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9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要求保安和服务员保密后,楚天齐、曲刚、高峰等三人离开房间,出了歌厅,上了自家汽车。
  “市长,去哪?”高峰回头问。
  沉吟一会儿,楚天齐道:“周边转转,可能彪子不会跑的太远,也许就在附近。”
  曲刚马上问:“局长,刚才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哪有发现?就是看到那张照片而已,你们不也看到了?”楚天齐说,“我其实就是一种感觉。”
  “是吗?那就有谱了,局长的感觉一向是很准的。”曲刚冲着高峰一挥手,“按局长的指示办。”
  高峰答了声“是”,发动了汽车。
  “老曲,你这分明是讽刺我。我今天感觉彪子可能在‘嗨哟喂’,不也扑空了吗?”楚天齐笑着道。
  “不敢。”曲刚赶忙一抱拳,“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在我印象当中,你还没有感觉不准的时候。”
  高峰接了话:“曲局说的对,楚市长在做局长的时候,的确感觉一直很准的。”
  曲刚赶忙附合着:“对,对,楚市……还是叫局长习惯。局长的感觉确实都很准。”
  越野车驶上公路,来来回回的跑了两圈,除了看到偶尔驶过的车辆,连一个行人都没见过,哪有彪子的人影?当然也没看到类似的车辆。

  “感觉就只是感觉,果然没把握。”自嘲过后,楚天齐一指远处的灯光,“那好像有一家商店,过去买盒烟,打道回府吧。”
  高峰闻言,把汽车开了过去。
  到的正是时候,果然是一家小超市,老板正准备拉下卷帘关门呢。
  “老板,等等,买盒烟。”高峰停下汽车,率先跳了下去。
  楚天齐、曲刚也相继走了过去。
  超市老板停下手中运作,走进屋子,边走边说:“真是奇怪,坐半天没人买,一到关门就来人。”
  “是吗?”楚天齐接了话,“生意不好做?”
  “嗨,就这样,饿不死也撑不着。”超市老板一笑,“不过今天晚上是白干了,少验了两次,就收了一张百元假钞。也不知是买矿泉水那人给的,还是买卫生巾女人给的,我这不还在调着监控吗。”
  “拿三盒河西大雁。”说话间,楚天齐一边掏钱,一边瞅向墙上那台小电视。
  小电视上是一个购物画面,看时间应该是老板在放着快进。
  “我来。”
  “我来。”
  曲刚和高峰都抢着掏出百元大钞,伸向超市老板。
  楚天齐没有抢着付钱,目光却紧盯在小监控电视上。他忽然道:“你俩快看。”
  曲刚、高峰赶忙凑到近前,目光一下子直了。
  监控屏幕上,正是一个女人站在收银台处,一边往塑料袋装着几包卫生巾,一边看向门口方向。
  “是她,就是她。”高峰一指屏幕上的女人。
  “是她,你怎么看出来的?”超市老板快步过来。
  知道对方理解成了另外的意思,楚天齐忙道:“老板,你误会了,我们不是说她拿的是假钱,而是说她长的像我们的亲戚,非常非常像。真没想到,七、八年没见了,竟然在这儿能遇到她。”

  “是呀,是呀,自她家搬走后,就再没见过。”曲刚随声附合,然后看似随意的说,“她应该就在附近住吧?”
  超市老板接过一张百元大钞,一边在验钞机上验着,一边说:“反正过一段时间,就能看到这个女人,我也不知道她具体在哪住。对了,好像是在那条胡同,就是紧挨汽修厂那条。”
  曲刚赶忙一抱拳:“谢谢老板,要是能找到我家亲戚,一定请你喝酒。”
  “不必客气。”超市老板找完零钱,连同三包香烟,一并递了出来。
  汽修厂旁边的胡同,黑咕隆咚,没有一点光亮。楚天齐三人鱼贯向前,一边走着,一边侧耳倾听着。三人走的很慢,而且走走停停,每走到一家院落门口,都要扒着门缝向里张望。看着队友蹑手蹑脚、屏息前行的样子,楚天齐不觉好笑,这哪像是丨警丨察,分明很像小偷。
  小巷不宽,不过却很长,整个巷子大约不下二十多户人家。整个小巷都快走到头了,但所经过的人家大多都已熄灭光亮,只有两户人家还有灯光。从门缝看不到什么,便扒着门头或墙头向里张望,其中一家传出“哇哇”的小孩哭声,另一家则传出老人起夜的声音。
  还剩最后一家了,如果再找不到目标,那就不好断定该怎么找了。但却必须要找,因为刚才超市监控电视里买卫生巾女人,分明就是那个叫乔小敏的。
  来在门前,透过门缝,可以看到一丝微弱的光亮。侧耳听了听,听不到说话的声音,也没有其它响动。
  三人再次扒着墙头,向里张望,却发现看到的是几块整块的石棉瓦。石棉瓦的一个边沿和小南房相连,另一个边沿几乎挨上了正房,整个院落都在石棉瓦覆盖之下。
  曲、高二人看向楚天齐,那眼神里分明写着三个字:怎么办?

  迎着二人的目光,楚天齐一时陷入沉思中,不知如何决断。这并不是楚天齐优柔寡断,也不是曲、高二人没有主见,而是因为不明白屋子主人的身份,不敢贸然行动。如果里面就是要找的人,那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抓人、带走即可。可一旦不是要找的人,那这事可就麻烦了,这可是私闯民宅,是违法的。当然,凭三人的身手,如果到院里后,即使发现并非要找之人,那也能够全身而退,对方未必就能看到自己的容貌,更不可能抓到自己。话虽这样说,但堂堂副处级领导,堂堂公丨安丨局长,这样做的话,也太有失体统了,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呀。

  怎么办?怎么办?楚天齐连问了自己两次,脑中迅速拿着主意。
  “吱扭”一声响起,把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正门光影一闪,应该是屋门打开了。
  “踢踏”、“踢踏”一阵响动,听声音是有人从屋里出来,直奔院子西南角去了,然后便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这一系列的声响判断,院子西南角应该是一个简易厕所,是有人去上厕所了。
  现在是听到动静了,可也不能判断是否嫌疑人呀,究竟该怎么办呢?

  “你怎么又出院了?这天多冷呀。在外屋方便就得了,到时早上再倒。”一个男声忽然响起,是从小院正房传出的。
  “没事,反正都一个院里,也没几步,我一会儿就回去了。”女人声音从院子西南角传出。
  男人声音再次响起:“小敏,干脆咱俩还回歌厅住吧,省的你受罪。”
  女人忙道:“那可不行,那里人来人往不安全。我这也就是几天的事,很快就会过去。彪子,我不能让你为了这么点事去冒险。”
  “歌厅”、“小敏”、“彪子”这三个词连在一起,再明确不过,还犹豫什么?楚天齐三人双手离开墙头,互相一比划手势,迅速向西边绕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