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职业送葬人,一辈子只做两件事:替死者说话,替活人保命》
第33节

作者: 尸身人面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女孩几乎和我梦里长得差不多,只不过脸上的颧骨处有点皴了,发红蜕皮。她穿的不错,背的书包却是却有点陈旧,侧身包、很民族的小花。
  女孩叫吉雅、蒙汉通婚后的混血儿。个子比我还高,分坐的时候就做到了我的前面,我同桌说她个子高看不见,我们俩就成了同桌,她看了我一眼,就在我们中间画了一条线,我斜着眼睛说,你画歪了!

  这个吉雅运动能力超强,有一次上体育课跑50米,她不想和女生比,体育老师校长问她想和谁比,她指了指我。我是有名的飞毛腿好吗?结果她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我都摔倒在终点,成绩还差两秒!
  我们男生都笑我,说我干不过一个女人。这事很快平息了,吉雅和男生称兄道弟还踢足球,不仅能跑还能撞,男生都怕他。
  有一天,她把我俩中间的三八线擦了,我问为啥?她说妈妈和她说过,不欺负弱者。我赌气的重新画上,说我不是弱者,她斜着眼睛说画歪了。
  吉雅放学后从不回家,不管是不是她值日,都帮着干,很快破格提升劳动委员。顺便说一句,我是数学课代表。她问我,劳动委员能不交作业吗?我说不能,她说谁不用教数学作业,我说数学课代表,吉雅找班主任说不当劳动委员了,要当课代表,老师问她为啥,她说不想交数学作业。结果我被叫到办公室,回来后我俩正式绝交。
  有一天,上课没带铅笔盒,就和吉雅和好了,借了笔和橡皮。吉雅说放学不想回家,问我去哪玩?我说游戏厅,她说放学让我等她,结果让我帮忙搬凳子。
  日期:2017-10-16 18:35:49
  到了游戏厅,吉雅都看呆了,她零花钱多,我有技术。我们是最佳拍档!
  那天我也发现了一件事情,吉雅兴奋的挽起袖子,她胳膊上是一道道狰狞的伤疤!
  我和吉雅关系越来越好,她说话的时候贴着我的耳朵,弄得我老提醒她,吃饭的时候,别吃生蒜。

  有一天,吉雅上学的时候,眼睛哭得红红的,她没交数学作业,根本没写,书包里就几本书和一把磨的锃亮的小刀,一看就开过刃。
  上课前,她出去了。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回来,初二那年,好多女生都那样,上课前突然离场,一天不来。
  第二天来的时候,女生就围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生怕男生听见一丝一毫,对于这种男生总保持着玻璃般的好奇心。
  直到有一天生物课老师让自己看,很多男生才恍然大悟。
  吉雅的离去,并没有让同学感到怀疑,只有我心里跟长草一样,安静不下来。
  日期:2017-10-16 18:36:14
  不知道为啥,脑子老出现梦里看见的那个吉雅,她看上去脸色苍白,和平时不大一样。
  半节课后,我忍不住了,和老师说要上厕所,老师生气的让忍着,我说忍不住要尿裤子,同学哄堂大笑。

