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9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出来对方语气沉重,楚天齐忙又安慰道:“老曲,往往越是困难的时候,反而是事情出现转机的时刻。不要受这些传言影响,集中精力抽丝剥茧,找出事情真*相,抓住真凶才是根本。”
  “明白,我先挂了。”应答过后,曲刚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暗道:这谣言来的够快呀,是人们无意为之,还是有人刻意推动呢?恐怕刻意的可能性更大吧,这说明有人着急了,在故意诱导着视听,在给自己和警方施加压力,也在扰乱着成康城建开发市场。
  市长办公室。

  王永新说了声“知道了”,把手中电话听筒压到话机上,然后自语道:“怎么会这样?”
  “笃笃”,敲门声响起。
  赶忙坐正身体,王永新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秘书杨永亮走进屋子。
  径直来到桌前,杨永亮说道:“市长,向您汇报一件事。”
  “说吧。”王永新示意了一下。
  “市长,我刚听人说,昊方地产的司机王耀光失踪了。”说到这里,杨永亮停了下来。
  王永新刚听有人打电话说过这事,但他故做不知,问道:“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有准吗?”
  杨永亮马上说:“我也是刚听到消息,好像是昨天晚上不见的。听公丨安丨局朋友说,昊方地产已经向警方报警,说是司机王耀光从昨天晚上八点到定野市后,就一直没有回来。昊方地产还说,在定野市‘嗨哟喂’歌舞厅的停车场,发现了那辆公司的新大奔车,但就是没见到王耀光本人。地产公司打了王耀光的两部手机,但都是‘不在服务区状态’,给熟人打电话,也说没见,王耀光去向成谜。”

  王永新“哦”了一声:“失踪了十多个小时,不算多,也许是喝醉了,也许去什么地方鬼混,没准一会儿就回单位了。好多司机都有那毛病,何阳市政府小车班的老贺不就是那样吗?当时段副市长出差去外地,老贺没有什么任务,就去找他相好的了。为了怕他老婆知道,他就把手机关了,也没向别人讲说他的去处。结果段副市长提前返回,让他去首都接机,一时打不通手机,就给他家里去了电话。老贺老婆一听,就闹不清楚了,又是找单位,又是找丨警丨察的,最后不是在相好家把他拽出来了吗?就因为这事闹的满城风雨,老贺连工作也丢了。你知道这事吧?”

  “知道知道。”说着,杨永亮话题一转,“市长,现在王耀光去向成谜,这传言也起来了。我听人们小声议论,说是王耀光失踪可能跟曹阳被打有联系,可能跟那三件被打案都有关系,也许是新一轮报复的开始。人们还说,这都是由于市里盲目引进投资商所致,是市民在以此表达不满。”
  “是吗?那这市民的作法也太激烈了吧?”王永新并不认同对方说法,“再说了,这应该是利国利民的事,市民也能得到实惠,他们没有不支持的理由吧?”
  杨永亮道:“是利国利民,但凡事都怕过了,一下子引进投资商太多,难免百姓受不了。我还听说,因为接二连三被打,新进来的三家投资商已经有打退堂鼓的意思。”
  “打退堂鼓?他们向市里反映了,还是和有关部门讲了?”王永新反问。
  “这倒没有。”杨永亮回答。
  “不要传谣。”王永新停了一下,语气缓和一些,“当然,也要关注这些动向,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

  “是。”杨永亮答应一声,离开了屋子。
  看着秘书离去的身影,王永新眉头皱在一起。
  日子过的太快,不经意间已经到了十一月十三日,而且这一天也快过完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楚天齐关掉电脑,回到里屋,打上一盆洗脚水,开始泡脚。
  近段时间,楚天齐一直是倒计时的过,每过去一天,他的心里就又焦急了一些。既为案子不能侦破而焦急,更为曲刚和曹金海着急。

  十月十七日那天,在专题会上,市长王永新做了“限期一月破案”的指示,并强调公丨安丨局和城建局都要为破案负责。虽然曹金海颇多不服,但也敢怒不敢言,谁让自己点儿背,刚说脏话就被市长逮住了?
  对于王永新当天的借题发挥、杀鸡儆猴,楚天齐也不便替曹金海做什么,但他却不无惦记,因为当时他就是其中一只猴,曹金海正好是代己受过的那只鸡。从那天开始,他就盼着案子能够早日侦破,但也仅是愿望而已,他自己却无从插手。治安不归自己管,薛万利也不是自己的人,自己也只有着急干瞪眼的份。
  这种心有余力不足的日子,足足过了两周,情况发生改变,薛万利被免职,紧跟着曲刚在十一月三日上任。曲刚的到任,让楚天齐顿时觉得“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但同时也压力倍增。曲刚和曹金海无论任一人受罚,都非自己所愿,除非按期破案。于是从那天开始,楚天齐便开始倒计时着。
  一个多月没有任何进展的案子,自从曲刚上任后,出现了重大的起色。首先是高峰发现了那辆汽车,经鉴定正是三案共用的越野车;三案并一案,破案机率大大增加,时效也有了缩短的可能。其次是王耀光被抓;经审问,王耀光正是曹阳被打一案的内奸,同时王耀光还交待了对其指使者——彪子。

  正是根据王耀光的供述,楚天齐一行找到了定野饭店,也准确的找到了嫌疑人入住的房间,但遗憾的是,彪子却提前一步离开了那里。从前天凌晨算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小时,但并没有发现彪子的足迹和车辆,也没有发现任何与之有关的影像,彪子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破案往往是九十九加一等于一百这样的工作,如果没有做到最后那个“一”,那么先前的九十九就可能等同于零。现在没有抓到彪子,对于整个案子的侦破来说,就相当于零。
  “笃笃”,外屋传来了敲门声。
  这是谁呀?刚一迟楞间,手机又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楚天齐接通了电话:“老曲,什么事?”
  “局长,我在门外,快开门。”手机里传来曲刚的声音。
  “等等,马上。”说完,楚天齐挂掉了电话。
  胡乱擦了擦脚,楚天齐趿拉着拖鞋,来到外屋,打开了办公室屋门。

  门外站着两人,正是成康市公丨安丨局局长曲刚,和公丨安丨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高峰。看到楚天齐挽着裤管的样子,二人先是一楞,随即笑了起来。
  “笑什么,快进来。”说完,楚天齐弯腰,放着裤腿。
  曲、高二人进屋,关上了屋门。
  “半夜来,有什么事?难道有进展?”楚天齐的话中不无兴奋。
  “哎,哪有?”曲刚长嘘一口气,“只是时间紧急,特来向你汇报一下情况。”
  楚天齐示意了一下:“坐下说。”说完,走向沙发。
  曲刚和高峰也随后坐到长沙发上。
  “前天和昨天,王耀光又提供了一些彪子可能会去的场所信息。我们立即逐个排查、走访,但一圈下来,既没有发现彪子行踪的蛛丝马迹,也没有从他人那里获得有效消息。他的那五个朋友中,已经有三人超过半年没见到彪子,只在两个月前通过电话;还有一人是上个月见的,也只是在街上偶遇,说了几句话;只有一个人在近期见过彪子,是在十一月十日的晚上,也就是大前天晚上。”曲刚道。

  日期:2017-10-16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