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0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火珠子都如大白菜一般寻常可见,下方自然还有更多的宝贝,倘若有一块五彩补天石,那可就赚大发了。
  就在四人兴奋莫名的时候,我却一直左右打量,小心着周遭的危险。
  我一直谨记着一家事情,那就是游先生的人一直在旁觊觎着,就如同毒蛇一般,一旦找到机会,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将我们给弄死。
  真的死了,别说这些火珠子和珍稀矿场,就算是补天神石,也没什么鸟用了。

  而且我又不是没有见过补天神石,陆左能够恢复全盛状态,可不是全靠我从黄泉里拿出来的那补天神石?
  然而我小心了一路,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出现,反而是前方出现了一个路口。
  路口很是宽阔,差不多又有一百来个平方,而在这儿,又出现了八道门,我举目往上方张望过去,却瞧见分别写着八个字“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一模一样的场景,根据瘦竹竿儿的说法,跟之前我们进来的那个地方,是一个模样,字迹都是相同的。
  走那个门?
  我们都看向了瘦竹竿儿,而他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从怀里摸出了两片龟甲来。
  他口中念念有词,过了十几秒钟,将那两片龟甲往地上一抛,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之后,他整个人伏在地上,双目直勾勾地盯着那龟甲的落点和方向,凝视超过五分钟后,终于指着左三的一道门说道:“这里。”
  我抬头望去,瞧见又是一道惊门。
  瘦竹竿儿从地上一跃而起,准备往前走去,我却拦住了他,认真地说道:“惊门属金,居西方兑位,正当秋分、寒露、霜降之时,金秋寒气肃杀,居兑宫伏吟,居震宫反吟,居艮宫入墓,居离宫受制,居巽宫为迫,居坎宫泄气,居坤宫受生,居乾宫比和,凶门,主惊恐、创伤、官非之事,你确定走这里?”
  那瘦竹竿儿听我这般说起,不由得一惊,说你也懂?
  我平静地说道:“自然懂一些。”
  瘦竹竿儿对我说道:“惊门虽凶,但无碍性命,而且布阵者心思诡变,正反相合,前端为正,此处必是反语,我用着龟甲卦术而断,大约不会错的。”
  我瞧见他这般自信满满,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头,说好,你小心慢行。

  瘦竹竿瞧见我说出这一番话,对我也颇多尊敬,拱手作礼,说多谢先生关心,一会儿还得请你多参考意见。
  他率先往惊门走去,我们鱼贯而入。
  等进入其中,我回头一望,却发现后路又是死胡同,我们却是走到了另外的一段路来。
  我们知晓其中玄妙,并不惊讶,继续往前,如此行了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前方突然一阵豁达,往前走去,却来到了一处巨大的洞穴之中,中间处一片红光涌动,走近一些,却是熔浆无数。

  那熔浆活跃,涌动不停,喷起来的时候,足有一丈多高,而在洞穴的墙壁边缘,却能够瞧见诸多珍稀植物,金银铜铁这些金属,成块嵌于山石之中,又有美玉、宝石、钻石等物——特别是钻石,这玩意都不能用克拉来算,拳头大的,一坨又一坨。
  我知晓钻石这东西本来不过是寻常宝石,不过因为一句“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营销广告而变得昂贵,但此刻瞧见这一片接着一片,着实有些诧异。
  众人瞧见这些,也是一阵欢呼,贴在那墙壁之上,并不着急挖掘,而是左右打量,想要找出最想要的那东西,也就是五彩补天石来。
  我一开始被那珠光宝气的财物弄得眼花缭乱,然而很快就稳过心神来,开始打量周遭。
  这山洞并不能一眼望穿,有许多的山石格挡,分割成了无数的小区域来,我尽量站在高一些的地方,朝着四周打量,除了我们,却并没有瞧见什么人影的踪迹。
  没有小妖,也没有游先生的人。

  我毫不动心地四处打量着,而就在这时,却听到有人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心中一跳,赶紧循声赶去,到了地方的时候,瞧见瘦竹竿和马脸已经站在那里,正围着一个人形焦炭打量,一脸骇然的模样。
  我走到跟前,瞧见这焦炭不是旁人,正是马脸的那个小弟。
  这男人变成了焦炭,怀里还抱着一块火红色的矿石,那玩意如同水晶一般,表面上跳跃着火一样的红芒。
  唉……

  我们不敢靠近,往后走一些,这时又听到篱笆松粗豪的叫嚷声:“救命,救命啊……”
  繁华转眼,皆是杀机。
  如果说面前那焦炭一般的人儿就如同一盆凉水浇到了我们头上来的话,篱笆松的呼救声,就让所有沉浸在收获之中的人感觉到了危机在一瞬间降临。
  我转过一道拐角,瞧见了身高一丈的篱笆松,这个高个儿男人此刻正在狼奔豕突,而在他的身后,则有几处红点,正在身后追逐。

  那些红点如同萤火虫一般,散发着微微光芒,感觉仿佛无害,但从篱笆松的呼救声中,就能够知晓它的恐怖。
  马脸男子箭步上前,大声问道:“怎么回事?”
  篱笆松往前猛然一跃,却有一点红芒落在地上,“轰”的一下,一大股的火焰从地上陡然而起,即便是相隔甚远,也都能够感觉到逼人的热浪袭来,瘦竹竿一下子就明白了,大声嚷嚷道:“这玩意就是将马丁烧成炭的罪魁祸首。”
  篱笆松还在逃命,又有一点红芒游弋,从半空中陡然落下,篱笆松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剑来,头也不回地射去。
  这家伙能够成为一方山民的首领,自然有着不错的本事,此刻瞧都不瞧,却准确地捕捉到了那红芒射来的轨迹,短剑与之碰撞,却不曾想那红芒将短剑一下子就给点燃,原本百炼精钢的短剑,在这一刻却变得通红,随后如同铁汁一般,滴落在了地上。
  这一下让我看清楚了那玩意的威力,眼看着篱笆松朝着我们这边跑来,马脸男子和瘦竹竿十分没有义气的转身就跑,只有我咬着牙冲上了前来。
  跑是没办法跑的,如果不面对的话,又能够逃到哪儿去呢?

  抱着这样的心思,我冲到跟前来,与篱笆松错肩而过,随后止戈剑陡然挥出,落在了一点倏然飞来的红芒之上。
  铛!
  尽管那玩意如同萤火虫一般大小,但撞到我剑尖之上来的时候,却给我一种很沉重的力量撞击,不过我还是挡住了,感觉到热力在那一瞬间迸发,仿佛要将止戈剑给点燃。
  然而止戈剑除了微微一亮之外,却并没有如同刚才那短剑一般,融成汁水去。
  那玩意的热力能够融铁消金,但对于真龙骸骨为主体的止戈剑,却并无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