  学校的篮球场是沙地,木制的篮球架子,蓝色的油漆掉了很多,灰突突的,看着特萧条。吉雅就在那坐着,我走过去推她一把,问咋不上课?结果她一下子倒在地上,牙齿紧咬,脸色白的吓人。倒地以后,手腕上的伤口还冒着血泡。身子底下的沙地都红彤彤的一片。
  我抓着她的手腕,拼命的喊,惊动了老师和学生,七手八脚的把吉雅送去医院。
  医生说,失血太多,昏迷着,又不能往城里送。吉雅的妈妈来了,看着很年轻。感觉更像大姐姐。
  医生和吉雅的妈妈说,要是今天晚上醒不过来,就悬了。吉雅的妈妈吓得哭了,说吉雅的爸爸今天下大队了,那边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吉雅要是有个好歹,可咋整啊!
  爷爷来医院接我,看我浑身是血,吓了一跳。我说是吉雅的,爷爷就往病房看了一眼,叹着气说这孩子救不活了。
  我问为啥,爷爷说她不想回来。我一听就哭了,爷爷拍了拍我的脑袋,给了我五块钱。我哭着问,给我钱干啥?爷爷说,用这钱在医院的食堂买点馅饼儿,晚上在这陪这个女孩最后一夜。
  日期:2017-10-17 01:01:36
  我哭着求爷爷救她,爷爷说做不到,还说我脖子的臭石头粘不了女孩的血,要不我也得出事,爷爷让我摘下来,他拿着用清晨的露水洗洗。
  晚上,吉雅的妈妈在病房里陪着,我就在走廊里坐着。饿的发慌,就去买了馅饼,蹲在门外面吃。
  突然,有人和我说,这馅饼闻着真香。我一看是吉雅,高兴的又哭又笑,我问吉雅为啥要给自己一刀。
  吉雅没有说话撸起袖子让我看,纤细的胳膊上,横竖都是刀口。
  吉雅说,刚喇的时候,钻心的疼,不敢用劲,伤口几天就好了。后来,伤口越来越深,却觉得没有那么疼了。
  我说,你这是图啥?
  吉雅笑了,说刀口疼的时候,心不疼。才能看着妈妈的样子。
  我说你妈妈挺年轻的。吉雅听见我这么说,就崛起了嘴,说那不是我妈妈,是狐狸精!
  吉雅哭着和我说,妈妈早就病死了,爸爸是基建科的副科长,天天在外面工作,妈妈死得时候都没有回来。

  日期:2017-10-17 01:02:02
  妈妈死后不到两年,爸爸又娶了这个狐狸精,这个女人啥也不干,爸爸一回来,就缠着爸爸在屋里做那些见不得人的脏事儿。
  我一听就笑了,说人家是夫妻关系,做点事,咋还成见不得人。
  吉雅说我不懂,我说我小学就开始看黄片了,啥不懂。
  吉雅咬着嘴唇不说话。我说其实我爸爸也被一个女的给夺走了,吉雅看着我,我故意卖关子,吃了几口馅饼才说,那个女的就是我妹妹。
  看她不说话,我就说我们都是大人,缠着爸爸妈妈有啥意思?自己活给自己看,你天天老拿刀子喇自己,你妈在那边看着也担心。
  吉雅说妈妈看见会哭吗?我想了想,说不会。然后又补了一句,你妈得拿柳条抽你。
  吉雅问我,妈妈会在那边等爸爸吗?我说不会,你妈妈肯定也找了一个男人,得有人照顾她。吉雅哭着问我,那她咋办?
  我说你活你的呗!长大也找一个男人。吉雅问我愿不愿意当她的男人,我说,你给我买游戏币就行。
  吉雅终于笑了,她说我想回病房,可是我自己回不去,你能送我回去吗?
  日期:2017-10-17 01:02:28
  我站起来说走吧。我在前面走,吉雅在后面跟着,到了病房我推开门,看见吉雅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
  一回头,后面哪还有人影。
  吉雅妈妈问我啥事?突然听见吉雅咳嗽,就冲出去喊大夫。

  我站在门外,看着大夫和护士忙里忙外,突然觉得头沉,一下子就倒在地上。
  我醒来的时候,就在家里的炕上,头沉的厉害。爷爷在我旁边坐着,我一摸,那一串臭石头,又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仔细想想我做过的事儿,赶紧问吉雅怎么样了?爷爷说,今天吉雅爸爸就会陪着吉雅去城里的医院。我放心下来,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爷爷,觉得又被爷爷算计了,他让我拿下臭石头,就是让我去劝吉雅,所谓粘上女孩的血,我也会出事,肯定又是瞎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