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25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不得跟秦书凯过份客套,钱部长急匆匆的抢先下楼,坐上自己的专车,忙乎去了。
  秦书凯心里有数,虾有虾路,蟹有蟹道,钱部长在普安市当了几年组织部长也不是白当的,在省城的老关系一直联系着,凭着手里这两年阔气了不少,又巴结上了省委组织部的几个说话有分量的领导,都是一个系统的干部,原本就有些偏重,再加上钱部长之前投入比较大,这次去拜访肯定不会手软,只要唐小平要帮忙的人底子不是过份的硬实,钱部长的位置必定能保住。
  保位置又不是要升官提拔,对领导来说,有时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看着钱部长的专车疾驰而去,秦书凯在心里暗说,等到钱部长回来的时候,只怕红河县的那个组织部长可就有好受的了,自己随便说几句话罢了,够这小子好好喝一壶的了。
  晚上,秦书凯给金市长打了电话。
  自从和金市长过了那一夜,秦书凯不时都在回忆着那美好的时刻。
  金市长其实也是同样的感受,于是就到了秦书凯的房间内,毕竟秦书凯现在的住处安全,只有秦书凯一个人。
  完事之后,秦书凯把金市长抱到浴室,在浴缸里鸳鸯戏水,这时金市长已经不像第一次那么羞涩了。

  都累了,相拥而眠,睡得不省人事。
  组织部长这段时间一直相当牛逼,自认为自己是张东健的人,而张东健又是唐小平这条线上的人,怎么着自己也不该受到如此不公的待遇,事情出来后,整整几天没露脸,也不知道躲在哪个旮旯里生闷气呢。
  刘志宽被提拔是秦书凯帮忙的缘故,秦书凯心里盘算着自己很快要提拔当县委书记了,是不是继续留在红河县还很难说,毕竟张东健跟唐小平走的还算是近乎,唐小平恐怕不会如自己所愿,直接把张东健的县委书记头衔给拿掉,便宜了自己,八成是弄了新的县区让自己去,临走之前,他惦记着把身边的人安排妥当才行。
  张东健被公布出来的调整结果气的鼻子都歪了,县委组织部长一直跟自己一个鼻孔出气,现在竟然被明升暗降了,他感觉自己的脸上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耳光,这丑算是丢大了。
  这还不算,县长秦书凯的办公室主任被明确为副调研员,而自己作为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主任却一文不名,这在别人眼里,明显看出来,自己的实力比县长秦书凯差远了。
  新来的组织部长相当狡猾,他听闻秦书凯可能要离开红河县,张东健又是个怂包,在两派之间始终保持中立,不得罪任何一方,这样一来,整个红河县的领导层中,再也没有人跟张东健一唱一和,张东健现在成了红河县领导层中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张东健咽不下心里这口气,他有些搞不明白,明明唐小平心里对秦书凯也是不待见的,为什么又会做出这样的调整安排呢?这样做不就是给自己难堪吗,这样对唐小平有什么好处?
  张东健去了一趟市里,亲自找到唐小平的办公室,一边向唐小平诉苦,因为秦书凯的原因,红河县的工作相当难做,一边又说这次的人事调整,让更多的干部选择了站在秦书凯那条线上,导致自己身边无人可用。

  唐小平心里也正一肚子的气呢,尽管身为市委书记,可毕竟是上上下下的诸多关系,他也要逢迎,即便是当上了皇帝,做任何事情也无法随心所欲,何况是一个市委书记呢?
  唐小平一肚子的火没处撒,正好张东健来了,找到了个出气筒,听着张东健抱怨这,抱怨那,他气的把桌子一拍,指着张东健的鼻子骂起来。
  唐小平说,你张东健除了提意见,背后捣鼓其他干部的问题,你还有别的事情可干吗?秦书凯怎么样,那是他的事情,你自己呢?你作为一个红河县的县委书记,对于眼下的状况难道就一点责任都没有?你要是做事有分寸的话,一个县委书记说话会抵不上一个县长?
  张东健心里更加感觉委屈,只是见唐小平火大,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在嘴里嘟囔说,只要秦书凯被调整走了,自己一定可以很快控制局面,一定可以让红河变为自己的地盘。
  尽管张东健说话的声音很低,却还是被唐小平听到了,他冷笑了一声说,你张东健多大的本事,还以为别人不知道?秦书凯离开红河县,你就能掌控局面,依我看,要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县长坐镇,红河县真交到你的手里,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
  唐小平根本就不给张东健任何说话的机会,只顾指着张东健的鼻子骂他不争气,骂了好大一会儿才停下来总结似的口气说,行了,跟你的再多也是白费,你给赶紧老老实实的回红河县去,秦书凯有什么样的安排,轮不到你来考虑。
  张东健捏着鼻子走了,尽管被唐小平骂的狗血喷头,他心里却有数,如果唐小平不把他当成自己人,是不会当着自己的面,如此失态的,听他刚才骂人的口气,明明他心里对这次的调整也有些不满,真要是这样的话,底下必定还有好戏看。
  董副书记是最精明的,他把所有的事情看得相当透彻,这次的较量中,张东健输的相当彻底,秦书凯倒是大获全胜,尽管依旧有传言在说,秦书凯很快要离开红河县了,可秦书凯操纵大局的稳妥劲,让底下很多干部心里都踏实了不少,即便是秦县长要离开红河县,他能为下属做的事情都顺利做成了,当下属的不就是为了领导给个合适的提拔机会吗?不管秦县长是不是要走,自己的目的达到就成了。

  董副书记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有关养殖场是张东健女儿承包后又转包赚钱的传闻,正在慢慢的张扬开来,他心里琢磨着,这必定是秦书凯还击张东健之前放出不利于自己消息的应对手段,只怕张东健这阵子要有烦恼缠身了。
  跟董副书记预料的一模一样,当消息越传越广,张东健相当被动,本来他的女婿因为黄瓜滞销的事情被抓后,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正式的结论,现在这个传闻又把他的女儿给绕进去了,这种时候,又出现这样的传闻,对张东健的领导威信来说,是又一次沉重的打击。
  张东健很快意识到小道消息流传甚广,对自己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于是找来秦岭振商量解决办法。
  张东健的办公室里,秦岭振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在沙发上听张东健重复唠叨着同样的内容。
  张东健说,秦县长,现在关于养殖场的传闻实在是太多了,这件事不能一直没玩没了的传下去,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麻烦了。

  秦岭振点头说,是啊,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搞鬼,是不是让公丨安丨局出面调查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