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9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哦”了一声:“有一个人在前天晚上见过他,那不正是我们逮王耀光的时候吗?当时彪子和他朋友说了什么?”
  曲刚又说:“他那个朋友讲,当天晚上九点多,彪子上门去找他,是带着一个叫乔小敏的女人去的,那个女人一直跟着彪子。彪子说,准备投资搞一个物流公司,想让那个朋友帮他管事。朋友表示要考虑几天再答复,彪子就走了。临走时,彪子还约那个朋友过几天喝酒。那人说,当时也没发现彪子有什么异样,和平时见面也没什么差别。
  虽然不明白我们的来意,但那人见过我们亮出的证件,便主动要求给彪子打电话,结果电话提示‘不在服务区’。可能是为了自证清白,那人特意解释了他和彪子仅是泛泛之交,并无深刻交往,然后又向我们提供了两处彪子可能栖身的所在,还说明那是他偶然知道的。
  我们立刻离开那里,赶向那人说的那两个地方。结果两处我们都扑了空,既没见到人,也没发现近两天有人居住过的痕迹,但在其中一处房子里,发现了一张合影照片。拿着照片让王耀光辨认了一下,正是彪子和那个叫乔小敏的女人。刚才那人又打来电话,说了成康市一处所在,我们又赶去了,还是什么也没发现。”说着,曲刚从衣服口袋取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楚天齐接过纸张,扫了一眼,他发现纸张上面是一张表格,表格项目有“地点”、“排查日期”、“排查情况”、“提供者”等。表格项目下方,填写着具体信息,有用黑水笔写的,也有用红水笔写的。仔细看了一遍表格,楚天齐忽然指着表格上一处,问:“这里是什么时候去的?”
  “那里?我们还没去,应该不会吧?那里人来人往的,我们前几天又刚去过,实在不是躲避的好所在。”曲刚停了一下,又说,“我马上安排人去排查,宁可空跑,绝不能漏掉。”
  楚天齐抬手示意:“不要派别人去了,还是我们自己去吧。”
  曲刚忙道:“局长,你又要去?”

  楚天齐一笑:“怎么?怕我给你们添累赘?”
  “不,不。”曲刚连连摆手,“你现在是市里大领导,实在不应去那种危险地方。要是有个什么差错,我也没法向市里交待。”
  “少打官腔,眼看着就到日子了,哪怕就是有一点希望,也绝不能放过。”说话间,楚天齐已经站起身,走进里屋,边穿袜子边说,“很久没抓嫌疑人,手也确实痒的厉害。”
  曲刚笑着摇摇头:“好吧,官大一级压死人呀。”
  “对了,别用警车,也不要叫别人,就我们仨去。”楚天齐又提出了要求。
  “是。”曲刚“啪”的敬了一个军礼,但脸上却少了应有的严肃,而多了一些嬉戏。
  “严肃点。”楚天齐手指对方,从里屋走了出来。
  已接近深夜零点,定野市大街上凉风飞飞,人烟稀少。但“嗨哟喂”歌厅里,却是另一番情形,整个歌厅里暖意融融,气氛热烈。尤其好多包间里更是炎热非常,有的男人光着上身,有的女人则仅穿着寸缕遮体之布。
  可能是玩的尽兴,也可能是无所顾忌,这些屋子里的男女或耳鬓厮*磨,或勾肩搭背,或左拥右抱,或恣意嬉笑,根本就没注意到屋门被推开一条窄缝,更没注意到窄缝处的三双眼睛。这三双眼睛,从一个屋子挪到另一个屋子,既窥探屋子里的情形,更关注门上的号码。
  屋子里的男女没有注意门外的三双“眼睛”,但这些“眼睛”的身后,却也出现了一双眼睛,这是一个手拿橡胶棒的保安。保安轻手轻脚,来到这三双“眼睛”后面,高高举起橡胶棒,喊喝了一声“不许动”。
  在保安的喊喝声中,三双“眼睛”立刻举起双手,半屈着身子,背对保安,站在那里。
  “往左边走,老实点。”保安再次命令道。
  三双“眼睛”很听话,立刻乖乖的按吩咐走去。刚到一个房间门口,便被后面保安一推,撞进了屋子。
  “咣当”一声,屋门关上,保安再次说了话:“老实交待,你们仨鬼鬼祟祟的,到底要干什么?”

  三双“眼睛”忽然直起腰身,转过头去。其中一人道:“不认识啦?”说话间,带上了一副大墨镜。
  保安顿觉声音熟悉,急忙探头去看,然后“啊”了一声:“你是警……”
  墨镜男竖起右手食指,“嘘”了一声:“不要声张,我们要去‘888’包间看看,我们想用那个包间。”
  保安支吾着:“‘888’?那是贵宾长包的,我们不能……”
  “少费话,你已经妨碍了我们执行公务,最好老实点,否则……”墨镜男话说了一半,便右手猛的在怀中一掏,跨前两步,右手顶在对方腰间。

  顿觉一把“手枪”顶着自己,保安哪还敢嘴硬,乖乖在前面带路,出了房间,坐电梯带众人上了顶楼。
  三双“眼睛”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曲刚、高峰。
  来在楼上,保安冲着站立的服务员一招手:“有客人看‘888’包间。”
  服务员马上道:“那间屋子有贵宾长包着……”
  “少废话,这是领导安排的。”保安一瞪眼,打断了服务员的话。
  看起来服务员很怕保安,马上来到最东边屋子,拿出钥匙打开屋门。
  屋门一开,楚天齐、曲刚、高峰立刻冲进屋子,摁下了灯具开关。

  屋子里一下子亮堂起来,但却空无一人。
  楚天齐一眼瞅到了桌子上的一张照片,不禁心中暗道:真是狡兔三窟呀!
  楚天齐等三人已经到了“嗨哟喂”歌厅有一会儿了,他们在把汽车停到车场后,趁着一楼前台正忙活之际,便悄悄溜进楼里。进楼后,他们楼上楼下找了个遍,也没找到挂有“888”房间的号牌。于是,才推开一些包间,在外面窥探着,以期找到嫌疑人。每个屋子里光线很暗,屋门又是推开一条窄缝,根本看不全屋里的人。
  正在想着万全之策的时候,保安适时出现了,但楚天齐示意二位队友装作不知,才被保安“押”进了一间空屋子。在上次带走王耀光的时候,曾经有二位保安上前质问,其中就有身旁这名保安。刚才,这名保安认出“墨镜男”是丨警丨察,便乖乖把众人带到了这间屋子。到屋门口的时候,众人才注意到,门上什么门牌号码也没有,怪不得刚才一直找不到呢。

  现在进到这间屋子,众人才发现,屋子根本不是歌厅包间的布置,纯粹就是一个高级套间客房,里面的家具、装饰均显得价值不菲。对于这些家具、装饰,众人不感兴趣,众人是要找嫌疑人以及与其有关的东西。屋子里外间都没有人,但梳妆台上的一张合影,却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合影照片上的人正是彪子和乔小敏,说明这又是彪子的一个窝巢,加上先前发现的几处所在,这已不仅仅是“三窟”了。

  屋子里里外外搜寻一番,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询问服务员,对方说客人今年一直包的这间套房,平时都是过一、两周就回来住几天,但近一周却一次都没露面过。
  日期:2017-10-16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