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33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甲寅,刑部等衙门论上逆阉魏忠贤及妖妇客氏罪状。帝曰:“忠贤串通客氏,恣威擅权,逼死裕妃、冯贵人,矫旨革夺成妃名号,惨毒异常,神人共愤。其戕害缙绅、盗匿珍宝未易枚举。皆由崔呈秀表里为奸,包藏祸心,谋为不轨。仰赖祖宗有德,阴谋随破,二凶天殛,人心差快。乃五虎李夔龙等,陞权骤擢机锋,势焰赫突逼人;五彪田尔耕等,受指怗威杀人,草菅幽圉,累囚沉狱莫白。其元凶客氏、魏忠贤、崔呈秀早定爰书,虎、彪俱照各官前后所劾,着法司并行依律拟罪,以伸国法。”

  日期:2017-10-16 09:11:00
  (继续)
  朝廷党争愈演愈烈,军队派系之争也随之加剧。前些天王之臣上疏攻击赵率教,而赵率教也自有铁哥们儿帮衬。辽东镇抚严云从是严嵩的曾孙,与总兵赵率教的私交甚密,他上书攻击王之臣的爱将满桂。满桂又一次上疏自述功劳,并说自己原籍山东兖州,不是蒙古人—
  先是,辽东镇抚严云从,总兵赵率教私交也,疏纠宁远总兵满桂。桂具疏辩言:“云从谓臣‘西裔孽种,冒建高牙’。臣原籍山东兖州府峄县,以祖职世居宣府前卫。初任古北路中运,二任潮河川守备,三任石塘路游击,四任喜峰口参将,五任督师阁臣孙承宗副总兵、管中军事。时河西初失,将领无一人音出关者。臣独挺身创守宁远,拮据三(下文缺)六十三匹;十二月干粮坨大战,斩级五十余颗又零斩三十余颗;加都督佥事陞总兵官,仍镇宁远。(天启)六年正月,敌攻宁远三昼夜。臣督率将士战守,斩级二百六十余颗,火炮打死者不可胜数。随蒙经、督二臣题叙及兵部题覆陞荫。诬蔑不情,臣所不能受者一也。又谓‘不遵抚臣约束,夤夜逃归’。今春三月内,宁远镇臣赵率教有‘捣巢’之举。臣闻之,先发官兵曹文诏三百员名径到河上探听缓急,臣随领兵三千,昼夜至锦州面会,以泥泞,率教不果往,以此俱各领兵回矣。臣若夤夜逃归,内、外当事诸臣岂能无一言乎?又曰‘敌围锦州,逗遛观望,敌至宁远,隐身家丁’。臣于五月十一日闻敌兵已至闾阳,即带领标下并马步军三营官丁星驰出关策应。随接抚臣袁崇焕二次手书,初令臣守前屯,再令臣守中前所。臣所收敛中前所军民并安插官兵已定,随闻敌围报急,于十四日到宁(远)时,蒙兵部札副,奉旨令臣驻扎前屯。臣以救援为急,不敢退回。抚臣面云‘彼兵数万,我兵万余,寡不敌众,只在相机解围’。臣带官兵在笊篱山、朱家洼冲砍二阵,将敌兵破败,因无后兵,未敢穷追。两见锦州围困,消息不通,密差二丁刘孟诏、张志明冒险入城侦信,知内乏火药、硝磺,即差家丁黄进等二十五名,各带火药、硝磺送入二次。又差内丁刘官等二十四名,分为二次,惊扰敌营。敌兵穿甲吶喊,一夜不定。其三次放炮惊营之丁止回三名。二十八日寅时,敌从灰山分五股围(宁远)城。臣闻信,即亲督催官兵与敌大战,自卯至酉,彼兵大衄,又火炮打死数多,有令不许割级,皆城上官兵军民人等众目所视者。六月初四日,敌又攻锦州。臣差守备曹文诏等官丁在锦州协力射打一日,敌兵伤亡无数,阵亡我兵吴国志等四十七名,(敌)即于初五日四更退去,锦围方解。锦州万众谁不知见?后督抚科道按臣叙疏,无不以臣为首,岂无灼见?今诬臣‘围锦三日,始微服至城下’,何其谬哉!”(帝)旨褒慰之,令法司提云从究问定罪。

