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9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局长,还是你牛。”曲刚笑呵呵的竖起了右手大拇指。
  楚天齐笑着摆了摆手:“过奖了,我也就是凑巧踩到了狐狸尾巴而已。”
  虽然众人进门迅速,虽然尽量不弄出动静,可毕竟仍需要时间,毕竟仍有响动,尤其喊出的“丨警丨察”既清晰又响亮,但并没有反抗的动静,也没有求饶的声音,回应大家的只有寂静。
  “啪”的一声响动,屋子里亮起灯光,床上根本没有一个人,只有一床被子杂乱的堆在一起。
  高峰上前,掀起被子,抖了几抖,自是没有任何发现。
  大家一齐动手,打开衣柜,走进卫生间,翻起床垫,敲击床厢,一通搜寻下来,根本就没有嫌疑人的影子。
  吸了吸鼻子,曲刚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看了看,又闻了闻,说:“人离开的时间不长,这里有刚刚留下的烟蒂。”

  “应该走的很匆忙,连房卡都没来的及取下。”高峰接了话。
  曲刚冲着楼层服务员一招手:“这屋的人什么时候离开的,有印象吗?”
  楼层服务员摇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然后又补充道,“不过,在将近一点的时候,客人还专门打过电话,要过加湿器,是我送来的。”
  曲刚“哦”了一声:“这屋里是男人还是女人?”
  “我没见到人。敲开门后,屋门只开了一条缝,一双手伸出来,就把加湿器拿去了。”楼层服务员回答,“那双手很白*嫩,应该是个女人,香水味应该也是女人用的。”

  “监控室在哪?带我们去。”曲刚直接命令着。
  脚步声响起,一个人站在门口。
  众人都甩脸看去,见门口站定一个一身黑色西服的男人,男人胸前别着胸牌,原来是值班经理到了。
  听到丨警丨察的吩咐,值班经理没有过多费话,而是直接说了句“跟我走”,便抬腿走去。
  众人走出房间,跟了上去。
  在走出屋子时,楚天齐向高峰使个了眼色。高峰会意,手上垫着抽纸,拿走了插着的房卡。

  监控室在饭店一楼的最西边屋子,众人坐电梯直接到了那里。
  监控员看到丨警丨察进屋,并没有任何异样表情,显见已经见惯了丨警丨察光临。按照吩咐,监控员调出相应时段的图像,并对对应录像进行快进。
  “停。”曲刚喊了一声,然后又说,“正常播放。”
  监控画面上显示,凌晨一点五十三分,“6808”房间出来了两个人。两人都裹的挺严实,而且都低着头,走的很快,看不清脸上模样。但从体型及走路姿势看,应该是一男一女。
  连续切换几个画面,录像显示,二人从房间出来后,拉着行李箱直接上了电梯,下到一楼。然后走出大厅,到停车场开上汽车,从饭店正门离开,离开时的时间点是一点五十八分。
  种种迹象表明,众人晚来了一步。
  高峰转头,看着王耀光:“是吗?”
  “像,体型、走路姿势都很像。”王耀光盯着画面说。
  简单询问了值班经理和监控人员几句,并没有什么收获,众人离开监控室,出了饭店,上到了车上。
  这次王耀光先被带到了第一辆越野车上。

  看着王耀光,曲刚问:“他能去哪?”
  王耀光摇摇头:“不知道,我只是在他拿钱包时,偶尔瞟到钱包里的房卡,像是定野饭店的。”
  “那你再好好想想,也想想他还接触了哪些人。”说着,曲刚向高峰示意了一下。
  高峰明白了意思,带着王耀光去了另一辆越野车。

  “老赵,带我们去市交警指挥中心吧。”曲刚对着赵副局长说。
  “好。”赵副局长用手一指,“往左拐。”
  曲刚脚下给油,汽车向目的地驶去。
  赵副局长在车上打了一个电话,向对方简单说了“调监控”的事。

  坐在汽车后座上,楚天齐没有说话,脑中在想着彪子离开时的画面。
  不多时,一行人到了交警指挥中心。在赵副局长的衔接下,很顺利的进了指挥中心大监控室。
  市交警指挥中心副主任亲自操作,很快便找到了嫌疑车辆的运行轨迹。嫌疑车辆在离开饭店后,先是向右拐去,然后直接上了外环路,在最近的一个出口驶出,一路向东,出城而去。嫌疑车辆一直驶出监控监控区域,进入了监控盲区。
  指挥中心副主任又调看了一些可能驶入路段的影像,再没有发现这辆汽车。副主任说:“老赵,从录像看,嫌疑车辆应该是在监控盲区改道了,但西、南、北三个方向都没有再发现这辆车,汽车很可能是奔东边去了。东边盲区接壤的监控范围,已经出了定野市界,咱们录像上看不到。没能帮上你的忙,不好意思。”
  赵副局长看了看曲刚,又把头转向副主任:“三更半夜的,麻烦老哥了,这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还望老哥再帮着继续关注一下,一旦有什么新发现,能及时告诉我。”

  “一定,一定。”嘴里说着话,副主任与众人一一握手。
  从交警指挥中心出来,又与赵副局长告别,楚天齐、曲刚一行驾车返回成康市。
  第一辆越野车上,依然是曲刚开车,楚天齐坐车。
  打了个哈欠,楚天齐问:“老曲,你觉得彪子会往哪去呢?”
  曲刚道:“从录像显示,应该是在盲区地段,或是奔向了东边出定野市方向,也不排除换车或弃车的可能。”

  楚天齐点点头:“应该是这样,不过弃车的可能性不大。那些盲区地段地势平坦,汽车很容易被发现,弃车就相当于给我们留下了线索。当然,也不排除对汽车藏身之处进行伪装,就像那辆行凶的越野车一样,不过这需要嫌疑人提前有相应的准备,否则他是来不及的。”
  “无论怎么样,无论人、车是否已经分离,我们既要关注嫌疑人的去向,也要注意汽车的所在。”曲刚说,“我回去以后,马上和相关区县进行联系,请兄弟局提供一些帮助。”
  又打了一个哈欠,楚天齐赶忙点了两支“提神烟”,给了曲刚一支,自己叼了一支:“老曲,提提神。要不我开一会儿。”
  曲刚接过香烟:“还真有些乏了,不过我能行,咱俩只要说上话,就没问题。”
  一个黑暗的所在,停着一辆越野汽车,车上坐着一男一女。
  再次把女人抱紧了一些,男人道:“小敏,跟着我受苦了,你还是自己离开吧。”
  “我就不,你别想赶我走,我就一直缠着你,你到哪我就到哪。”女人仰起脸,“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扁担挑着走’嘛!”
  “咱俩没有领证,也没有举办仪式,你没必要这样,跟着我这样一个人亡命天涯,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男人拍拍女人肩膀,“以你的条件,应该会有好的归宿。”
  “你这人怎么这么老脑筋?没领证怎么啦?没办仪式又怎样?那不过就是个形式而已,我要的是你这个人,是你的一颗心,又不是什么破仪式。”女人捶了男人一下,“我对自己的条件很有信心,也只有你能配上我,那些表面人模狗样,其实一肚子花花肠子的男人,我根本看不上。”
  日期:2017-10-15 07: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