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4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站起来,手里抓着一大块牛肉,她对夏文博说:“把这烤烤,我们喝点酒?”
  “喝酒,太晚了吧!”
  “这有什么晚不晚的?什么时候都可以喝酒!刚才我看得出来,你并没有吃好,也没有喝好,大概是那个科长让你不太舒服吧!”
  夏文博点点头,他也不敢乱看,匆忙拿过一大块嫩牛肉,走进厨房,四处看了看,便打开煤气炉,放在上面烤。一回头,看见刘云莉站在门框边,双手背在身后,让那胸挺得更高了,静静的看着夏文博。
  夏文博感到有点手足无措,这样被人看着,真还有点不习惯,好在,很快的,嫩牛肉便散发出一股香味,夏文博忙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些调料,什么味精,孜然,辣椒等等,往上面撒着。

  刘云莉走了过来,很贴近了夏文博的身体,说:“那要不你先烤着,我冲个澡!”
  “好的,你去吧。”
  听到卫生间里稀里哗啦的水声,夏文博有些恍惚,一会,又烤焦了一块牛肉。
  从厨房出来,夏文博便把那烤香的牛肉撕成条状,放在一个盘子里,看着不少的零食,夏文博的食欲提起来了,也不去想刘云莉了,自己先吃起来。
  等刘云莉出来的时候,夏文博一下睁大了眼睛。
  刘云莉站在那里,穿一身浅绿色的长裙,那长裙勾勒出她身段的玲珑和丰满,她很适合穿长裙,长裙很绝妙地展示了她的娇艳,她的妩媚,她的诱惑。

  “傻小子,咋用这样的眼光看我啊!”刘云莉抿嘴笑着。
  她笑的夏文博很有点不好意思了。
  刘云莉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红酒杯,她倒了酒,把一杯推到夏文博面前,举起一杯晃荡着,然后很清脆地和他磕碰了一下,便轻轻吻了一口,她那嘴唇红红的艳艳的,餐桌本来就不大,她总又把一只手放在桌上,身子便前倾,越发离得夏文博近了,让他时时闻到她那很舒服,很沁心沁肺的幽香。
  夏文博暗想,自己应该离开餐桌,这气氛太有点暧昧了,自己会受不了的,这完全是在考验自己的自制能力啊。
  吃了不多几口,夏文博笑了笑,放下了筷子说:“吃饱了。”他就站起来,想四处走走看看。
  眼光不由的落在了刘云莉的后背上,只是一眼,夏文博就被惊呆了。
  他看到,在刘云莉露出的后背上,竟然有一条条血痕,有的已经痊愈了,变成了粉红色,有的像是新的,正在结疤......怎么会这样?啊哦,明白了,一定是男女之间做那个事情的时候,相互抓的吧,艹,没看出来,张副总很生猛啊,这动静可不小。
  刘云莉本以为夏文博在自己的身后欣赏自己呢?她有点暗自得意,自己虽然不再年轻了,但是显然对这样的男孩还是具有很大的诱惑力,这是不是说明自己依旧魅力四射?
  不过当她回头带着妩媚的眼神去瞅夏文博的时候,她一下从夏文博的眼中看到了一些另外的东西。她猛地扭过身,把自己的后背躲开了夏文博的视线。
  第五百四十七章:不说

  刘云丽有点慌张的说:“夏文博,小夏......你快坐下来吧!”
  夏文博也忙说;“是,是!我就是吃的有点胀,想活动一下,腾点地方接着吃呢。”
  夏文博忙坐了回来,掩饰性的抓去了一点零食,心里想问下刘云丽这些伤疤的来历,但又怕这样的隐私问题问出来不大合适,就装着没有发现的样子。
  刘云莉看着夏文博的样子,好一会才带着寂寞的神情说:“是不是想问我的伤疤。”

  “伤疤!哪有!”夏文博显得很茫然的样子。
  “且,小夏,你装吧!你是不是很想知道那些伤疤是怎么来的吧?”
  “这个,这个......你愿意说!”夏文博刚才猜出来可能是人家干那事情的时候弄的,但还是有些好奇。
  刘云丽淡淡的看了夏文博一眼:“我不会说的。你打消那份好奇心!”
  艹!夏文博暗自骂了一句,不说就不说,你问我干什么,这不是调戏人吗。
  刘云丽低下头去,没有再继续看夏文博,慢慢的,脸上一点笑也没有,显得有些冰冷:“来,小夏,我们喝酒。”
  夏文博二话不说,一仰脖子,把杯里的酒喝了:“你挺喜欢喝酒啊!”
  刘云莉说:“我以前不会自己在家里喝酒,后来,就喝了,有时,心里不高兴也喝。”
  “嗯,只好不喝醉就没事,我有时候也自己喝酒的!”
  刘云莉又说:“我的酒量还是不错的,但我不会非要和到极限。就算我心里不高兴的时候,也不会让自己喝醉。”
  “厉害,佩服,崇拜!”
  刘云莉丝丝的笑了起来。
  夏文博摇摇头,也笑了,以一个老酒鬼的口吻说:“你喝酒喝出体会了,看来是应酬太多了,锻炼出来了。”

  刘云莉说:“不是应酬多,而是心里太难受。”
  夏文博心里想,你难受个鸡毛啊,工作不错,还有个情人老板,在公司也是牛笔哄哄的,连周若菊都不怕的人,还难受?
  刘云莉看到夏文博并不相信的眼神,落寞的苦笑一下:“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继续。”
  她拿了一条嫩牛肉放嘴里慢慢地嚼,什么都不说了,只是一个劲的喝酒,喝酒,灯光还那般朦胧,刘云莉还是那么喝着,这已经是第二瓶酒了,她一只手放在餐桌上,身子前倾,大口大口地喝酒,喝了杯里的酒再倒上,且倒得满满的,便半举着酒杯,让那酒离嘴唇更近些。

  夏文博不得不说说:“别喝了。”
  刘云莉却斗气似地喝了一大口,突然笑起来,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那笑的激荡,很好看,她说:“你比我喝的还多啊,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爱耍脾气的女人?”
  夏文博模棱两可的笑笑。
  她不再说什么了,又大口大口地喝酒。

  夏文博沉默了片刻,站起来说:“我得走了,不能继续陪你,再喝我开车都成问题了。”
  “好,你走吧,走吧,我送你!”
  刘云丽站了起来,刚走了一步,人就摇晃着,倒了过来,夏文博刚忙一把扶住她,她整个人都撞到了夏文博的怀里,因为喝了酒,她的身子越发的软,且发烫,夏文博也喝了酒,也是热的,这一接触,那种感觉便点着似的升腾起来。
  或许,刘云莉一点没意识到她正在夏文博的怀里,她还自己走路,身子更在他怀里蠕动,夏文博那火便烧得更旺了,不得不说,这个丰满的,柔美的身躯对夏文博而言,是绝对充满诱惑,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有那么一瞬间,夏文博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的热血上涌,他有一种想要压倒她的冲动。
  “你抱的我喘不过气了!”刘云莉挣扎着说了一句。
  夏文博恍然中发现,自己用力太猛,真的让她呼吸困难了,他下意思的松开了手,人也一下清醒了,这个女人不过是张副总的情人而已,自己和她接近也不过是为了达成自己的计划,自己怎么能忘记自己的初衷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