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0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叫什么话?你直接说‘没破’,不就得了。”彭少根语含讥诮,然后转向王永新,“市长,听明白了吗?”
  王永新沉声问:“曲刚,案子没破,是吧?”
  曲刚道:“案子暂时没破。有一特殊情况需向领导请示,如果领导拍板,案子马上就可告破。”
  “什么意思?”彭少根反问。
  “刚才正准备向您请示,结果接到您电话,我就直接赶过来了。”说着,曲刚从包中拿出一个优盘来,“各位领导,请先听听这个录音。”
  王永新示意曲刚把优盘插到电脑上。
  插好优盘,曲刚操作一番后,电脑音箱发出了声音:“好吧,我交待,全部交待。我不但找人打了昊方地产项目经理曹阳,就是大亚地产的项目经理以及鹏程投资项目部的技术科长,也是我让人打的。昨天我说打曹阳的原因是忌恨他不见我,其实那是我编的,真正的原因是我受人指使,指使我的人叫常永金。
  我和常永金早就认识,但平时接触不多,只是有事的时候找对方。今年八月的时候,常永金就找到我,说是想让我帮着收拾人,不需把人打残,只需教训一下就行。我当即答应了常永金,并问他具体任务和实施时间,他说到时再说,也许还用不着呢。八月二十二日那天下午,我正在省城,常永金给我打电话,要我替他收拾一个人。”
  音箱里的声音换成了另一个人:“你刚说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月,怎么还能记得那么准?”
  楚天齐听出来了,刚插话的这个人是高峰,先前那个声音是彪子的。
  音箱里又换成了彪子说话:“当然记得清了,那天是农历的七夕节,本来我和小敏约好了晚上一起过七夕,就不太想去。但我有求于对方,只好去和常永金见了面。常永金给了我一张照片,还讲说了此人可能出现的地方,要我立刻安排人手,务必在十二小时内收拾了对方。

  因为任务紧急,我没来得及找到经常合作的那伙人,只好临时找了‘小矬子’。‘小矬子’也是混社会的人,由他又找来四个人,来完成这个任务。在后半夜的时候,‘小矬子’打来电话,说是已经收拾了那个人,只是半路让一个傻大个坏了事。”
  听到这里,楚天齐顿觉好笑,那个傻大个就是自己。也不禁想起了那天的事,想起了和江霞的暧昧,想起了江霞让自己“验证”,脸也不由得红了。
  彪子的声音继续:“在那次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常永金都没有找我。只到九月九日那天下午,常永金再次找到我,要我收拾一个叫曹阳的人。这次常永金倒是没有逼我马上实施,而是要我做的自然一些,要找出其它合理的理由,最迟在九月底前完成任务就行。我一了解曹阳正是昊方地产成康项目部经理,就不太乐意,因为我正准备接触曹阳,想要从其手里揽些工程,为此我在他司机王耀光身上还投入了好多金钱。但在常永金的威逼利诱下,我还是答应了。

  为了接近曹阳,我向王耀光提出了要见昊方公司领导,王耀光说是可以给我引荐项目经理曹阳。可是好多天过去了,王耀光总是推三阻四,日子到了九月下旬。离常永金要求的时间越来越近,我还没有见到曹阳,只好使出了杀手锏,用‘不雅视频’胁迫王耀光。那些视频是我准备在承揽工程的关键时刻使用,现在也只好先拿出来了。果然王耀光害了怕,在半推半就间,配合了我的行动,我得以让人九月二十七日在半路揍了曹阳一顿。

  刚完成这个任务,常永金又给我打电话,让我收拾大亚公司那个项目经理。时间紧急,没有找到更合适、更隐密的机会,我就只得在第二天晚上,利用大亚公司员工中秋聚会后步行的时段,让人打了那个人。在国庆长假期间,常永金又给我打电话,让我安排人去幸福小区闹事,可以把那个看门人打了。我很纳闷,就问常永金,为什么要这么做,常永金只告诉我‘这你别管,照做就行了’。”
  王永新操作鼠标,点了暂停,说道:“为什么常永金专门让人针对成康市的三个项目部动手?”
  彭少根抢先接了话:“一共四家投资商,只有一家没被打,这不是和尚头上虱子明摆着吗。”
  王永新瞪了彭少根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曲刚。
  曲刚道:“其实鲲鹏投资公司的人也被打了,八月二十二日被打的人,就是河西鲲鹏投资公司的投资总监。”
  王永新“哦”了一声:“那就奇怪了,为什么四家一个都不放过?”
  彭少根再次接茬:“这还用说?肯定是城建招商政策不得人心呗,当时那些凶手不是也说‘黑心商人’、‘榨老百姓血汗钱’这样的话吗。”
  “老彭,我问你了吗?你知道事情经过?要不你来回答。”王永新冷冷的说。
  彭少根脸一红:“我哪知道?这就是分析而已。”
  曲刚看着王永新:“市长,继续听录音吧,那个人马上就会给出答案。”
  王永新没有说话,而是在鼠标上点了一下。
  音箱中再次传出声音,这次是高峰在问:“常永金为什么要你这么做?你又为什么要听他的?”
  声音立刻换成了彪子:“当时我也不明白,八月二十二日那次任务,常永金要求打人时先警告对方,如果对方同意不再‘掺和’,就不必打他。结果那人根本就不妥协,我只好吩咐‘小矬子’打那小子,把那小子打服为止。后三次任务,常永金都要求要说‘你们投资商就是黑心商人,是专门榨老百姓血汗钱,我们要劫富济贫’。打昊方和大亚的人,我能理解,可是到幸福小区闹事,我就不明白了,常永金怎么要打自己人呢?”

  楚天齐注意到,王永新、彭少根、曹金海听到这里时,脸上都不禁一愕。他偷偷一笑,心里话:好戏都在后头呢。
  彪子声音继续:“常永金可是鹏程公司的人,怎么让人到自己公司开发的小区闹事,还让打看门老头,这太奇怪了。结果我的那几个打手还把事情弄砸了,不但打了看门老头,竟然还把赶来的技术科长打的够呛。”
  高峰盯问:“说清楚点,常永金到底是何许人?”
  彪子道:“常永金是鹏程公司的老人儿,是公司董事长张鹏飞的司机兼保镖。”
  听到这里,王永新和彭少根脸上神色速变,并迅速对视了一下。他俩的表情,都毫无意外的落入了楚天齐眼中。
  音箱中的声音还在继续:“正因为常永金是鹏程公司张总的人,我才极力和他套近乎,就是想让他从鹏程公司帮我弄点轻包工活干。这四次打人,他每次都答应帮我揽工程,还承诺总利润额至少要达到三百万。”
  声音忽然断了,原来是王永新又用鼠标点了暂停,屋子里随即也静了下来。
  日期:2017-10-18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