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9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什么文化,能挣这么多已经非常满足,父母和媳妇也常嘱咐我好好珍惜这份工作。我在公司的出勤率非常高,干工作也是兢兢业业,连续四年都是公司先进个人,这在昊方地产公司也是很难得的。
  今年公司争取成康地产项目,河西省的项目负责人找到我,要把我派到成康来开车,还让我做项目部办公室副主任。我知道,到项目部工作,补助要高一些,而且只要担任这个办公室副主任两年,回到公司后工资还会上调。这是领导在照顾我,我对领导表示感谢,并欣然接受了这个工作。
  我这人不抽烟,很少喝酒,偶尔也打打牌,但就是这喝酒与打牌害了我。在今年七月份的时候,我在定野市的一家棋牌室玩牌。那天手气特别背,身上的五千块很快就输完了,我不甘心,就跟‘彪子’借。‘彪子’是我两年前在省城认识的,他做什么买卖我不太清楚,但他这人很仗义,大大小小的忙没少帮我,今年他也经常到定野。
  那天我跟他借了八千块钱,不到一个小时又输完了,真是郁闷的不得了。看我情绪不佳,‘彪子’就请我去洗浴,在洗浴吃饭的时候,我俩喝了点白酒。虽然我不常喝酒,但平时喝个半斤肯定没问题,可那天也就喝了二两,我就醉了,醉的昏迷不醒。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一个房间里,旁边还有一个半光着身子的女人。
  我当时大惊,问女人怎么回事,那女人说她就是做那种生意的,是有人给钱她才来的。我立刻轰走了女人,就给‘彪子’打电话。‘彪子’很快就到了,进门就说‘哥们,看来真不能让你喝酒,一喝了酒就要女人,给你找的慢都不行’。本来准备质问对方,一听对方这么说,我还能再说什么,只能尽快岔开了话题。从那以后,我再没喝酒,‘彪子’也没提起那事。俗不知,这就是埋下的一个*。

  在七月下旬的时候,公司费尽辛苦投标,但却被成康市招商局取消了资格,招商局也没给出具体理由。但有招商人员私下隐晦的表示,投也是白投,早就内定了。既然是陪标,那就不投了,我们就没再争取。就在我们准备撤回去的时候,*总公司不知怎么就知道了这事,便亲自介入了。后来在招标成功的时候,项目经理换成了曹阳,以前的人只留下我一个,其他那几个都被招回了省里。
  自九月九日签约后,‘彪子’找我更勤了,只是好多时候我要跟着曹阳,不能随便出去,不过仍利用曹阳单独回省里的时候,我出去了两次。那两次依然还是打牌,但我没敢喝酒,我担心自己喝醉。那两次‘彪子’倒是没让我喝酒,但总是在旁边没有别人的时候,打听项目部的事,也打听公司的事。我不免奇怪,就问‘彪子’为什么对这些感兴趣。最后‘彪子’吞吞吐吐的说,他有一个包工队,想从昊方公司投资的项目中包点活,想接触公司领导。

  虽然公司对我不错,但毕竟自己身份在那,我不可能帮他引荐公司领导的,只是拿人手短,我已经共借了他五万赌资了,一时不知如何答复。见我支支吾吾,‘彪子’又表示让我不要为难,实在不行的话,他自己想办法去接触公司领导,但需要我帮着提供领导一些信息,他好有接触的机会和方式。我觉得再没法推迟,但也没敢讲说省公司领导的信息,只提供了曹阳的一些信息给他。过了没几天,‘彪子’忽然打电话,说我提供的信息不准,隐隐暗示我在骗他。我当时极力否认,他倒也没有深究。

  九月二十五日,‘彪子’又给我打电话,说是有重要事找我。我以为还是让我提供领导信息的事,就表示实在出不去。他只说了一句‘定野那次醉酒的事被人录像了’,就挂了电话。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想起了那次醉酒后身旁躺的女人,担心这事传出去,更担心被我老婆知道,就赶紧又给‘彪子’回了电话。打了好几遍,‘彪子’才接,还说他也是刚见到那盘录像,但情况紧急,电话里说不清。我说第二天要回省城,见面再谈。

  九月二十六日,我和曹经理回去提车,当时正好车的内饰没有弄好,就决定第二天回。当晚,我和‘彪子’见了面,‘彪子’给了我几张照片,都是我和那个女人的不雅照。我当时看到这些,就懵了,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他也只收到这些,并把一张打印纸拿出来,说是连同照片一块寄的。打印纸上内容很简单,就几行字:视频更劲爆,十万可赎回。”
  看到审讯进展顺利,监听室二人都表情轻松,相视一笑。
  曲刚笑着道:“局长,你是怎么发现王耀光不地道的?”
  楚天齐缓缓的说: “其实在曹阳刚被打的时候,我就有一个疑问,凶手为何能在那个地点等上曹阳?当然,很可能是凶手提前在那里守株待兔,但期间过往车辆应该不止那一辆,即使按车牌识别,那也需要一个反应时间。这个时间既需要看清车牌号码,也需要采取逼停措施,时间是否来的及?是否能够那么从容?
  从当时情形来看,凶手采取行动的时间非常从容,应该是刚看到汽车就采取了逼停措施,或是提前已经蓄势待发,根本不需要确认车牌号码。因此,极大可能就是凶手适时掌握着曹阳那辆车的运行轨迹。那么曹阳或车辆就极有可能被定位,或被跟踪。
  要想定位一个人,既需要技术支持,也涉及到法律允许,有一定的难度,一旦被发现的话,很可能暴露身份;如果跟踪的话,也很容易暴露并引起对方警觉。既然定位和跟踪实施受多种条件限制,那么发展内奸就成为可能。即是曹阳身边较亲近的人,又是事发当晚的重要见证着,王耀光的嫌疑也就非常大了。”
  “局长,你刚才说的这些,我也想到了,但是调查王耀光通话记录和日常行为及消费状况,似乎还有些理由不充分,你肯定还有其它发现吧?”曲刚继续追问。
  楚天齐笑着道:“知我者老曲也!要是薛万利也能这么想,案子又何必被拖到现在呢?按说薛万利不应该想不到,因此这个人也不地道。扯远了,还说案子本身。其实在上月长假期间,我在省城见过王耀光,只不过当时看到的那小子背影,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却没想起来是谁。那天我无意中听到了那小子和别人通电话,可能是那小子触碰了免提键,手机里传出对方的声音‘谁都不傻’,在电梯关上的瞬间,那小子好像说过‘我出卖了经理’这样的话。只到今天上午曹阳上门,只到透过窗户看到王耀光在楼下接电话的背影,我才和上月初的背影联系起来,才锁定了那小子。然后这才给你打电话,让你调查王耀光的通话记录。”

  日期:2017-10-14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