:“感觉不是很好啊,这次……很悬……”
  “他一走,我们那代人,就剩下我和老乔了!人啊……早晚都是要去的。”刘老的脸上失去光茫,他的眼神好像在回忆着过去的岁月。
  “乔老?”张清扬心中一惊,“您是说他……”张清扬有些不太自然,这此年来刘家人很少谈论乔老的,却没想到老爷子今天自己谈起了。
  “你小子也听说了我和他的事情?”刘老微微一笑,像个顽皮的小孩子。

  张清扬嘿嘿地傻笑起来,红脸道:“您和乔老的事情,我想只要关心国内权利的人民全会知道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