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274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到吴庆和的面前,陈功打量了他一番,开口说道:“吴总,我们又见了面了。”
  看到陈功还称呼自己吴总,吴庆和心里头感觉高兴了一些,熟人好办事,陈功必竟也算是熟人啊。

  只是在此之前,陈功整治了吴华东,如果当时他不是受到纪委调查的话,大概会反击陈功,与陈功较量一番,等到他从纪委里面出来,得知这个事情以后,已没有任何的底气再去管吴华东的破事了。
  “陈老弟,您现在在哪里高就啊?”吴庆和想了想,决定与陈功拉拉近乎,称呼陈功为陈老弟,并且问一问陈功现在的情况。
  看到他与自己套近乎,陈功也想着利用自己与他有过交往的事情,来让吴庆和主动交代与周道以及王伯祥之间的关系问题,如果能让吴庆和把王伯祥的事情给讲出来,那可是一更大的突破了。
  看了看吴庆和,陈功递了一支烟给吴庆和,吴庆和一上来不敢拿,知道这里不允许抽烟,但是陈功却直接对他说道:“吴总,你别客气,我给你抽你就抽是的,我们先聊聊天。”
  看到陈功说要与他聊天,吴庆和心里动了一下,终于接下了香烟,陈功扔给他火机,点燃了起来。
  抽了一口烟,吴庆和心里放松了一些,看了看陈功,说道:“陈老弟,你是大才啊,当初你跟在高市长身边的时候,我就看中你前途无量,现在果不其然。”

  吴庆和拍起了他的马屁,陈功微笑了起来,道:“吴总,既然你提到了这个事情,说起了高市长,那我们今天就聊聊高市长的事,我问你,你给高市长送了多少钱?”
  陈功故意这样问他,看一看吴庆和会怎么说,反正高义珍没有回来,即使周道跟他讲,吴庆和说给高义珍的老婆和儿子两万美元,如果吴庆和此时不说的话,他也没有办法,必竟没法向高义珍求证嘛。
  吴庆和不禁笑了一下道:“陈老弟,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从来没有给高市长送过什么钱,高市长是一个很廉洁的市长,比好多人都廉洁,可惜他却出逃了,让人非常感叹啊。”
  吴庆和居然这样讲,陈功微微一笑道:“吴总,高市长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难道你就不想感谢感谢他?”
  吴庆和叹道:“我当然想感谢他,可是他不要啊,我不能硬往他手里送,所以我到现在都非常感激他,虽然他现在出逃了,在大家的眼里,他是一个腐败分子,但是我不这样认为。”
  这话说出来,如果陈功事先没有从周道那里知道吴庆和设计高义珍的事情,他大概很快就会让吴庆和蒙蔽,认为吴庆和是一个不错的人,很感激高义珍,并且与他一样认为高义珍不是一个腐败分子。
  而吴庆和之所以这样对陈功讲,也确实是他的高明之处,能与众多的官员称兄道弟,如果没有一点本事肯定是不行的,他这样讲,其实是想争取陈功的同情,因为他知道陈功一定会感谢高义珍对他的提携,而对高义珍抱有同情之心,而如果他也这样对待高义珍,陈功肯定会与他心心相惜,从而能照顾他一下。
  不愧是搞关系的老手,能洞察人心,抓住一切机会来做到这一切,陈功年纪轻轻很容易受到他的迷惑。

  然而此时的陈功已经知道了他所做的那些事,现在还想着在他面前进行表演,怎么可能?
  陈功暂时没有戳破他的表演,笑着问道:“吴总,你这么认同高市长?难道认为高市长不是一个出逃国外的腐败分子?”
  吴庆和看了他一眼,很聪明地反问道:“陈老弟,你当过高市长的秘书,你认为他是腐败分子吗?”
  第三百一十六章 改口
  吴庆和反过来问他,陈功不得不佩服他的聪明狡猾,蓦地看向他笑道:“老吴,我这是在问你呢,你先说说。”

  吴庆和沉了沉心,又看了陈功一眼,说道:“我认为他不是。”
  陈功道:“既然你认为他不是腐败分子,那你来说他为什么要出逃呢?腐败分子怕受到追究,所以才会想着办法出逃到国外,以逃避惩罚,而高市长既然不是腐败分子,他为什么要出逃?”
  吴庆和一时怔住,说道:“陈处长,你问我,我上哪儿知道去,或许他还有着其他的问题吧。”
  陈功道:“这么说,你与他之间真的没有什么经济问题?”
  陈功老是问起这个事情,吴庆和心里头不禁嘀咕起来,心想纪委把他找来,不是调查他与周道之间的事情,而是要调查高义珍与他之间的情况?难道说高义珍从国外回来被抓了?
  吴庆和有些摸不清头绪了,到底主动坦白交代与高义珍之间的经济往来呢,还是继续猜测着陈功的心理,把高义珍塑造成一位极为廉洁的官员?虽然高义珍实际上也是比较清廉的了。
  “陈处长,你曾经当过高市长的秘书,你是知道的,我与高市长之间的交往并没有金钱上的关系,我与他之间是没有什么经济问题的。”吴庆和思忖片刻,决定先抵挡一下,看一看陈功的反应再说。
  一听到吴庆和这样讲,陈功道:“既然你与高市长之间没有什么经济问题,也就是说你们之间没有什么权钱交易的行为,而高市长对你的支持很大,你应当非常感谢他,也想着报答他对不对?”
  “对。”听到陈功这样一讲,吴庆和连忙说道。
  看到吴庆和说对,陈功的态度突然变了起来,脸色沉了下来,敲了一下桌子说道:“吴庆和,那你是怎么报答他的?能给我好好地讲一讲吗?”
  陈功的态度骤变,让吴庆和极为意外,不过他很快理解开来,陈功对高义珍一定也是非常感恩的,所以才会这么问他,或许认为他没有报答过高义珍而感到恼火。
  “陈处长,我是没有机会报答他啊,你看送钱他不要,我还能有什么办法,而且我送了钱给他,那不是害了他吗?”吴庆和一脸委屈地说道。
  看到他这样讲,陈功冷笑道:“吴庆和,你口口声声说想着要报答高市长,但实际上你是怎么报答他的,你心里一清二楚,而高市长为什么会出逃到国外,你心里也是明明白白,我希望你能如实把问题讲明白,这样对你才有好处。”
  此话一出,吴庆和突然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他没想到陈功会这样讲,让他隐隐约约觉察到,他的一些事情暴露了,让陈功知道了,不然陈功为什么这么讲?
  “陈处长,我不知道您讲的是什么意思,我只是一个商人,怎么可能知道高市长为什么会出逃的?我和你一样,认为他不应当出逃。”吴庆和依然装委屈地道。

  陈功冷哼道:“吴庆和,我什么时候说认为高市长不该出逃的?你现在必须要把高市长出逃的事情讲明白。”
  吴庆和看到陈功非要问这方面的问题,他心里的压力大了,如果是问周道的问题,他大概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了,因为他已经打算好协助调查,交代问题,反天周道已经进去了,他就是想保也是不可能保住的,不如先保他自己为好。
  日期:2017-10-16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