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27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天,兵科都给事中许可征上疏请求勘察崔呈秀、崔凝秀兄弟的罪恶,并将崔凝秀立即罢免。崇祯帝不失时机,马上予以批准—

  己未,兵科都给事中许可征疏劾:“崔呈秀、崔凝秀兄弟济恶,请敕下所司,从实勘奏,将凝秀立赐罢斥。”(帝)从之。
  日期:2017-10-14 23:09:27
  (继续)
  同一天,崇祯帝连续签署任免令进行大清洗。魏忠贤和他的侄子、侄孙或被罢免,或被革爵。连在宁锦之战中功劳卓著的监军内臣纪用也被罢免—
  己未,宁国公魏良卿免。
  织造太监梁栋罢。

  阎鸣泰以少师兼太子太师、兵部尚书,回部管事。
  宁远太监纪用私家闲住。
  太监魏忠贤罢。改宁国公魏良卿为锦衣卫指挥使,东平侯魏良栋为锦衣卫指挥同知,安平伯魏鹏翼为锦衣卫指挥佥事。
  日期:2017-10-15 05:40:08
  (继续)
  天启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崇祯帝继续签署任免令,对朝廷进行清洗换血。不论内臣、外臣,凡是在兄长和魏忠贤那儿不得烟儿抽的,崇祯帝都检起来当宝贝使用,不管他们够不够那块材料—
  辛酉,太仆寺卿加服俸一级管营缮司事汤齐(疏)言:“词臣姜曰广、科臣王梦尹向使朝鲜,坚其归附之心,且有清节之誉,归而复命,不闻酬劳,旋皆幽黜。请亟为赐环,以服朝鲜之观听。”(帝)从之 。

  命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敏政提督苏杭织造兼管三省岁改事务。
  工部尚书吴淳夫罢。
  银库太监涂文辅以病求解职,旨准其辞仓库之仕,银库仍旧。
  御史倪文焕免。
  陞方仲渊尚宝司卿。
  以外私家闲住长陵神宫监监丞赵和中为内官监太监,提督太岳太和山兼湖广行都司等处地方;南京孝陵神宫监太监王应朝为南京司礼监太监,与梁进协同守备兼掌内官监印;外私家闲住司礼监太监高涌为内官监太监,守天寿山尚衣监掌印;右少监魏相为内官监太监,守备湖广承天府地方;外私家闲住内官监太监范吉祥为正阳等九门并永定等七门及皇城四门正提督,巡视点单。
  日期:2017-10-15 06:30:11
  (继续)
  封建专制时期,有什么样的君就有什么样的臣,朝中争斗得是天昏地暗,而边塞的王之臣也在给刘应坤使绊儿。天启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崇祯帝命内阁草拟诏书,准备将各边镇守的内臣一概撤回—
  壬戌,先是督师王之臣有更调满桂、杜文焕一疏,督师辽东太监刘应坤力言不便。于是,(王)之臣疏言:“关宁咫尺之地,俨然设四大将矣!又置三督师,皆假之便宜,皆赐以尚方剑,使专予夺生杀,人各一剑,无乃太屑越乎?若果能严明军律,宣畅皇威,即三尺佩刀用之有余,亦无藉尚方为矣!”

  已而,帝御日讲毕,召阁臣入便殿,出(王)之臣疏示之曰:“王之臣自云赘员,文云虚拘,非内臣牵制之乎?师克在和,事权贵一,各边镇守内臣当一概撤回,其战守机宜俱付督、抚诸臣肩任。”令拟敕以上。
  日期:2017-10-15 07:10:02
  (继续)
  同日,刑部广东司员外郎史躬盛疏纠魏忠贤,列其澌灭廉耻、剥削元气、紊乱官方、鱼肉生灵、销耗物力诸罪。报(帝)闻。
  日期:2017-10-15 07:15:04
  (继续)
  天启七年十月二十七日,浙江嘉兴县贡生钱嘉征为博出位,上疏编造拼凑了魏忠贤的十大罪状。此疏送交当地通政司封进,通政使吕图南以字画、称谓不符格式,命其重新誊写。钱嘉征随即就上疏给他扣上了“阉党”的帽子,吓得吕图南连忙上疏自辩并自表功劳—
  浙江嘉兴县贡生钱嘉征疏言东厂太监魏忠贤十罪:
  “一曰并帝。夫天无二日,而阿附诸臣凡有封章,必先关白忠贤,至颂莽功德,必以上配先帝,及奉谕旨必曰‘朕与厂臣’。从来有此奏体否?滔天之罪一也。
  二曰蔑后。夫中宫天下臣民之母后也,皇亲张国纪未罹不赦之条。闻先帝令忠贤宣皇后,而忠贤灭旨不传致皇后当先帝御前面斨,逆奸遂罗织皇亲,多方欲致之死,几危中宫。滔天之罪二也。
  三曰弄兵。祖宗朝不闻有内操之制,忠贤外胁臣民,内逼宫闱,操刀剸刃,炮石雷击,谋图不轨。滔天之罪三也。

  四曰无二祖列宗。高皇帝垂训‘中涓不许干预朝政’。乃忠贤军国重事一手障天,凡钱谷衙门、边腹重地、漕运咽喉多置腹心,意欲何为?滔天之罪四也。
  五曰克削藩封。三藩庄田赐赉合之不及福藩之一,而忠贤封公侯伯之上田,拣选膏腴,不下万顷。是祖宗百世之亲,反不若一豪悍之家奴。滔天之罪五也。
  六曰无圣。夫至圣先师为万世名教主,忠贤何人,而敢建祠太学之侧?滔天之罪六也。
  七曰滥爵。祖宗朝封公,除魏国、定国、英国、成国、黔国外,虽开平之伟绩,尚止一侯,今忠贤公然袭尚公之封。滔天之罪七也。

  八曰掩边功。袁崇焕功未克终,席不及暖,而忠贤虚冒边功,封侯封伯,致豪杰为短气。滔天之罪八也。
  九曰朘民。夫国课岁额不过四百几十万,况经连年水旱,东西交讧,以致司农卬屋;而天下府州县之请建祠不下百余所,计一祠之费不下五万金,是岂民所乐输?皆敲骨剥肤而出之者。滔天之罪九也。
  十曰通同关节。贴出之名,复上贤书,寅缘结要,不可胜数。滔天之罪十也。”
  先是,(钱)嘉征具疏赴通政司封进,通政使吕图南以字画、称谓不如式,命重誊。(钱)嘉征即疏纠(吕)图南党奸阻抑。(吕)图南疏辩,并言:“昔封驳监生陆万龄、曹代何等请建(生)祠文庙之疏,及监生李映日等疏,引‘周公用天子礼乐’、‘太公得专征伐’、‘郭汾阳封王’等语,皆参驳不准封进。夫(臣)不附忠贤于势焰薰天之日,而附于台省夹攻之时,党奸者固如是乎?”(帝)旨是之,令以原驳二疏呈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