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32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6 06:55:34
  (继续)
  同日,崇祯帝任命了新的仓场总督、刑部尚书、兵部尚书、蓟辽总督等重要官员—
  户部尚书曹思诚仍以太子太保改都察院左都御史仓场总督。户部尚书苏茂相仍以太子太傅改刑部尚书。
  起原任太子太保兵部尚书霍维华以原官协理京营戎政。

  陞保定廵抚都察院右都御史张凤翼以原官兼兵部右侍郎总督蓟辽等处军务兼理粮饷经略御倭。
  陞广东韶州府知府吴兆元为本省副使,山西参政郑国昌为四川按察使。
  日期:2017-10-16 06:58:01
  (继续)
  天启七年十一月三十日,东林党攻击崔呈秀的儿子崔铎在科举考试中作弊,崇祯帝命礼部会同礼科对崔铎进行复试。结果崔铎的卷子完成得很好,字迹与原考卷的也相同。崇祯帝虽然没挑出崔铎的过错,却仍蛮横地将他革去功名,押送法司治罪—

  是日,礼部会同礼科复试崔铎。文成,校对原卷,字迹亦同。礼部疏请上裁。礼科都给事吴弘业言:“不孝不廉之父,安得有孝廉之子?虽关节无可吹求,断宜禠革送法司究拟,方见积恶之余殃不爽,好还之天道。”(帝)旨令铎与呈秀冒滥锦衣之子,查名概从禠革,仍送法司究拟。
  日期:2017-10-16 07:00:34
  (继续)
  同一天,崇祯帝批准了内阁首辅黄立极的退休申请,待遇还不错。新皇帝善变脸,“伴君如伴虎”,黄立极是个聪明人—
  允大学士黄立极乞休,仍加太保,荫子尚宝司司丞,遣行人护送乘驿归;加赐白金百两、彩缎四表里、大红生蟒一袭,仍月给支米,以示优异。立极具疏谢,并辞太保衘。(帝)允之。
  日期:2017-10-16 07:08:57
  (继续)
  天启七年十二月初三日,户部尚书郭允厚上疏诉苦,告病求退。前几天,不谙世事艰难的崇祯帝大笔一挥,批下了一百三十万两的赏赐银。他先从御前库的家底贮银(即内帑)里拿出八十万两来,剩下的让各部来凑齐。郭允厚说这样挪饷为赏,难以为继—

  户部尚书郭允厚疏言:“九边额支兵饷,岁该(下文有缺失)代工部六、七两年(垫)硝磺等项二十四万;督师出关,又挪饷以充赏五万;宁锦告急,先后又措发五万;今且另奉严旨挪饷为赏四十万矣!虽题明一赏之发,可当数月之饷,不知此贫军春早肯如臣部题明之旨否也?臣又何得不忧?然忧也而非臣之郁也。至若祖宗朝京军四十万,漕粮四百万石,用之日见其不足。京军支本则不支折,支折则不支本,固未见其超距投石。关门内外,本折兼支亦屡告。夫枵腹鸠形九边军士,月支米一石或银四钱,不曾见比例别求近关军士有月支银一两二钱者,时时比例请讨毋亦为关门军士,每月额支银一两六钱、米五斗有余耶?鸣呼!全辽之封疆俱在,岁饷五十万,今辽之一隅仅存,岁饷逾六百万。幅员曾不加广,增饷日多,而取辨何从?戍守未有已时,增之极而数将,何底三十万粮与糟米而俱来?不与漕米而俱冻数十万漕米,止见指带运而抵还。各镇告急之文,似谓臣部题发愆期,实忘乎卧沙眠雪之三军;各省直告急之文,又似谓臣部守催查参,实忘乎殚地竭庐之万姓。臣低回再四,求一内不取之百姓、外可饱乎三军之法而不可得,夫安得不郁?甚者一营军士才一千余名,而逃故者将及一半,则扣存者见今何在?其又甚则请旨会议,奉旨俞允请查虚冒、屯田、盐课等项,咨行边镇省直巳十越月,题催至再而,曾不以片纸只字回臣部,臣又安得不郁?伏乞皇上怜臣积苦之心,查臣部积难之事,而放臣积病之身,俾臣得奉身养疴,有余荣矣!”(帝)旨令其悉心料理,不必求去。

