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0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罢,我也腾空而起,跳出了那高塔,然后足尖在瓦间轻点,人也朝着小广场那边落了过去。
  我的轻身手段并不算强,在没有了大虚空术的加持之下,远逊于王明,所以倒是做不到他那般轻盈如鸟,不过好在速度迅捷,勉强能够跟得上。
  而当我落在广场边缘的时候,劫却先我一步抵达这里。
  此时王明已经骑着那头火焰狻猊一马当先,青丘雁也站在上面,两人宛如神仙眷侣,倏然而过。
  至于篱笆松一行人,已然不见踪影。

  我这边落了地,眯眼打量着那会让人瞬间变成火球的广场地砖,这时劫开口了:“师父,你跟着我走就是了,不会有事的。”
  说罢,他直接跳进了场中去。
  我跟在劫的身后,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听他刚才的话语,觉得他有些惧怕,未必会跟来,却不曾想他不但来了,而且还主动带起了路来。
  劫回头一笑,说我若是害怕,如何敢跟随他们那般久?
  得,听他这意思,只是担心我而已。
  他对自己,并不惜身。
  跟随着劫的脚步,我们很快就来到了高墙边缘,而这个时候,我也能够觉察得出来,在不远处的几个角落里,有目光汇集在我们身上来。

  那些目光有些躲闪,心惊胆战,显然并不是游先生的人,反而像是劫口中逃散的那些山民。
  他们或许是因为贪欲,或者是心有不甘,也有可能是想要报仇,所以迟迟不肯离去,就在附近的废墟之中蹲守,此刻瞧见前有篱笆松等人,后有我们几个前来破阵,自然聚精会神,认真打量。
  我没有去理会这些人,抬头一看,却已经没有瞧见王明和青丘雁的身影,知道他们走得太快,并没有停下了等我。
  之前我在高塔之上打量,瞧见篱笆松的人是跃上了高墙之后骤然而死,所以有些担忧,却不曾想劫的足尖在墙面上轻点数下,随后跃上了墙头,回头过来叫我。
  这一切是如此的行云流水,让我知晓他对于最外围的这些机关,应该是心里有数的。
  我不再怀疑,攀附在那高墙之外,几下便跳上了墙头。
  这个时候,我瞧见前方浓烟滚滚,烈火映天,随后又有兵器碰撞之声,知道王明已经跟敌人交起了火来,赶忙催促道:“我们快走。”
  然而劫却拦住了我,指着火光传来的方向说道:“小心,那里是幻境。”
  啊?
  我有些诧异,不知道劫是什么意思,却瞧见他右手一张,却有一道银光浮现,倏然而非,最后落到了对面的建筑屋檐上,劫轻轻一拉,却有某种丝状物瞬间绷直,他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你先走。”
  我瞧了他一眼,没有多问,伸手过去,果然握到一细微之物,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顺着那丝线往下一滑,整个人却越过了下方的一片狼藉,落到了对面的建筑屋顶去。
  我这边刚刚落地,就瞧见在屋子下方的不远处,有光芒浮现,无数的符文在墙壁和地面上游走,而王明则已经收起了火焰狻猊,正在疯狂地与青丘雁交锋。
  两人对拼,王明手持三尖两刃刀,而青丘雁一手长剑,一手白绫,拼斗是异常火爆,叮叮当当,就好像进了打铁铺子。
  两个原本亲密无间的战友,此刻都红着眼,如同仇人一般争锋,杀气腾腾。

  怎么回事?
  就在我一脑门雾水的时候,劫却是也滑了过来,对我低声说道:“那边的宫灯处,附着一头癞蛤蟆,那玩意能够喷射出某种迷惑人心志的毒气,让人产生错觉,过躁易怒,十分管用,就算是修为再高,只要吸入一点点,大脑就会被欺骗,陷入别人引导的幻觉之中去。”
  我眯眼打量,发现在两人的不远处,果然有一根白玉雕琢的灯亭,而里面的确有某种古怪的气息传递而出。
  怎么办?
  我看向了杨劫,而他则是咬了一下牙齿,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我去处理。”
  说罢,他的手掌又是一翻,却如同蜘蛛侠帕克一般,倏然滑落过去,而这个时候,王明依旧还在与青丘雁缠斗,眼看着劫就要抵达那玉质宫灯之前时,突然间从斜侧里杀出一人来,手中金环大刀无比绚烂,化作一道光芒,落在了劫即将滑落而来的身上。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劫的身子一动,却是化作了四道黑影,然后全部都落在了那刀手身上去。

  影分身。
  劫的这手段有点儿类似于我的道陵分身法,但又不全是。
  因为他在陡然之间化出来的,是影子,而并非真实存在的身体,不过奇妙的一点在于,他的本体也融在了影子之中,让对方根本分不清楚那一个是真身,那一个是影子,一时之间,却也是满脸愕然,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高手较量,分秒必争,胜负其实就只是在那一瞬之间。
  就在那刀手想要从那影子之中找出劫的真身之时,那四道黑影却是化作了一处,刀手猛然一喝,手中的金环大刀陡然一转,朝着那人横腰斩去,却不曾想大刀掠过,影子溃散,居然斩了一个空。
  真正的劫在哪里?
  用不着那人多想,劫已然出现在了刀手的背后,他的双手之中,皆有断刃,直接插在了那人的脖子之上,捅了一个对穿。
  能够跟随着游先生的家伙,自然都是猛士,那家伙脖子处给捅上了两把断刃,直接对穿,却并没有立刻倒下。

  他发出了绝望野兽一般的凄厉嚎叫,随后扔开了手中的金环大刀,伸手去抓劫。
  这是一个猛士,不但一身力气,而且生命力还如此旺盛,让人心中惊讶,不过劫却似乎早已预料得到,身子一转,人却直接落到了那刀手的身下去,手中的一对断刃已经拔出,然后将对方的脚筋割破了去。
  砰……
  断刃拔出,脖子处的大动脉立刻爆发,鲜血迸射而出,随后脚筋被割断,双脚无力,那刀手直接砸落了地上去。
  而劫却并不停歇,双刃在手,陡然回旋,直接将人的头颅割下,把刀手的生机彻底断绝,这才作罢。

  从刀手出现的那一瞬间,劫似乎早就想好了所有对策,一切动作行云流水,毫无滞碍,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一切弄完,时间才过去了十秒钟不到。
  刀手死了之后,劫跳了起来,落到了那白玉灯亭之上,那灯亭高约一米五左右,顶端是灯罩,不时有青蒙蒙的气息浮现而出,他那一对沾染了刀手鲜血的断刃毫不停歇,朝着灯罩里面陡然刺去。
  灯罩外边有薄网,刀刃一进,立刻破碎,随后从里面竟然跳出一只篮球大的癞蛤蟆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