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5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水中出来,男人和兰彩萍很有默契的拥吻在了一起,但兰彩萍已经感觉到,男人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强大,他需要一个慢慢长大的过程。
  “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好啊,好久都没享受你的按摩了!”男人也知道,自己需要一个缓冲。
  房间的温度很惬意,空调已把室温调得恰到好处,男人身上盖着一条薄薄的毛巾被,旁边的沙发上,放着他脱下来的衬衫和长裤,兰彩萍笑吟吟地上了床,上身依靠在他的身边,她感受到了男人身上的热度。

  男人偏过头看了兰彩萍一眼,很熟练地伸过手臂,把她搂在他的怀里。
  兰彩萍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就像女儿和父亲亲热的相拥。他用另一只手,在兰彩萍的身上抚着,男人的嘴里呼出来的气息,有绿箭口香糖的味道,他的手停留在兰彩萍的胸脯,她听到他的赞叹:“你真可爱!”
  他对兰彩萍的赞美,激起了兰彩萍的微笑。是啊,哪个女人不喜欢男人的恭维?
  他说:“你的皮肤光滑,就像江南的丝绸。”他的目光中,饱含着欣赏和怜爱,和那些淫邪的男人完全不同。
  兰彩萍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按摩手艺,也为了不使自己完全陷于被动,以便彼此接下来的过程,她说:“请您躺下吧。”
  兰彩萍把毛巾被掀开了,看到了他保养很好的身体,腹部没有别的老男人那样大腹便便,他的物件微微隆起,并动了动,和兰彩萍预计的一样,中年男人大多是慢热型的,从心动到冲动,有个加热的过程,不像有的年轻人,一触而蹴,上了战场又很快丢盔卸甲,所以说,中年人也有自己的优势,就是他们的技巧和耐力好,他们懂得女人的心理,知道女人需要什么,善于把女人带到快乐的巅峰。

  这可能就是“巧干和蛮干”的区别。
  说实话,很多女人更愿意和中年男人在一起,享受他们的呵护和体贴,不太喜欢青年男子的幼稚和粗鲁。
  兰彩萍就从男人的脚部开始按摩了,脚的功能不仅是走路,它与人体的经络关联很大。很多风湿病,就是从脚部寒气入侵造成的,当你睡觉前,用热水泡脚,会让你舒心安神,提高睡眠质量。那些生意红火的足浴房,除了表里不一和夸大其词外,也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足浴确实对人的调养有帮助。
  而兰彩萍显然对这些很熟练,这可能和她刚出道,弄过一个洗浴城有关,那时候她还是什么都想学,什么都能接受的年代,按她们洗浴城按摩程序,通常从足摩开始,依次往上,腿、股、腰、胸、脖、头等。脚距离心脏最远,神经末梢和血液循环不是很灵活,所以更需要以按摩来激舒筋活血。

  兰彩萍听过一个带班经理说,有的给客人按摩是从上而下的,这和练武一个道理,门派不同,各有各的练法。
  兰彩萍在男人的身上,时轻时重地按摩着,她很细心,也很用心。他是兰彩萍的依靠,他给予兰彩萍的保护,远远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兰彩萍说:“老天,最近您的工作忙吗?”
  男人说:“忙,天天忙得焦头烂额,难得有空出来放松一下。”

  兰彩萍说:“市里都在传吕秋山要当市长,你怎么看!”
  “大概差不多吧,这老小子,不知道走了那条路线,硬生生的冲上去了!”
  “没事,你岁数又不大,迟早还能再上一步!”
  “哎,谁知道呢,这次我也算尽力了,但很可惜,吕秋山那杂毛还是棋高一着,被他抢先了。”

  “看看,不淡定了吧。”
  兰彩萍可以感觉,男人在他的按摩下,完全是一副享受的表情,他很投入地感受着兰彩萍的每一个按摩动作,兰彩萍在他小腹按摩时,以拇指和食指,在他的大腿根部稍稍用力地揉压着,她看到了他那里开始微微的跳动着,当兰彩萍俯在他的胸前,双手在他的肩膀上推拿,他看到了他热烈的目光,她了解到他内心的渴望。
  兰彩萍轻轻问道:“您感觉舒服吗?”
  男人点点头:“嗯,真舒服!”
  男人张开双臂,一把将兰彩萍抱住,用力拉在了他的身上,兰彩萍感受到了他粗重的喘息,他有些慌乱地吻着她的脸,他找到了她的嘴唇,用手掌抚着她的头,在她的嘴唇上探索着。
  男人一边吻,一边在兰彩萍光洁的背上滑动,兰彩萍并没有小说里写的那种过电的感觉,只是感觉还不错,很舒服,像一只小手被人捧在温热的手心。她滑落在他的身边,他腾出一只手,沿着兰彩萍平滑的小腹,耐心地抚着。

  兰彩萍的心里渐渐温热起来,似乎有一根导火索,被他找着了,在他的挑拨下,兰彩萍生出了一点点朦胧的渴望,心想:其实他也不错,年轻人人哪有他这样的温柔和体贴呢!
  男人卸去了她的睡衣,兰彩萍偷偷瞅了一眼,发现他已经很蓬勃了,而兰彩萍感觉自己,也如细雨淋过的草地般湿润,她能感受到他的热量,她的心理和生理,萌生了原始的渴望,希望有人填充她内心和身体上的虚空。
  她突然迷乱地说:“我受不了啦!我要……”
  男人就像得令的将军,向兰彩萍发动了冲锋,兰彩萍感受到他在用力,感到他猛然一沉......。
  男人在呼呼喘气,他的额头有汗滴在兰彩萍的脸上,她体会着那种挠痒的感觉,身体不由自主地有点颤抖,渴望着他的碰撞和压迫,神话中的亚当和夏娃,为何经不住禁果的诱惑了,原来这种感觉十分奇妙,让人兴奋和快乐,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兰彩萍感觉自己像在荡秋千,晃晃悠悠,很写意。突然,她感到他一哆嗦,一股热流击中了兰彩萍的深处!兰彩萍一阵发酥,双手紧抓着床单,好让自己沸腾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男人躺在她的身边,他温热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脸,悄声说:“你真美!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
  “嗯,我也是!”
  “小萍,我也知道,我这个岁数啊,可能已经不能满足你,我不会捆绑你的自由,所以,你适当的在外面调节调节,我也能理解,只是,不要惹出麻烦,不要吧自己陷进去!”
  “嗨嗨,老头,你瞎说什么啊,你打听打听,我是那样的人吗!”

  说着话的时候,兰彩萍的心里还是有点愧疚的,实际上很多次她都想着找个年轻男孩试试,她的第一次是给了这个老男人,怎么多年了,她真的很想试试别的味道,试试那种冲动的,莽撞的,强悍的滋味。
  想到这些,兰彩萍又一次的想到了夏文博,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本来,自己是可以让他得到身心的愉悦,可惜,他自己选择了另外的一条路,这可怪不得我兰彩萍心狠手黑了。
  第五百五十三章:憔悴
  今天天还没有亮,大概是五点左右,整个东岭乡的乡政府都变得吵吵嚷嚷起来,夏文博也被吵醒了,他知道,下面是各村到县里参加两会的代表们,他洗漱一下,收拾好几分材料,和万子昌等人一起,开上了东岭乡所有的小车,哗啦啦一大堆人,往到县城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