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职业送葬人,一辈子只做两件事:替死者说话,替活人保命》
第28节

作者: 尸身人面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院资源有限,脑病和妇产的住院部在一个楼里,脑病的一个患者姓孙,大家叫她孙姥姥,孙姥姥不到六十岁,短发,很精干的样子,特别是眉眼看着锐利。
  她以前是妇产口的工作人员,负责乡村的计划生育工作。
  最近因为血栓问题住院,起初还好,这两天突然得了失心疯,说一个被泡在木桶里的孩子缠着她,药也不吃、针也不打,就嚷着出院。
  楼上妇产科的秦主任是孙姥姥的好朋友,曾经一起工作过,来劝了几次,总是暂时稳定了情绪。

  爷爷住院,这个孙姥姥看着爷爷面熟,就问是不是奋斗乡的索三,爷爷问大妹子咱俩认识吗?孙姥姥说十年前一个白事儿上见过,爷爷一听十年前这个字眼,立刻拉着脸说,我不认识你!
  不需要做检查的时候,就是我在医院陪着,看着吃了闭门羹的孙姥姥。我觉得纳闷,爷爷可不是给人脸色的人,这其中肯定有啥缘由!
  日期:2017-10-14 00:48:41
  趁着爷爷休息,我就问爷爷,十年前出了啥事?爷爷说陈年烂谷子的破事儿,别往出翻腾,整出来只能给自个添堵。

  食堂的包子挺好吃,巴掌大的,爷爷自己造了四个,撑得胃痛。中午人家都睡午觉,我就陪着爷爷在走廊瞎溜达。
  结果碰见了一个医生,医生摘下口罩,高兴得说,三爷,我是秦莺!
  爷爷也乐了,秦妹子啊!十年没见了,最近咋样?还做噩梦吗?
  秦莺摇摇头,说孙姥姥也在这住院,您见到了吗?爷爷说我不认识她!

  一天连续见了两个十年前的认识人,爷爷的态度反差这么大,我的心被弄得痒痒的,可爷爷的脾气犯了,牛都拉不回来,我干脆走曲线救国的道路,问爷爷刚才那个秦主任,为啥做噩梦?
  十年前秦莺才三十多岁,基层妇产家医生。一天手术不断,基本就是人流。
  那个时候,正是计划生育初期,人们的观念没有转过来,都想要一个儿子传宗接代,怀孕没有多久,就去算命或者找有经验的人看,觉着是女孩的,就来医院做人流手术。
  日期:2017-10-14 00:49:07
  打胎,是犯忌讳的事儿!
  八几年的时候,香火的观念还根深蒂固,香火都要断了,谁还管禁忌不禁忌的。
  打胎的人很多,四五个月还好,直接当垃圾处理了。七个月以上的,有的已经能活了。

  一些家长特别的心狠,要求孩子必须死,秦莺就在下面接个木桶,灌满水,做出来的孩子不看死活,直接扔进水里,时间一久就溺死了。
  秦莺睡觉的时候,总感觉听见孩儿啼哭的声音,晚上做噩梦,脑子里都是血淋淋的脸,然后扑通一声掉进水桶里。
  血被洗掉了,孩子的样子却怎么也看不清,就那么无助的游着,睁大眼睛,突然张开手臂扑了过来。
  当时,秦莺找到了爷爷,把爷爷当成了降妖除魔的道士。

  爷爷没有太好的办法,就让秦莺去找喇嘛庙的大师,也不知道大师用了什么办法?秦莺噩梦没了,秦莺也这样和爷爷认识了。
  日期:2017-10-14 01:15:53
  爷爷吃饱了瞎溜达、下午也没有点滴,就沉沉的睡着了。
  我拿了一本奶奶定的故事会,蹲在走廊里看。没过多一会,就听见有人吵吵!探头一看,是秦莺和孙姥姥,孙姥姥说是那个孩子回来找她了,秦莺说不可能,应该是最近病了压力大,有些更年期,胡思乱想。还用警告的口气和孙姥姥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别瞎说,对谁都没有好处。
  听了爷爷和秦莺的事儿,我都没啥好奇心了。她俩这么一嘀咕,我心里又痒痒了。
  等秦莺走后,我就来到了孙姥姥的病,学着爷爷神棍的样子,说这个病房有脏东西。孙姥姥笑着说,索三的孙子,毛都没长,就开始学他装神弄鬼。
  我一看这招不行,垂头丧气的准备离开。可是孙姥姥说当年的事儿,谁对谁错都不知道,爷爷却认为是孙姥姥造孽。我献媚的说,我爷爷是驴,我不是,我有很多优秀的血统,比如我奶奶的高雅。
  孙姥姥说你这油嘴滑舌的样子和你爷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说就让我当故事听了。
  孙姥姥和说还记得宋丹丹演的超生游击队吗?我说那小品有两年了,咋了?

  真正的事实比那要残酷的多。孙姥姥说她是计生委的,奋斗乡有一个张姓人家生了两个闺女,孙姥姥就一直去做工作说别再生了,讲了好多道理。结果没多久又传出消息,张家媳妇又怀孕了。
  孙姥姥闻讯赶来的时候,张家夫妇都走了,只留下两个丫头,大的七岁,小的才四岁,大的照顾小的。有一个亲戚在这里,十几头牛已经忙的焦头烂额。
  日期:2017-10-14 01:16:20
  孙姥姥问张家夫妇去哪了,亲戚摇头说不知道。
  这事儿过去了几个月。有一天秦莺找孙姥姥,问最近有做流产的吗?还说南方有人成批的收,10块一个,秦莺还差一个,单卖到不了这个价。

  孙姥姥问南方人要这个干啥?秦莺说吃,这是大补。孙姥姥听得半个脑袋发麻。
  秦莺说,奋斗乡的张家媳妇不是不在政策内吗?孙姥姥说跑了,秦莺就笑,说她知道在哪!
  张家媳妇被找到的时候,怀孕快八个月了,给强制做了人流。
  秦莺忙着处理胎盘,死孩子就扔在木桶里,张家媳妇不知咋的醒了,看见是个男孩,就嗷的一嗓子,昏了过去。
  这个张家媳妇出来的时候,脸色蜡黄。出来的时候,孙姥姥就觉得不对,就问秦莺,秦莺把张家媳妇看见男孩的事情瞒了下来,只说,月份大,身体虚是正常的,不行就回家做个月子。
  张家媳妇回家后,就精神恍惚,经常嘴里嘟囔,儿啊,妈对不起你!没多久就在自家的牛圈里上吊了。
  日期:2017-10-14 01:16:45

  张家男人得到消息后,在自己家屋里闷了一天,晚上的时候偷偷的跳了河。
  当时的丧事就是爷爷办的,张家夫妇脚一蹬,啥事不管了,扔下两个孩子。
  孙姥姥听说这事,赶紧找秦莺商量。秦莺这才把张家媳妇看见死孩子的事说了一遍。孙姥姥埋怨秦莺不早说,秦莺说,早说有啥用,该死不是还得死。谁让张家老想着生儿子,儿子刚出生就死了,该着他们家遭报应。
  出殡的那天,孙姥姥还是不放心,就扎了围脖,戴着帽子参加了。
  葬礼因为是爷爷主持,挺顺利的,张家夫妇合葬在一起。
  后来,孙姥姥就委托秦莺去看看,秦莺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爷爷。

  出殡的那天,孙姥姥还是不放心,就扎了围脖,戴着帽子参加了。
  葬礼因为是爷爷主持,挺顺利的,张家夫妇合葬在一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