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敏,你不用这么安慰我,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男人抚了抚女人的头发,“当然我也不舍得你,不过现在即使分开,也是临时的,过了这段风头,我就会去找你。”
  “临时的也不行,我要和你寸步不离。”说到这里,女人“咯咯”一笑,“我得看着你,我怕你去找别的女人泄火。”说话间,女人把手伸进了男人的衣服。
  知道怀里女人舍不得自己,男人很是感动,柔声道:“怎么会呢?我的那股邪火只会泄到你身上。”
  “彪子,我现在就想要。”女人抱的男人更紧了。
  “小敏,别闹,你看你身上都冷成什么样了。”男人也紧紧搂着女人,“要不我把汽车弄着,暖和一会儿。”

  “不行,那样很可能会被人听到。再说,汽油也不足,不能再浪费了。”女人阻止了男人。
  “嗡嗡”,一阵响动,把两人吓了一跳。镇定一下,才意识到是手机在响。
  男人从口袋拿出手机,“喂”了一声。
  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男声:“你在哪?”

  “我在公丨安丨局。”男人道。
  “真的?”对方声音很惊讶,继而又说,“彪子,别开玩笑了。你下一步要怎么办?”
  “我开什么玩笑?也许很快我就真进去了。”男人“哼”了一声,“下一步我准备把车藏到山沟里,然后到老地方躲着。”
  “不行吧,那辆车不就是在山沟中被发现的吗?老地方也不能躲,那里很危险。”对方予以了否定。
  男人有些不耐烦:“说这些都没用,赶紧给老子打钱过来,有钱哪都能去,要是没钱那就寸步难行了。”
  对方道:“彪子,现在打钱不方便呀,上次不是给了你……”
  “少废话,要是不给钱,老子可就去自首了,到时谁也别想跑。”男人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
  女人惊恐的问:“彪子,你真要到老地方?”
  男人“嘿嘿”一笑:“此老地方非彼老地方,我是吓唬那个家伙呢。”
  尽管回到成康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但楚天齐还是在卧室稍微眯了一会,就起床洗脸,八点半准时坐到办公桌后。
  其实楚天齐也困乏的厉害,也很想多睡一会儿,可他不能睡懒觉。这既是因为有好多工作等着去做,也是实在心里过意不去,堂堂副市长怎能在上班时间睡大觉呢?
  接连打了三个哈欠,身上也没什么劲儿,楚天齐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这不是在睡觉,只能算是闭目养神,他的大脑中迅速过着昨晚和凌晨的事。

  从昨天监听情况看,王耀光交待的应该是实情,也就是说王耀光是受彪子胁迫,揣着明白装糊涂,造成了曹阳的被打。早在这个之前,高峰在排查时,找到了行凶者所乘坐的车辆。从对车辆的鉴定和判断看,三起案子应该是一拨人所为,那么彪子很可能就是三起伤人案的指挥者。
  彪子为什么要指使人殴打曹阳?肯定不是为了包工程,那根本就是一个借口。又为什么要连另外两家公司的人也打,到底是为了什么?昊方、大亚、鹏燕都是成康市的投资商,投资商身份会不会是他们挨打的原因?难道真是凶手所言的所谓“挣黑心钱”?绝对不可能,纯粹的市民无论如何没有这么做的必要,更没有花大钱买通王耀光的理由。
  那三家都遭遇了被打事件,可为什么鲲鹏能够独独幸免?但这事应该和鲲鹏无关,否则岂不成“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而且目前也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证据。难道是鲲鹏没赶上,难道是凶手没敢再下手?
  凶手打人到底是为什么呢?楚天齐越想越不明白,百思不得其解。
  让楚天齐疑惑的还有一事,那就是彪子的逃跑。
  从彪子逃跑的时间看,非常巧,那正是发生在自己一行人赶往定野市的路上,正是发生在众人到达之前。从楼层服务员描述的情形看,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嫌疑人还曾经要过加湿器,那就表明当时嫌疑人还没有逃跑的打算。可在四十多分钟后,那二人步履匆忙的离开饭店,匆忙的连房卡都没有带走。彪子为什么在那个时间段匆匆离去,为什么到了监控盲区地带,很显然是在躲避,应该就是躲自己和警方一行。

  彪子有特异功能,能算出来丨警丨察造访?显然不可能。那就应该是得到了消息,应该是有人通风报信。那么报信的人会是谁?报信的人是什么身份?这个报信人又是如何得到的消息?报信人和彪子什么关系?报信人还知道什么?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来高峰的声音:“市长,房卡上的指纹鉴定过了,上面有一个指纹与王耀光提供的指纹为同一人。王耀光提供的指纹,是来自于彪子给其的一沓钱上。”

  楚天齐“哦”了一声:“明白了。有其它事吗?”
  “没有了。”高峰回答,“刚才曲局长给了我一些兄弟局的联系方式,我马上与他们联系一下。”
  说了声“好”,楚天齐挂断电话。
  看来那个房间离去的人,应该就是彪子和他相好的无疑。那么现在集中精力,就是要找那两个人和那辆车了。车和人会去哪呢?楚天齐再次闭上眼睛,在脑中分析着各种可能。
  中午一觉睡的很香甜,一直睡到将近下午三*点才醒来,还是被铃声惊醒的。
  看到是曲刚的号码,楚天齐直接接通了电话。
  手机里立刻传来曲刚的声音:“局长,现在兄弟局纷纷传回消息,没有发现可疑人,也没有看到那辆可疑车。”
  “那就是说,嫌疑车辆应该没去往那三个方向。”楚天齐道,“会不会出了定野市整个辖区,往东边去了呢?”
  “我也想法找到了关系,对方帮着查了相应区域的监控,也没有任何发现。”曲刚道,“我分析,嫌疑人很可能就在那些监控盲区区域,有可能是躲了起来,也有可能是在那里进行化妆,重新潜逃。”
  “我也这么认为。”楚天齐表示认同,然后又说,“嫌疑人可以化妆,也能自己移动,但汽车却没这么方便,想法找到汽车应该也是一个重要方式。”
  “是的,现在嫌疑人去向成谜,查找车辆很重要。我已责成高峰等人,重点排查那些监控盲区,尤其是一些闲置的房屋或厂房。”说到这里,曲刚话题一转,“局长,还有一件事,向你汇报一下。”

  楚天齐一笑:“别说什么‘汇报’了,我又不是主管领导。说吧,什么事?”
  “刚才属下汇报,昊方地产成康项目部报警了,说是项目部司机王耀光一夜未归,去向成谜。”曲刚说,“局里回复他们,已经立案,马上进行侦查。”
  楚天齐“哦”了一声,缓缓的说:“老问题没有解决,新问题又来了,时间不等人呀。”
  “是呀,现在谣言又起了,说什么的都有。有‘被杀说’、‘私奔说’、‘灭口说’、‘报复说’。每种说法里,又有多种解释,尤其‘报复说’的版本更多。有说王耀光因为私情,被情敌控制,要求其与情人断绝往来的。有说王耀光欠下高利贷,被债主抓走了,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还有说王耀光是替公司受苦,是有人在找昊方地产的茬,和曹阳被打有联系。”曲刚语气有些沉重,“好多人都把王耀光失踪的事,和前三次投资商被打的事联系起来,说是那些事的延续,还说这样的事还会发生,已经弄的人心惶惶了。”

  日期:2017-10-1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