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0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怕你不成?”彪子也把目光投向高峰,随即又赶忙收回,“不过我没必要陪你玩,你也不要把我当成玩物。”说完,干脆闭上了眼睛。
  高峰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也不再说话,审讯室静了下来。
  监听室里的楚天齐一笑:“老曲,没想到啊,你这才来十一、二天,就鸟枪换炮,连测谎仪都有了。什么时候有的,怎么没见你们使用啊?”
  曲刚神秘一笑:“暂时保密,说出来就不灵了。”
  “哈哈,至于吗?该不会是你们用的什么障眼法吧?”楚天齐疑惑的看着对方。
  “局长,你看,测谎仪到了。”曲刚说着,一指监控屏幕。
  楚天齐转脸看向屏幕,只见出去那名丨警丨察已经进屋,丨警丨察手里拿着一个物件。仔细盯着看了看,楚天齐问:“我怎么看着像是录音机,好像测谎仪不是这个样,也比这个大多了吧?”
  曲刚“嘿嘿”一笑:“这是新型测谎仪。”
  此时,审讯室里有了动静,是丨警丨察手里那个物件发出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是我找人打了姓曹的,跟彪子无关。”
  “啪”的一声响过,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楚天齐一笑:“这不就是录……”
  还没等楚天齐说完,审讯室里传来一个嘶哑的喊声:“跟她无关,她胡说,都是我一人干的。”
  楚天齐注意到,屏幕中那个人使劲摇晃着身体,就像要挣脱那把特制椅子似的,嘴里则不停的喊着“我一人干的”、“跟她无关”、“她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话。
  彪子吵嚷一番,情绪渐渐平静,又停了一会儿,才说道:“曹阳是我找人打的。”

  听到这句话,监听室和审讯室干警都松了一口气,侧耳倾听起来。
  彪子继续说:“我自己有一个建筑队,经常包一些工程,但我没有相关资质,也没有相应的技术队伍,包不了大活,只能是轻包,只包人工的那种。轻包活都需要从其它建筑公司去分包,因此我就会刻意去接触一些建筑公司的领导。我知道王耀光是昊方地产公司的司机,便刻意接触他,以期有朝一日能够用上。
  前两年的时候,我手里不缺活,有时都干不过来,就没和王耀光提起接触昊方公司高层的事。但今年工程一下子不景气起来,我就想着让王耀光帮我联系一下,为此我也下了血本,又是替他还钱,又是帮他平事。可二十多万投出去了,别说是昊方高层,就连成康项目部的曹阳也没见到。后来我就追问王耀光,他总说曹阳忙,让再等等。又等了些天,还是连个人毛都没见到,我就又问王耀光,他支支吾吾的推三阻四,意思是曹阳不想见我。我顿时来了火,就想找几个哥们会会曹阳,结果那几个家伙也不知怎么搞的,不但没约上曹阳,还把曹阳打了。

  我一看事情弄砸了,就又找王耀光,主动‘借’钱给他,用钱赌他嘴,让他不要声张。王耀光拿了钱,果然没有胡咧咧,我以为这事就慢慢平息了。不曾想,到头来还是他出卖了我。这些事情都是我一人策划、实施,我女朋友根本不知情,请你们不要为难她。”
  听着彪子的交待,楚天齐冲着曲刚一笑:“老曲,你们挺有招呀,那个乔小敏怎么就交待了?”
  曲刚“嘿嘿”一笑:“谁说她交待了?耳听未必为实。”
  楚天齐“哦”了一声:“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曲刚卖起了关子:“先听他交待,然后我再揭谜底。”
  楚天齐点指对方:“好小子。”然后再次把目光投到屏幕上。
  监听耳机中传出高峰的声音:“彪子,就因为曹阳没见你,你就指使凶手伤人?这似乎逻辑不通呀。即使要动手,也应该是对王耀光才对,毕竟你的钱花在了王耀光身上。”
  “这事主要是被那四个家伙弄拧了,另外我当时也欠考虑。”彪子回答。
  “可那四个人明确说过‘你们是黑心商人,专榨老百姓的钱’,还问曹阳‘走不走’,临走时又警告‘小子,要是不走的话,还揍你’。这又是怎么回事?”高峰提出了疑问。
  “这就不清楚了,可能是他们临时发挥吧。”彪子给出了解释。
  高峰“嗤笑”一声:“好一个临时发挥,你倒挺能自圆其说。那我问你,你为什么又打那两家公司的人?难道也是因为对方不包工程给你,或是不愿见你?”
  彪子摇摇头:“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我只对曹阳被打负责,其他人被打和我无关?”

  听到彪子这句话,监听室二人全都“哦”了一声,心中疑惑:这怎么和推测、判断的不一致?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楚天齐手机在响。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厉剑,什么事?……有这种事?什么时候的事?……哦,哦,好的,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楚天齐站起身,对着曲刚道:“老曲,你们继续。有一个新情况,我得马上回去,有事通电话。”说完,走出了屋子。
  来在屋外,楚天齐又拨出了电话,电话一通,他直接道:“老曹,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说完,挂断手机,下楼而去。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十一月十六日。
  早上上班不久,楚天齐就给曲刚打电话,可电话通着,却没人接。

  刚把电话放下,电话却响了。以为是曲刚回话,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来是王永新办公室号码。
  迟疑了一下,楚天齐抓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
  “楚副市长,来我办公室一趟。”听筒里传来王永新的声音。
  楚天齐道:“好的。现在吗?”
  “是的。”答过之后,随着“啪”的一声响动,王永新声音戛然而止。
  楚天齐没有立即起身,而是点着一支香烟吸了起来,直到吸完整支香烟,才走出了屋子。
  来在市长办公室,刚刚坐定,常务副市长彭少根也来了。
  扫了沙发上彭、楚二人一眼,王永新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俩知道吗?”
  彭少根说:“十一月十六日。”
  楚天齐接着道:“星期二。”
  王永新“噗嗤”一下乐了:“这些我还需要问吗?直接看台历就可以了。我是说今天有什么约定,是什么事到期的日子?”
  “约定?到期?”楚天齐摇了摇头,“不太清楚。”
  彭少根道:“想不起来了。”
  “二位,你们是开玩笑呢,还是真不知道?”王永新脸上阴了起来,“十月十七日,在专题会上,我特意强调‘限期一月破案’,难道你俩都没当回事?”
  “市长是说这事呀,我一直记着,还要求城建局务必倒记时计算,只是刚才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主要是这些天总惦记这事,休息不太好,反应也就慢了一些。”说着话,楚天齐还在太阳穴上按了按,“到现在还有些黑眼圈呢。”
  日期:2017-10-1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