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30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同一天,通政使吕图南上疏保举一批在天启朝被革职、降级的官员。凡是被兄长和魏忠贤贬斥的,崇祯帝不论好歹,一概起用,还自诩“用才必核”—
  通政使吕图南(疏)言:“国子监祭酒林釬因陆万龄具疏,责以诵法诗书之义,与词臣姜曰广、庄际昌、胡尚英、朱継祚、丁进同日并处;科臣虞廷陛以不往建祠并被斥。今陆万龄等既定其辜,则林釬诸臣宜亟为赐环,虞廷陛亦当还其故物。故吏部尚书王绍徽公清端亮,居铨宰不数日而崔呈秀挤之使去;原任工部尚书黄克缵以骏花斑石冒破忓忠贤,踉跄以去,乞并恤录。”
  帝曰:“所荐诸臣,黄克缵着即与起用;王绍徽准予赠恤;林釬等六臣及虞廷陛俱着各复原官,前来供职。朕受言虽广,用才必核,不特核所荐之人,亦将核其荐人之人,诸臣慎之。”
  日期:2017-10-15 16:08:55
  (继续)
  天启七年十一月初八日这天,京畿地区重要官员顺天巡抚单明诩和顺天府尹李春茂都被罢免—
  顺天巡抚单明诩劾免。
  礼部主事刘梦潮疏纠:“顺天府尹李春茂首称‘尚公’,具媚权贵。”(帝)旨免(李)春茂官。
  同日,崇祯帝应督师王之臣的请求,把宁远总兵杜文焕调到山海关,而把山海关总兵满桂调到宁远。“调宁远总兵杜文焕经理关门,山海总兵满桂经理宁远,从督师王之臣请也。”
  日期:2017-10-15 17:02:36
  (继续)
  天启七年十一月初九日,掌管北镇抚司的许显纯被罢免,而前几天,掌管锦衣卫的田尔耕已经被罢免。此二人是明熹宗和魏忠贤打击东林党势力和惩治贪官、奸细的得力臂膀。同天,把魏忠贤的侄子魏良卿打入镇抚司监狱。镇压者与被镇压者都换了,昔日堂上官,今朝阶下囚—   

  北镇抚司许显纯劾罢。
  下魏良卿镇抚司狱。
  日期:2017-10-15 17:16:52
  (继续)

  天启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户部郎中刘应遇上疏为过去被惩处的东林党诸臣鸣冤。崇祯帝下令免除诸臣未完之赃,充军的家属全部释放,所荐诸臣分别加以录用—
  户部郎中刘应遇(疏)言:“天下有六大苦。一曰诸臣逮系之苦,为杨涟、高攀龙讼冤。二曰诸臣狱死之苦,言缪昌期、周顺昌及李应升等之枉。三曰诸臣追赃之苦。四曰仕途去就之苦,不独被谴者无乐生之意,虽陈列者亦无安枕之情。刀山剑海,魂梦皆惊。三年来,四方孔道,民间无敢偶语者。驿使停骖,即卧榻间,无敢提一魏字者。京华往来,无敢寄一家书者。去国诸臣,萧条狼狈,全无士气。一传削夺,门无敢谒,郊无敢饯,虽师生戚友之谊,亦荡焉扫绝,岂仅道路以目之世乎?五曰新进禁锢之苦,请起用文震孟、陈仁锡、姚希孟、郑鄤。六曰廷臣被劫之苦。”

  (帝)旨是之,令免诸臣未完之赃,家属尽与释放,所荐诸臣分别录用。以□□、郑其心提督京城内外巡捕。
  日期:2017-10-15 17:23:48
  (继续)
  天启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广西道御史梁炳上疏保荐天启朝被革职的几名官员,弹劾蓟州副使孙织锦因纳贿崔呈秀营而陞任蓟州道。崇祯帝一听“纳贿崔呈秀”,不问青红皂白地就把孙织锦开除公职,一撸到底—