  日期:2017-10-16 07:12:24
  (继续)
  朝内党争紧,边关派斗急。天启七年十二月初四日,督师尚书王之臣上疏弹劾总兵赵率教,请求将他送上军事法庭—  
  丁酉,督师尚书王之臣疏劾总兵赵率教,言其:“专事弥缝,任情渔猎,蝇营狗苟,虎视狼贪;闻大敌则惊虫伏鼠死不出门,弄大权则野鸟群鸾专能欺主。乞将率教逮赴廷尉。”
  日期:2017-10-16 07:36:01
  (继续)
  天启七年十二月初六日,光禄寺少卿岳骏声上疏说,现在光禄寺粮仓存米十七万七千六百一十余石,足供支放京师内外衙门三年有余。米存久了会坏,听说大米产地苏、松、常、嘉、湖五府今年夏秋闹水灾,请求改把征米改为折银征收,以缓解当地的粮食紧张—

  己酉,光禄寺少卿岳骏声疏言:“光禄寺白粮每年收苏、松、常、嘉、湖五府所解正耗米共六万八千九百八十余石,而每年支放内外衙门米共四万三千七百二十余石,此定额也。万历五年,积有余米三十万六千余石,科臣刘鲁条陈‘米多积久虑陈’,议改全折(银),仍议以后本、折轮年征运。万历十年,因存积数少,寺臣萧廪疏请上粳糯米每十分止折二分,中粳米每十分止折一分。至万历十七年,又积有上白粳米五万二千余石;该寺臣卢维祯疏请‘上白米颗粒圆凈,蒸溼易侵’,议于原折二分加折三分。大约谓白粮由粗致精、由南致北,率满三石而致一石(折)。与其取盈以待浥,不若宽政以养民也。今臣躬亲综理,遂积有余米十万八千六百三十余石,兼以本年新收六万八千九百八十余石,各仓实在米共十七万七千六百一十余石,许每年支放之数,足供三年有余。此米久贮仓廒,祇供无益之朽蠹。而苏、松、常、嘉、湖五府今年夏秋间淫雨,吴江南北,一望皆为大浸。抚臣李待问、潘汝桢二疏备言滔天沈溺之患,已经奉旨下部,况本寺存积较倍往年,乞如例改折,以甦民困。”(旨)下所司。

  日期:2017-10-16 07:52:08
  通过对以上史料进行分析,可知天启末年的内库帑银还存有不少老底,而官仓的积米可支内外衙门吃上三年。崇祯帝即位的时候,拿得是一手好牌,亡国昏君的屎盆子扣不到前任君主的头上。
  日期:2017-10-16 08:50:55
  (继续)

  天启七年十二月初七日,云南道御史杨维垣上疏纠劾太监李永贞和刘若愚。从奏疏中可知天启年间的御批基本上是由刘若愚具稿的,怪不得他在狱中能写出《酌中志》,把宫中事迹和皇城景物叙述得景景有条,脑子可不是一般的好使,比崇祯帝的白痴脑子强百倍—
  庚戌,云南道御史杨维垣疏纠太监李永贞、刘若愚言:”永贞以不第诸生,愤而自宫,粗知历来诸臣进退之故,魏忠贤目不识丁,倚之为左右手,故不数年而疏至秉笔,凡一切章奏尽付永贞,永贞又转付之若愚。若愚又不过司礼监一废闲官,而崔呈秀时入与之商确,具稿毕,取裁永贞,永贞乃始白忠贤行之。凡一切凌虐缙绅、荼毒忠直、盗窃名器、广植逆党、变乱旧章、专擅朝政、滥徼温旨,皆永贞、若愚辈为之,其恶更出忠贤上也。”报(帝)闻。

  日期:2017-10-16 08:57:43
  (继续)
  天启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刑部等衙门拟定魏忠贤及客氏罪状,罗列了一大堆罪名,而贪污的具体数字却只说“盗匿珍宝未易枚举”,原来也是莫须有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