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0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瞧见这雄壮之物,我不再犹豫,率先攀爬而下,劫与青丘雁随后而来。
  这一节一节的扶手往下足有百米,我们快速往下,在百米之下的地方,扶手消失,前方却是出现了一处平台,刚才下来的诸人都在那儿等待,我们也跳下去,瞧见平台往里,却有八个洞口,各是不同的通道,曲折朝下。
  我这边刚刚一落地,便抬头看,大声喊道:“王哥,快下来。”
  轰……
  我的话语还没说完,却瞧见那黑油从上而下的滑落,火焰一瞬间蔓延而下,我们下意识地各自退入附近的洞中,瞧见那火焰落下,照耀得这竖直朝下的洞子一片通明,也瞧见在对面的上下之处,亦有孔洞无数。
  “王哥……”
  我大声喊着,却瞧见那头冒着滚滚浓烟的火焰狻猊越空而下,眼看着就要落到了这边时,突然间眼前一花,脚下的空间一阵转动,我下意识地想要往前走,却发现原本是凸出平台的地方,变成了一处死胡同来。

  我重重地撞到了山壁之上,对面反馈了极为厚实的反弹之力来,让我一阵气血不顺。
  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如其来的空间转换让我错愕不已,后退几步,瞧见身边还有几个同样茫然的山民,瘦竹竿,篱笆松,还有先前瞧见的那马脸男子,以及他的一个小弟,其余人都不见了踪影,而在我的身后,则有一条甬道,往斜下方延伸而去。
  我一脸错愕,而其余几人也都仓皇不已,唯有那瘦竹竿喃喃自语,仿佛知道些什么。
  我心中焦急,匆匆走过去,一把拽住了那瘦竹竿,说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瘦竹竿给我一拽,下意识地想要推开,结果被我死死拿住,仓皇叫了起来:“你要干嘛?”
  篱笆松赶忙上前相劝,说瘦猴你别闹,回答他的话。
  我自知失礼,也放开了对方。

  瘦竹竿给我放开,这才说道:“你们刚才进来的时候,难道没有注意到每一个洞子上面,都有一个字么?”
  啊?
  我刚才是仓皇退避,哪里来得及仔细打量,自然不知,不过那马脸却开口说道:“好像是一个‘惊’?”
  瘦竹竿点头,说对,这八条通道,分别对应了奇门遁甲的八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
  啊?

  奇门遁甲,八卦。
  我虽然对于法阵和文夫子的活计了解不多,但地遁术正好需要用到奇门遁甲之术,故而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我们现在到底处于怎样的一个环境,也了解了为什么突然间就空间转移,明明眼前刚才还是一个突出悬崖的石台,现在却变成了死胡同。
  奇门遁甲,本身就是对于空间结构的一种再构造,这种组合在玄学上来说,是一种规律的利用和重组,所以之前的一切疑惑,也变得不在奇怪。
  简单地来说,我们其实已经陷入阵中了。
  现在唯一让我有些疑惑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到底是游先生弄出来的,还是本来就有的。
  我闭上了眼睛,仔细回忆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确定了一点。

  这么大的工程量,绝对不是一个游先生,用这几天时间就能够弄出来的。
  这样的地方,肯定是早已有之。
  这时间或许是在几百年之前,或者是在众神并未陨落的那个年代,或者是其他的某一段时间,总之不可能是仓促为之。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至于真正的答案是什么,我觉得可能青丘雁能够给我释疑。
  她们青丘峰的老祖毕竟曾经跟小观音来过这儿,定然知晓。
  只可惜因为走进了不同卦门的关系,我们现在已经是分离开来,并不能够再互通消息。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知到不但地遁术无法施展,大虚空术也一样不行。
  在这个曾经“神”的领域,空间是被禁锢住的。
  我睁开了眼睛来,当下之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往前走,试图找到出口,又或者,碰到些什么人。
  如果一直在这儿等着的话,就算是老死于此,也未必能够出去。
  相比于我的低落心情,其余人却反而高兴一些。
  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与同伴的分开让彼此都有一些敏感,少了许多的安全感,但值得庆幸的,是身边还有人,并不孤独,而且如果继续往前走,说不定能够碰到那个什么补天神石。
  希望在眼前,让他们都收起了紧张。
  到底是朝生暮死的山民,这帮人的天性都是十分乐观的,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看着眼前。
  我感觉这帮山民,有点儿像是吃不饱、穿不暖却还整天乐呵呵、音乐舞蹈技能点得满满的非洲大兄弟。
  而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篱笆松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通道还算宽阔,不过因为篱笆松本身的身高,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弯腰躬身的,此刻也一样。
  他走上前来,对我说道:“兄弟,既已如此,不如我们相互照应,往前走去?”
  这一路过来,他知晓我的本事,也明白我和王明并非是青丘峰的食客,而是有着大本事的人物,故而对我十分恭敬,我不想在此待着,听到他的话语,点了点头,来说好。
  有了我的肯定,篱笆松很是高兴,回过头来对瘦竹竿儿说道:“瘦猴儿,你懂这些,带路吧。”
  瘦猴不干了,说凭什么啊,一会儿如果分好处的时候,你可不会让我。
  这家伙在拿捏,其余人脸色都是一变。
  这时马脸开口说道:“我们现在身陷险境,如果不能相互扶持,只有陆续死掉的结果,既然如此,那便先约定分配,消了私心,你们看如何?”
  听几人话语,我首先开口道:“我此番前来,只为救人,如果真的有什么收获,你们几人分吧,如何?”
  篱笆松比较豁达,说既然如此,有什么收获,便分作三份,我们三人各拿一份,如何?
  马脸不愿意,说凭什么啊,除了这位先生,我们还有四人,如何拿三份?

  瘦竹竿儿冷笑,说你那小弟出力出不了,脑子跟不上,也想分脏?
  篱笆松也不同意,三人短暂争执之后,最终决定“三分天下”。
  我一言不发,耐心等他们做好了决定之后,伸出手来,与他们盟誓,随后出发。
  往前方走,那墙壁上不时有光亮出现,却是某些矿石自带光芒,一开始的时候几人惊喜连连,原本在不周山腹中算是稀有的火珠子在这儿如同大白菜一般,这玩意在不周山上可是用来当做货币通用的,兴奋得他们拿出铁锹,恨不得扣下来,不过见多了之后,反倒是淡定许多。
  日期:2017-03-14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