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9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张清扬正色道:“你为她们找的那个小岛,听说四季如春,风景秀丽,可惜啊……不能总让她们生活在那里,你说是吧?我已经把她们来接来了。”
  “你……你说真的?”

  张清扬掏出电话,打给了门外的徐志国,说:“你让小贾给我打电话,我让杨先生听听雪姐的声音。”
  徐志国马上明白了领导的意图,答应一声。没多久,张清扬的手机就响了,他望着杨校农得意的笑了笑,这才接通电话:“喂,让雪姐接电话。”张清扬对电话另一头的小贾说道。
  张清扬说完,把手机交给杨校农说:“你们可以聊聊……”
  “喂……你是方雪?”杨校农的手在抖,他的声音也在抖,他不知道张清扬已经知道了多少杨家的事情。但就凭他能把这对母子找出来,杨校农就已经害怕了。
  “二哥,你真的是二哥?”方雪不敢相信地问道。

  “方雪,你告诉我,你在哪呢?你安全吗?”杨校农怀疑刚才张清扬是在骗他。
  “二哥,对……对不起……”方雪哭了,哽咽地说道。
  第612章
  一听这话,杨校农就知道完了,张清扬说得是真的。
  方雪接着说:“二哥,我……我在辽河,不过你放心,他们对我很好,并没对我怎么样,也没什么要求。”
  “方雪,你……你都和他说了什么,他知道孩子……”
  不懂杨校农说完,张清扬就把电话抢过来挂断。他望着杨校农笑:“你是想问我知不知道孩子的身世吧?”
  杨校农疯了似地喊道:“你知道又怎么样,他的确是我的儿子,可是我恨方雪,当初是方雪引誘了我,才生下了这么个儿子。所以我要带儿子走,而不带方雪!你知道我也不怕!”
  张清扬好奇地盯着杨校农,问道:“按你这种说法,是杨仆老先生的护理医生引誘了你,是这样吗?”
  杨校农没想到张清扬连这事都知道,便说:“是又怎么样,当初我就看这个女人不顺眼,可是爸爸非要把她留在身边,有一天我喝多了酒,回家看爸爸,她就趁机对我……”
  张清扬不等他说下去,无奈地摇了摇头:“杨校农,你说真话吧,编这些慌话有意思吗?你也不想想,我敢把方雪带回辽河,那就说明我知道了一切。我知道了这个孩子并不是你的!”

  “不,那个孩子是我的!”杨校农痛苦地喊着,这是杨家的耻辱。
  张清扬不忍心逼他,可还是说:“那个孩子的确是你的,但不是儿子,而是……”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杨校农痛苦地抱着头:“家门不幸啊……”
  张清扬没说下去,言归正转道:“我们说正事吧。你之前说的合作方式,你把你知道的一切写出来,我放你一条生路,但是你不能带着孩子走。我和你说实话,我留下孩子就是用来要挟你,我的目的是担心你出国以后说我们坏话,所以这个孩子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带走。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出去以后在这个世界上消失,那么我就会好好对待这个孩子,把他养大成人,也算是帮你一个忙吧。你同意不?”

  杨校农的头一直低着,他在盘算。房间里安静了十来分钟,他这才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出去以后隐姓埋名?”
  张清扬点点头,“这对你来说不是难事,我知道你在国外的银行有大笔的钱,足够你生活几辈子了,你只要安心生活,不问政事,我就会信守承诺。”
  杨校农低着头:“我把孩子带走,你就不能相信我?”
  “不能!”张清扬坚定地说:“杨校商现在在国外天天对着报纸骂大陆官方,你让我怎么相信?”
  “我和他不一样!”杨校农说。
  “总之,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好好想想吧。”张清扬抽出一根烟点上,站起来望着窗外,“你看看外面,那是自由。”
  杨校农没有吱声,而是拿起张清扬的烟盒抽出一支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切好像停止了一般。张清扬也没有催他,他知道杨校农在面临着一次人生的大选择。不过,他需要给他提个醒,他说:“有件事,也许你还不知道,肖小军等人被我抓住了,陈水镜死了。”

  “陈水镜死了,有人要安心了。”杨校农说,“什么也别说了,我答应你,我相信你的人品。”
  张清扬点点头,说:“你记住我说的话,我说的是你把你知道的有关龙华大案所有的人都说出来,并且讲清楚三通集团那些隐藏账本上的暗语是什么意思,总之一句话,我要你全部坦白!”
  杨校农的脸皮抽動了两下,问道:“你真的要牵出全部的人?”
  “既然要做,就要做大的,我是冒着死的危险放了你,你不是不知道!”

  “好吧,我可以说出来,但是你别怪我给你引祸上身!”杨校农也站了起来。“我一但说出来,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
  “你需要多长时间?”张清扬问道。
  “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吧,有些证剧不在我这里,被我藏了几起来。而有些人在我脑子里,我需要把他们写出来……”
  “好吧,你不要急。”张清扬知道与他的这个交易很危险,假如有一天这个交易被揭发,那么他将身败名裂。可是他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龙华大案已经办理了半年之久,虽然抓捕了几百人,但真正的大头还没有被牵联出来,他需要做点什么。
  当张清扬要离开的时候,杨校农又说:“你要好好安排我的……出路……”
  “放心吧,我保证你的安全。”张清扬头也不回地离开。
  张清扬在回去的路上,脑中还想着那对母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方雪是杨校农的父亲杨仆老先生的护理医生,两人在一起几年之后产生了不倫之恋,虽然两人的年纪相差三十多岁,但还是发生了肉体关系。痴心的方雪为杨仆老先生先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件事被杨家的子弟知道以后,气急败坏。但是在杨仆老先生的劝说下,他们又不能对方雪怎么样。无奈之下,方雪只能离开杨家,在杨校农的帮助下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

  想到这十几年来这对母子的辛酸,张清扬就觉得方雪很伟大。这个女人爱上杨仆,因为这份爱,她的一辈子都被毁了。想到方雪,张清扬便想到了柳叶,有些人真的是失去才知道珍贵。当柳叶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关心过那个女孩儿到底有多么的爱自己。可当她为他而死后,张清扬才后悔当初没有收下这个女人,没有好好的爱护这个女人。
  当柳叶消失的时候,张清扬才明白自己的不想伤害别人,其实就是一种伤害。爱情是不能用事俗伦理来约束的。女人多了又如何?風流多情又如何?只要彼此愿意,彼此真心相爱,只要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多几位红颜知己又有什么问题?一想到柳叶,他就禁不住想哭,在他的心里留下了这么一份最美最纯的爱。他们两人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可是这份爱会让张清扬感动一生。
  日期:2016-11-12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