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25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伸手把女人搂在怀里,轻轻的用嘴巴啄她的俏脸,脖颈,胸前的两只大白兔,幽幽的从嘴里说出一句,我又何尝舍得离开你。
  只是这一句话,已经足够让女人柔肠寸断,让女人深深的了解男人此刻的矛盾心理,毕竟太阳总要如常升起,短暂的美妙感受已经成了过往,需要面对的还有漫长的以后。
  金市长总算是放手了,男人又反复亲吻了几次后,才不舍的表情离开。
  这次台湾之行,秦书凯可真是赚大发了,在他的心里,他拿下的可不是一个美女,而是一个市长,有了这个市长对自己死心塌地,就算唐小平背后想要对付自己,市长必定拼力保全,再有常崇德从上头发话,唐小平对自己有再多的腹诽,也只能暂时藏在心里,这次的干部调整,他不得不给自己一个满意的交代。

  金市长第二天上午起床后,精神明显好转,身边的一溜服务人员赶紧张罗着伺候金市长打道回府,金市长回到了普安市,而秦书凯则继续前行,回到了自己的红河县。
  回到红河县后,立即接到贾珍园打来的电话,问的还是跟董副书记一样的问题。
  贾珍园恭顺的口气说,秦县长,从市里传来消息,您这次要走出红河县里?这消息是真的吗?您要是走了,我们这些老部下可真是有些舍不得呢?还指望跟着你干呢。
  秦书凯听了这话,心里不有冒出诸多想法,到底是谁在背后传自己的诸多言论,自己上次去省城活动的事情,即便是有人知晓了一星半点,也绝对不可能知道全部,背后嚼舌头的人,不知道是何居心。

  秦书凯心里清楚,贾珍园是担心自己这个县长真要是走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她作为老县长手底下的人,也难免受到冷待,于是宽慰说,贾书记多虑了,不管市里怎么安排我这个县长,暂时情况下,我本人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即便我真的要走,市里有马副市长帮忙周旋,你在开发区里好好干,也没人敢动你开发区的心思。
  秦书凯一语道破了贾珍园的心思,这倒是让贾珍园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她赶紧解释说,秦县长,您要是有进步,咱们这些老下属也跟着沾光不是吗?马副市长倒是跟我说了,现在市里对这件事传的厉害,人人都在猜测秦县长的新职位,我也是心里有些好奇,想要从老领导这里挖到第一手的信息,心里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秦书凯正色说,贾书记,这件事恐怕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这样的传言积极意义并不大,反而让我在短时间内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说不定是有人故意散布言论,其人只怕居心叵测啊。
  贾珍园听了这话不由愣了一下,随口应付道,不会吧?谁会这么无聊,要是没影的事情,传来传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秦书凯苦笑了一声说,这年头,人怕出名猪怕壮啊。
  贾珍园听后,半晌没出声。
  贾珍园的电话刚撂下,冯燕的电话就打来了,问他从台湾回来了没有。
  当听说秦书凯已经回到红河县,冯燕一副神秘兮兮的口气低声说,你今晚悄悄的过来一趟,我有事要问你。
  秦书凯笑道,有什么话,在电话里说也是一样的,何必还要等到晚上,你这不是吊我的胃口吗?
  冯燕问的问题跟贾珍园的问题如出一辙,秦书凯有些无奈的笑道,你这又是听谁说的?
  冯燕见秦书凯的态度并不明朗,在电话的那头分析说,我就说嘛,这么大的事情,你要是真要离开红河县了,怎么着也该提前跟我支会一声,我这里什么消息都没有,外头倒是传的热热闹闹,一定是假新闻,也不知道谁这么无聊,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秦书凯说,你也别大意了,有道是空穴来风,官场的很多事情都是有变数的,谁又知道放这些消息出来的人到底是何用意呢?
  冯燕说,还能有什么用意,先把水搅浑再说呗,这红河县里,谁不知道我这酒店是你秦县长罩着的,你要是一走,一些人就敢在我的酒店里撂脸子了。
  秦书凯心里不由一凉,这世道果然是各人自扫门前雪,就连冯燕打电话给自己问询,也是因为担心一旦自己离开了,酒店的生意会受到影响。
  细想起来,不管是董副书记,贾珍园,还是冯燕,个个表面上都很关心自己的调整问题,本质上更关心的其实是自己的官位和生意,没有了自己的照应,他们这些人在红河县对局面的掌控多少会受到影响,这才真正算得上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
  可即便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也分得清很多得失,说到底,每个人心里最在乎的还是自己的得失,真正关心自己仕途前景的又有几人。
  尽管此刻是下午时分,午饭刚刚吃过,秦书凯却有种想要喝酒的冲动,一醉解千愁,自己表面上看起来,家庭幸福,事业有成,身边美女如云,可为什么感觉不到幸福呢?秦书凯的心里疑惑是有道理的,私底下放出消息的人正是张东健。
  张东健从唐小平那里知道省里有人打招呼要提拔秦书凯后,心里相当的不痛快,三十出头的年纪竟然就要当县委书记了,这孙子进步的速度也忒快了点吧。
  张东健原本心里对秦书凯就有诸多不痛快,现在又是红眼病发作,他心里担心秦书凯真要被提拔了,自己的县委书记位置就要被逼着让出来,心里一着急便四处摆活秦书凯的不是。

  张东健的本意就是要秦书凯成为众人的焦点,让所有人都知道,秦书凯那混蛋,这么年轻竟然就要被提拔了,这小子坏事做了一箩筐,竟然还要被提拔当书记,自己这个老书记要是不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那才是天理难容啊。
  张东健担心自己要是再不折腾,只怕秦书凯提拔当了县委书记后,自己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于是要提前挑拨起民愤来,让秦书凯的诸多恶名先出来,当他成为别人的焦点时,难免有一些在秦书凯的工作中得罪的有心人,添油加醋配合着,就这样把秦书凯放在明处烧烤着,等到考察组下来的时候,形势对秦书凯必然不利。现在的张东健就像是一个快要被人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他无力改变现实,却可以在玩具被抢走之前,先哭哭啼啼的向所有人抱怨对手对自己的无理欺负。

  秦岭振按照秦书凯的安排,一直在张东健身边潜伏着,这次秦书凯一回到红河县,他立即私底下向秦书凯汇报了张东健最近的动态。
  按照秦岭振的汇报,不仅张东健整天琢磨怎么败坏秦书凯的名声,县委组织部的部长也在其中起到相当有份量的推手作用,没有县委组织部长从旁协助,仅靠张东健一个人的力量,不可能把动静闹的那么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