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4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仇力这是到了寿数,已经不是人力能挽回的事情了。这些人虽然吴勉、归不归他们一直都在外面跑,几乎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不过现在这个人要看着就要不行了,还是让小任叁和百无求有些唏嘘。
  仇力这一辈子善恶两分,虽然不是什么善人也没有做过什么大恶。临死之前,对着归不归交代了两句之后,就闭上了眼睛。
  归不归本来打算给仇力找个好人家去投胎的,不过仇力生前表示自己的杀戮太重。不管下辈子投生成什么都是对他的报应,仇力打算用下一世来还清自己前世犯下的孽缘。
  归不归明白仇力的心思,当下也没可以的安排他后世投胎的事情。将仇力下葬之后,便开始继续和吴勉这些人寻找广仁他们的下落。不过足足又找了两年,还是没有发现方士一门任何一人的下落。
  归不归甚至在几个广仁可能出入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不见方士一门有谁来联络他。世间久了,吴勉和归不归也明白过来广仁不知道为了什么。一直在回避他们这几个人。

  虽然方士一门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找到,不过另外一个熟人却找上了门。那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广治找到了他们的洞府,当初精卫防着他们这几个人一去不回。在归不归留下的本命符纸里动了手脚。有了那张符纸,就能知道他们这几个人的准确位置。
  看到了广治找了门,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们家大方师也太心急了吧?三天没回去就把你派来了。这要再过半个月,你们是不是就要倾巢而动了?”
  “大方师也是挂念你们。”广治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老人家担心你们被什么琐事牵绊住,便命我过来帮忙。按着俗世的时间来说,再过一百零三年就是他老人家的寿辰,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在寿辰之日将长生不不老药炼制出来。”
  “一百零三年……”归不归的眼睛在眼眶里面转了几圈之后。继续说道:“那这个面子老人家我给足一点,这样,我们几个人带着这点家底现在就跟着你回到饵岛。长生不老药炼制出来之后,我们再看回来看看。怎么样?让你们家大方师亲眼看着丹药炼制出来。这个面子可以了吧?”
  听到归不归要跟着他回到饵岛,这个让广治有些喜出望外。出门之前,精卫叮嘱一定要好言相劝,在丹药炼成之前,千万不能得罪他们这几个人。现在这个老家伙说出来要去饵岛炼丹,这比他师尊之前的预想,已经好出不知道多少倍了。
  百无求听到之后忍不住说道:“老家伙,昨天你还心急火燎的到处去找广仁他们。今天就变了主意了?那么一旦广仁他们想开了,再出来找我们那怎么办?”
  “那就让他们心急心急吧。既然能躲起来三年,那么就在心急个一百零三年吧。”归不归说话的时侯,眼睛正盯着吴勉脸上的表情。他身体里面的术法早已经耗光。现在储金里面到是还存着一点术法。不过那个老家伙一直舍不得用,在他的心里,还是不肯相信徐福真的会这样戏耍他。当初说好了解开封印的法门就在那九幅地图当中,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回到饵岛上看看,当初自己是不是看漏了什么……

  而吴勉也是无所谓。回来的这三年他一直跟着归不归在到处寻找广仁他们,也是看在徐福的面子上。而且他还一直没有将徐福留下的东西融会贯通,能有地方让他静下心来想想这件事,吴勉何乐而不为?
  不过真的要启程前往海岛的时侯,却把广治下了一跳。别的先不说,但就那条龙尸让广治目瞪口呆的了。这条龙是他们前往饵岛之后徐福亲手屠的,就这一手前任大方师和饵岛大方师已经分出高下了。最后还是归不归将这条龙尸装扮成一条巨大的死蟒,就这也是用油布改了几层,这才安心上路。
  除了这条龙尸之外。其他的东西也足足装了十几大车。再次回到当年渡海的小渔村,上了广治留在那里的大船,向着那做海外孤岛行驶过去。
  四个人当中,百无求依旧是不能坐船的命。大船行驶之后,这妖物又去甲板哇哇大吐起来。看着自己便宜儿子一眼之后,站在甲板上的归不归最后看了一眼陆地。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你说广仁当初会不会已经知道了饵岛的事情,这位大方师只是装装样子找了我们一下。他到底用占祖占卜出来什么了……”
  十四年前的一天夜里,长安城内的天牢之内。大方师广仁在监牢里面端然危坐。囚牢之外站在一个身穿修士服饰的男人。一天雾气笼罩在男人的头上,并不能看到这个人的容貌。
  两个人注视了良久之后,外面的男人对着广仁说道:“这就是大方师从占祖里面看到的吗?本来以为有了占祖。大方师就会扭转这个局面的。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更加糟糕了,就像是完全找不到头尾的乱麻。后面会这么样,我都开始好奇了。”
  坐在囚牢里面的广仁微微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乱一点不好吗?天下大乱不正是你的愿望吗?怎么,真要开始大乱的时侯你又开始害怕了?”
  “乱不怕,怕的是没有章法的瞎乱。”外面的人也学着广仁的样子笑了一下,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今晚的事情我不太明白,你我都知道那个得了人面疮的孩子根本就不是皇子。他是皇帝给你的台阶。只要治好了这个孩子,你还是大方师。天下的修道门派还要以方士一门为尊。现在台阶被你一脚踩塌了,你亲手让方士一门陷入到了绝境当中,我不明白,大方师你到底意欲何为?”

  “台阶……”广仁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台阶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万丈深渊。今晚我顺着这个台阶走下来,方士一门要从万丈深渊上面跌落下来。为求一时的太平就要跌入万丈深渊,你会那么做吗?”
  外面的男人沉默了片刻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低了几个调门,对着广仁说道:“这是占祖告诉大方师的吗?既然你都知道这些事情。那么占祖应该也给了你办法补救了,是吧?方士一门只是蛰伏几年。等到这位少有的精明皇帝晏驾之后,在图谋东山再起的机会,是吧?”
  这次大方师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没有回答他的话。男人再次沉默了片刻,随后再次说道:“这是方士一门的大事,大方师自然也不会和我这样的人来说这个。那我再厚着脸皮问件小事,大方师,你把我放出来,是不是也因为我出现在占卜里面……”
  说话的时侯,这人脸上的雾气缓缓的散去,露出来一张没有五官,整张脸全部凹陷下去的脸。正是被他关押在方士门中的问天楼主——姬牢。
  看了这个没有脸的男人一眼之后,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是不是出现在占卜当中有那么重要吗?你现在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对啊,已经出来了,别的都不重要了……”楼主的肚子里面发出了一阵笑声之后,继续说道:“那你怎么还能控制住我?又怎么敢保证我一定会让方士一门重生?”

  日期:2016-11-1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