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9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闭嘴。”墨镜男右手再次一紧。
  黑衣男子顿时喊不出来,只有气管发出“滋滋”气流声。
  两名保安快步跑了过来,其中一人用手中橡胶棒一指:“你们要干什么?”
  墨镜男在身上一掏,一个小的硬皮本出现在手中:“执行公务。”
  两名保安探着身子瞅了瞅,又对望一眼,转身就走。
  “保密,不得泄露,否则后果自负。”墨镜男说道。
  “诶。”两名保安收住脚步,回头答了一声。
  墨镜男等三人推搡着黑衣男子,钻进了那辆越野车。
  车门刚一关上,越野车便蹿了出去。

  一间特殊的屋子里。
  中间被铁栅栏隔开,一边光线较暗,坐着三个人,全部穿警服,两男一女;另一边有把特制的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黑衣男子,男子头顶垂下一个亮着的大功率聚光灯,灯影范围之外则是黑黢黢的。
  黑衣男子脸色灰暗,脸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头发也已蓬乱,任由对方问着“姓名”、“性别”等问题,就是一言不发,紧闭双目。
  这是一间审讯室。
  穿警服高个男子说了话:“王耀光,你以为不说话,就能扛过去了?”

  “说什么?你们这是非法拘禁。”黑衣男子忽然睁眼,恶吼吼的说。其实他本意不想说话,但炽热的灯泡烤着,而且心中既压抑又恐惧,这才借说话之机,相对大幅度的调整了身体姿势。
  “笑话,警方若是没有证据,是不会随便找你问话的。”高个丨警丨察“嗤笑”一声。
  “说的好听,跟绑架有什么区别?还把自己弄的跟个地下党似的。”黑衣男子反击着,然后忽然疑惑着道,“你是不是刚从许源县公丨安丨局来的那个副队长。”
  “不错,好眼力,我就是高峰,看来戴帽子和眼镜就对了。”高个丨警丨察道。他正是刑警队副队长高峰。
  “高队长,你们凭什么抓我?”黑衣男子质问着,“我可是守法公民,我要见我们公司法律顾问,请他来应对你们。”
  高峰一笑:“我想贵公司法律顾问会找你的,只不过不是应对我们,而是要质问你。你懂的。”
  “胡说,凭什么?”黑衣男子的声音发虚,分明是色厉内荏。
  高峰没有顺着对方的话题,而是问道:“姓名。”
  黑衣男子迟疑了一下,然后回答:“王耀光。”
  这一开口说话,黑衣男子也就老实回答了“性别”、“籍贯”、“住址”、“职业”等等问题。
  高峰继续问:“工作职位。”

  王耀光道:“*市昊方地产公司员工,现在是成康项目部办公室副主任,其实就是给项目经理开车。”
  “说吧,项目经理曹阳是如何受伤的?”高峰提出了问题。
  王耀光沉吟了一下,说道:“九月二十七日,我和曹经理从省城接了一辆新车,一开始曹经理开新车,后来我开……”
  耐心的听对方讲完,高峰道:“王耀光,这些情况你已经说过,我们这里都有备案。不过,你前后几次说法,还是有所不同。”

  “高警官,我又不是背课文,略有不同很正常啊。”王耀光回应着,“要是一字都不差的话,你觉得真实吗?”
  高峰没有与对方咬文嚼字,而是又提出了问题:“王耀光,我问你,那些人是如何知道曹阳要走那条路。”
  “我和曹经理行踪又不需要保密,只要一打听就能知道。”王耀光对答着。
  “那凶手又是如何准确掌握了他到事发地点的时间?”高峰追问。
  “既然他们能打听到我们的行踪,派人跟踪盯梢也不是不可能。”王耀光给出了答案。

  “你刚才说,是你大呼小叫,也是你给工地打电话,才吓走了那帮凶手?”说话间,高峰眉毛挑了挑。
  “是,是呀。”王耀光道,“我当时就是想着先吓住他们,减少他们对经理的殴打,要不是我那么咋呼,他们怎能住手并逃跑?说实话,如果不是他们跑了,加上我,也是白给。”
  “你说的倒也似乎合情合理。”高峰说到这里,话题一转,“可我不明白,你明明坏了他们的好事,他们为什么就没报复呢?当时他们逃走时,跟你可只是咫尺之遥啊。”
  “他们,他们着急逃走,哪还能顾得上我?”王耀光大声争辩。

  高峰突然说:“二十七日晚上,九点四十七分、十点零九分,你和同一个号码有两次简短通话。曹阳被打,就是在这两个时间点之间,这是不是很巧啊?”
  “巧什么巧?谁还没有个私人电话?”王耀光急道。
  “不巧吗?在那天白天,你还和那个号码通了三次话,而从那天之后,你的那个号码就再没用过了。”高峰缓缓的说,“这又做何解释?”
  “我……”只说了一个字,王耀光便不再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
  审讯室画面适时出现在监控室的屏幕上,屏幕前坐着成康市委常委、副市长楚天齐,和成康市公丨安丨局局长曲刚。
  看到此时,曲刚转头道:“司机就是内奸。局长果然厉害。”

  楚天齐心情大好,摆了摆手:“哪里,哪里?”
  面对老局长的“假谦虚”,曲刚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楚天齐也会心的笑了。
  审讯室里,已经静了十多分钟,王耀光还是闭目坐在那里。
  高峰说了话:“王耀光,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你以为不说就能过关吗?我们既然把你找来,那就是掌握了确凿的证据,现在是给你减轻惩罚的机会。我再提示一下,你可不只是那天反常,也不只是电话反常,你的反常之处多的是。一个月一千五百八十块钱的工资,你却能一个月去娱乐场所七次,除了有两次开*外,没开*的五次可是三千二百块钱呀。这还不算你大把打赏或是支出的小费,如果加上这些,至少也得七、八千吧,你的钱是从哪来的?”

  听到这些,王耀光叹了口气:“你们真是无孔不入啊。”
  “你说反了吧?”高峰回道,“是你王耀光无孔不入。”
  “我也是万不得以,被逼无奈呀。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说完这句,王耀光流下了眼泪,抽泣起来。
  高峰等人没有催促,而是静等着对方情绪宣泄。
  过了一小会儿,王耀光情绪平稳一些,继续讲说起来:“昊方地产在河西省拓展业务的时候,我就加入了公司,到现在也有六、七个年头了,算是地产公司的老人。除了开车以外,我再没有其它一技之长,但公司对我这个老员工不错,不但月工资比同岗人多三百块钱,每年都会额外给我三千块钱红包。说实话,我们做司机的报票,本来就能有一些外快。几项合计,我一年也能收入三万多。这个钱跟大款比少的可怜,但却比县里这些科级干部两年的工资都高,相当于省城一个处级干部的工资收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