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80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叫华小峰,是张启灵的一个学生,也是刚从华尔街回来的一个金融天才。
  “我知道了。”
  张启灵说道。
  他的声音很平稳。
  但他的身体,还是忍不住发抖。

  饶是见惯了风浪,但牵扯到足足八百亿的豪赌,他张启灵什么时候经历过?由不得他不颤抖!
  这次要是赢了,这八百亿,恐怕能变成三千亿!
  三千亿啊。
  这是什么概念?
  都能在中东等地,买一个中等国家当皇帝了!

  比尔盖茨当了那么多年首富,他的财富全加起来,换算成人民币,也只有两千亿左右吧。
  可以说,他正在创造一项金融史上的神话!
  在短短三天时间内,硬生生堆出一个世界首富!
  但若是输了的话——
  他张启灵死定了。
  这满屋子的金融操盘手,也绝不会有活路。
  如陈咬银、张大标张大致兄弟、马天烈等人,身家十几亿的大老板大富豪,也会彻彻底底倾家荡产,除了自杀绝不会有第二条路走!
  这是一场把所有人身家性命,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摆在台面上的惊天豪赌。
  赢了,所有人的身家,都至少往上翻三倍。
  输了,那就把命砸进去!
  风险很大。
  但没有人打退堂鼓。

  这是一个很疯狂的事情。
  似乎参与这件事情的几百人上千人,全都得了失心疯。
  但只有当局者才清楚,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人是疯子。
  他们很聪明,也很清醒。
  他们所以这么狂热,这么不顾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
  他们信任这个人。
  愿意为他卖命。
  愿意为他豁出所有。
  这个人叫陆长青。
  小爷陆羽,少帅陆长青。
  他有紫微命格。

  他生来就是帝王命。
  他有天地大气运加身。
  他只可能赢,绝不会输。
  “张哥,疯了,真的,大家都疯了。这种狂热,只怕只有当年的党-卫-军对那个叫阿道夫的大魔王才有吧……”
  华小峰说,苦笑。
  “小峰,有句话,叫不疯魔,不成佛。我们做事,一味地理智,不见得就是正确的,有的时候,我们都需要一点狂热,一点热血。当然,你也可以把它归纳成……理想。”
  “理想。”
  张启灵重复着这两个字。
  “对,就是理想。”
  他嘿嘿一笑,笑得极为开心。
  张启灵已经不年轻了。
  四十多岁的年纪,差不多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

  头发胡子都有些灰白了。
  遥遥看去,好像被铺上了一层霜雪。
  这种年纪的男人,怎么算也不可能是小鲜肉,甚至大叔都不算,过几年就要被叫老爷爷了。
  绝对的老男人。
  这种老男人,还跟小年轻一样,开口闭口,把理想二字挂在嘴边,绝对算得上突兀。
  但张启灵丝毫不觉得别扭。
  相反。
  他很喜欢现在的状态。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谁说老男人就不能谈理想,老男人就不能有热血?

  他年轻时候,步步为营,钻研算计,活得像个老头子。
  现在年岁渐长,却变成了一个狂热的理想主义者,比小年轻还像小年轻。
  如此这般,就好像一个颠倒的轮回。
  造化的神奇,正在于此。
  “可是……张哥,我怎么听人说……陆少帅他……已经跑路了!”

  华小峰低声说道。
  “跑路?”
  张启灵大笑,“傻小子,怎么可能!全天下的人都可能当懦夫,唯独少帅不可能!你知道少帅已经跑路了这条消息是谁放出来的么?”
  “不是皇甫奇和南宫问天他们?”
  华小峰疑惑。

  “当然不是。”
  张启灵笑了笑,“这条消息,恰恰是我和坐镇孙家的王玄策王状元放出去的。”
  “这……怎么可能?”
  华小峰张大嘴巴。

  两军对垒,军心稳定,至关重要。
  哪有临阵之前,自乱阵脚的?
  张启灵道:“第一,我们的军心很稳,绝不会动摇,我们有这个自信。第二,不把这种流言放出去,皇甫奇那一方操纵的外围赌盘,有那个胆子,接我们的八百亿么?退一步讲,哪怕有胆子接,会给我们那么高的赔率么?”
  他冷冷一笑:“小峰,明日西湖大战过后,这华夏江南的格局,就将彻底大变。皇甫家和南宫家,这两大世家,屹立江南数百年,一直站在金字塔的顶峰,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他们太顺利了,也太成功了,几百年来,没有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对手,他们哪怕原本都是猛虎,现在爪子和牙齿,也退化了,变成了两头体态臃肿的肥猪。而我们是什么?”
  他自问自答:“少帅告诉我,我们是狼,我们是饿极了的孤狼,我们要吃肉,我们要喝血。所以我们求得,不只是战胜皇甫家和南宫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两个家族,底蕴太强大了,若是一击不死,往后就会带给我们无穷无尽的麻烦,所以这一次,我们要瞄准他们的咽喉,把我们牙齿磨砺到最锋利,一下子咬断他们的喉管,咬断他们的气管,咬断他们的动脉!”
  “这一次,我们以八百亿做杠杆,赢他们两千多亿!他们就是数百年的大世家,也绝对承受不起。除了死后一条,绝不会再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听张启灵说着,华小峰无比震撼。

  原来……老师和少帅所求,竟是如此之大?
  可是……他们哪里来的自信呢?
  “小峰,你是想问我哪里来的自信么?”张启灵笑道。
  华小峰点点头。
  张启灵深吸了口气,正色道:“少帅的自信来自于哪里,我不知道。但老师我的自信,来自于七个字。”
  “哪七个字?”

  张启灵道:“他可是陆长青呢。”
  杭州城里,到底如何波云诡谲,如何风雷激荡,陆羽虽然没有见证,但他可以想象。
  流言是他散发出去的。
  这个流言其实不完全是错的。
  他跑路是假的。
  但他这三天,真的不在杭州城。
  他去了许多地方。
  第一天,他先悄悄回到江海,带走了吕奉先和武媚娘,再乘坐江海飞往北地的飞机,中午抵达吉林,接着开着一辆早就提前准备好的路虎,提着两瓶上好的好酒,扛着许许多多的礼物,花了半天时间,带着一条狗一只隼,回到了他曾经待过三年的地方。
  长白山深处,刘家沟。
  有个老头子的坟在这里。
  两年了,陆羽没有回来看过。
  这一次,他想跟老头子好好喝一次酒、叨叨磕。
  不醉不归。

  长白山脉深处,大概是一个长白县的地方,再往西晃荡个十余里山路,就会发现一个小村落依山而建,村落不大,撑死不过百十户人家。
  如果说长白县这个全国排的上号的贫困县是地处偏僻,于世隔绝的话,那么这个名为刘家沟的小村落毫无疑问要加上一个更字。
  日期:2017-03-16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