  日期:2017-10-16 10:07:42
  (继续)
  天启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在乾清宫掣签决定内阁大臣,把朝臣公推出的十二名候选人的名字放于金瓶内,先用筷子夹出了四个人名字,应现任内阁大臣的请求又增加了两名。有一个倒霉蛋的名字被夹出来却又被风吹走了,事后才发现落在首辅施凤来的衣服后面。这夹中的六人之中有四人当时还赋闲在老家—
  丙辰,枚卜阁臣,廷推孟绍虞、钱龙锡、杨景辰、薛三省、来宗道、李标、王祚远、萧命官、周道登、刘鸿训、房壮丽、曹思诚共十二人。是时,(帝)召廷臣及吏科都给事中魏照乘、河南道御史安伸于乾清宫,拜天讫卜之。遂凡诸臣名纳于金瓶,箸夹之,得钱龙锡、李标、来宗道、杨景辰名。阁臣以时艰求益,复得周道登、刘鸿训二人。王祚远已夹得,为风所堕,觅之不得,事讫则落施凤来衣后也。于是,晋龙锡、景辰各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宗道以原官兼东阁大学士,俱入阁同首辅施凤来等办事。龙锡、标、道登、鸿训差官行取来京,时俱在籍。

  日期:2017-10-16 10:20:56
  (继续)
  当天,崇祯帝任命了一批六部和都察院的副职,还有国子监祭酒和工部尚书兼总理河道提督等重要岗位的官员—
  李精白仍以太子太保户部尚书管右侍郎事,张惟枢陞工部左侍郎,郭增光陞工部右侍郎,费兆元陞刑部左侍郎,丁启濬陞刑部右侍郎,杨所修陞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协理院事,林釬陞国子监祭酒,张九德陞工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理河道提督军务。
  日期:2017-10-16 10:31:58

  有登天的就有入地的。同一天,魏忠贤的侄子和客氏的儿子被斩首示众,亲属被永远充军发配—
  魏良卿、侯国兴伏诛,客光先、客璠、杨六奇等永戍。
  日期:2017-10-16 10:39:57
  (继续)
  崇祯元年正月十二日,崇祯帝出席文华殿讲读完毕,又令辅臣施凤来等以及讲官孟绍虞在讲幄中侍立,然后召集六部和都察院的大臣们到场进行训话。他说:最近出现了月食,天象示警,需要修身反省,请你们各自发表一下意见和建议。接着,崇祯帝又宣布了两项决定:一、没收魏忠贤侄子的府宅暂不分配,起名叫“策勋府”, 留着以后奖赏在平定东、西二敌作战中的有功之臣。二、免去工部尚书薛凤翔的职务。最后,崇祯帝戒谕群臣说:现在巨奸和群狐已经肃清,监守的内臣也撤了,职权都交还给了你们,没有再掣肘的了。从今天开始,你们要洗清肺肠,在各自岗位上好好干,不得私心图利,破坏国事。如果你们再不忠心竭力,那就太对不起朕了—

  甲戌,帝御文华殿讲读毕,复令辅臣施凤来等及讲官孟绍虞等侍班于讲幄,召部院大臣至,谕之以月食修省,各令陈言。
  以魏良卿第留待东西底定有功之臣,命曰“策勋府”。
  工部尚书薛凤翔免。
  (帝)戒谕廷臣曰:“迩者逆恶罪枢表里为奸,招摇群狐,盗窃国柄;上累先帝之明,下结万民之怨。幸天厌巨奸,早正国法,蠹孽尽洗,内外廓清。即尔诸臣,才品各有短长,立身各有本末,殷鉴不远,其可忽诸?自今为始,务洒濯肺肠,各修职业,勿得苟怀私图,致愤国事。昔动委之权奸掣肘,不得自行其志,今大奸既除,职掌还之各司,而犹不致忠竭节,亦非所以事朕也!至内外各衙门积年弊窦向未清厘,着该部院自行检举陈奏,痛加洗剔,勿事虚文,以佐朕平明之治。”

  日期:2017-10-16 10:56:48
  (继续)
  然而,崇祯帝这完全是一厢情愿。他发动了一场实质上的反动政变,彻底摧毁了原本健康运转的国家机器,报应很快就降临了。崇祯元年正月十四日,上任刚两个月的顺天巡抚王应豸上疏说蓟门守军缺饷六个月,请求皇帝下令让户部快点想办法解发。可见崇祯帝自从去年八月登极以来,除了政变清洗以外就没干过什么正经事,大祸离得不远了—
  丙子,巡抚顺天右佥都御史王应豸疏言蓟门缺饷六月,积欠至四十三万,乞敕户部多方设处,刻期解发,以固封疆。
  日期:2017-10-16 11:12:58
  (继续)
  崇祯元年正月二十五日,崇祯帝任命了辽东巡抚毕自肃等一批重要官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