  己亥,广西道御史梁炳疏荐原任太常寺少卿白储玿、原任御史田唯嘉、原任礼部侍郎李标,纠蓟州副使孙织锦纳贿崔呈秀营陞蓟州道。帝令起用李标,削孙织锦籍。
  日期:2017-10-15 17:36:47
  (继续)
  己亥,广西道御史梁炳疏荐原任太常寺少卿白储玿、原任御史田唯嘉、原任礼部侍郎李标,纠蓟州副使孙织锦纳贿崔呈秀营陞蓟州道。帝令起用李标,削孙织锦籍。
  崇祯帝就像《水浒》里面的洪太尉放出了妖魔,各个利益团伙都在为“阉党”倒台后所空出的权位你争我夺。同日,自恃反魏有功的云南道御史杨维垣感觉失落,上疏请求今后只准言官议论,别人“勿复纷嚣”—
  云南道御史杨维垣(疏)言:“群言淆乱,已有其象。群臣惟知用人,而所荐者如傅櫆等,附孙慎行以王张三案者也;杨鹤等拥戴熊廷弼等,以断送辽左者也;孙必显等衣阏阅闲恰⒆拊辏员彻赖痴咭病4笤胀跹栽弧怂鲋耍嘟似浼鋈酥恕=袼稣咧彰汛锾焯樱鋈酥似浞胃尾灰驯下逗酰抗恃月分芯⒔谏钚恼叩颉<纫云蹦夤槟诟螅痰币砸槁酃檠怨伲卜怯胗醒栽鹫撸鸶捶紫3加任教ㄊ〕迹锤骶偎嘁舜庸移鸺裟怂锏场⑿艿场⒄缘臣白薜澄薷慈胫羰拢缓笫寺房汕澹冒渤ぶ慰芍隆!保ǖ郏┲际侵�

  日期:2017-10-15 18:34:13
  (继续)
  同一天,崔呈秀的弟弟浙江总兵崔凝秀、户部尚书张我续被罢免—
  浙江总兵官崔凝秀革任。

  户部尚书张我续劾罢。
  命曹思诚署掌吏部事。
  日期:2017-10-15 18:35:21
  (继续)

  紧接着,户部广西司主事陈此心上疏说十二件事,主要内容有:建议将魏忠贤、崔呈秀案件的性质由招权纳贿上升到共窃兵权、阴谋不轨的大逆之罪,子侄辈也要斩杀;统计废臣名单,以待皇帝任用;推翻《三朝要典》,解除对东林党的禁锢;抚恤冤臣,推广新恩;设立红牌,禁止内臣苛索外解钱粮等。崇祯帝谕令采行—
  户部广西司主事陈此心疏言十二事:
  “一曰撮会勘之大指。魏忠贤、崔呈秀共窃兵权,阴谋不轨,宜正其大逆之罪,至招权纳贿,犹其小者。
  二曰信祖宗之大法。忠贤非一谪可蔽,厥辜宜械之,与其子姪骈斩于市;呈秀亦宜速勘速逮,毋令日久机泄,将国宝名器转匿他所。
  三曰厘正伪旨,以昭大忿。忠贤既妄自夸美,致先帝有以君颂臣之名;又妄自尊大,辱先帝与厂臣并称,垂之史册,何以为后世训?亟宜宣谕史臣,悉行厘正。

  四曰总核逆祠,以寔估报。
  五曰汇次废臣,以待圣裁。
  六曰覆定《要典》,以解禁锢。
  七曰量恤冤臣,以广新恩。
  八曰禁苛索,以甦解役。设禁止红牌于该监之门,不使横索外解钱粮,得以早完。
  九曰革陋规,以恤民困。
  十曰责成枢督,以期廓清。
  十一曰严核虚冒,以裕中外。
  十二曰公明赏罚,以示鼓舞。”
  (帝)旨令采行。
  日期:2017-10-15 18:42:00
  (继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