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9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同样还是那个曹金海,固有性格也不可能有本质改变,但曹金海的做事方式却有了极大不同。现在的曹金海务实了好多,干练了好多,公心也增加了许多。曹金海的改变,这里面有不得以的成分,但也说明曹金海也并非就是一个庸碌无为的胚子。
  “楚市长,你讲几句?”一个声音在耳旁想起。
  楚天齐急忙收起思绪,转头去看,是王永新在喊自己,原来曹金海的汇报已经结束了。
  “市长,我平时经常下来,讲的太多,已经没有什么新内容了。”楚天齐一笑,“我就抛砖引玉说几句,然后请市长做指示,怎么样?”
  “你先说吧。”王永新认可了对方的说法。
  楚天齐清了清嗓子,说道:“同志们,拆迁工作进行到现在,比较顺利也比较平稳。这与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尤其王市长更是关心、关怀倍至……”
  花了六、七分钟时间,楚天齐说了一些没有营养的官场套话,然后请市长做指示。
  一阵热烈掌声过后,王永新说了话:“城建局以及拆迁办的各位同志,你们辛苦啦!拆迁工作进行到现在,各项工作很顺利,没有发生一起拆迁事故,也没有大的拆迁纠纷,这很难得,也很不容易,说明同志们做工作用心了。我代表成康市委、市政府,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成康城市发展做出的贡献。”

  得到市长肯定,现场众人自发的热烈鼓掌。
  微笑着双手下压,待掌声停歇后,王永新接着说:“在整个拆迁过程中,城建局所起作用巨大,广大职工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
  听着王永新的诸多溢美之词,楚天齐心中暗喜:看来城建局今天能逃过一劫。无意中抬头,正接触到曹金海欣喜的眼神,显见曹金海也是这个想法。
  忽然,王永新提高声音,话题一转:“尽管城建广大职工做了好多工作,但做为局领导,曹金海却不乏失职之处。从上次召开专题会,到今天已经过去二十多天,可案子至今还未破,我要提醒曹金海同志,离限期所剩无多了……”
  果然躲也躲不开呀,楚天齐不禁暗笑自己的过早乐观。同时他也看到,曹金海早换上了一副苦瓜脸。
  “嗡”,一阵轻微振动传来。
  楚天齐从衣服口袋取出手机,只见屏幕上跳出几个字:那小子果然有问题。

  看到这条短信,楚天齐高兴不已,心中暗道:越来越近了。
  现在天气越来越冷,夜晚大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即使有人出来,也是匆匆而过。不但行人少了,就连车辆也少有出来,但有的场所却未因天冷而受影响,里面的人反而更多。
  定野市西北角的“嗨哟喂”歌厅里,蹦迪大厅人影绰绰,光影摇曳。染着各色头发,穿着各种异服的男男女女,尽情扭摆着身体,跳着千奇百怪的动作。
  在众多跳舞者中,一个黑衣黑裤的男子人缘极佳,身边围着一群男女,尤其这些女子还不时向黑衣男子做着挑逗性动作。而黑衣男子并没有回应那些挑逗,嘴角似乎还带着一抹笑意,高傲的冷笑。
  黑衣男子停下舞步,走向场外,身边的几个女子也停下来,尾随而去。黑衣男子回头,抬起右手做了个“停止”的动作,那几个女子只得悻悻的回到了舞池中。
  灯光昏暗的休息区,坐着一名年轻女子,看到黑衣男子走来,马上吟吟一笑,迎上前去,挽上对方胳膊:“光哥,真有派。”
  “是吗?我怎么没觉得?”黑衣男子伸出右手,摸上对方脸蛋,“别老是‘光哥’、‘光哥’的,一听到这词,我就想起了‘输光’这个词。”
  “不嘛,我就要这么叫你。”女子撒着娇,前胸在男子胳膊上蹭着,“人家不是那个意思,人家是说脱*。”
  “小妮子,你又想了,太谗了吧?”黑衣男子揽着女子,在对方脸上啃了两下,手也伸进了上衣。
  “讨厌,一会儿给你,人家是良家女子。”女子扭捏着,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却根本没有让男子拿开“咸猪手”的意思。
  相拥着跌坐在沙发上,女子扎在男人怀里,轻声道:“光哥,你现在可是越来越有派,小妹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是吗?我看你是离不开花花绿绿的票子吧?”黑衣男子说着,用另一只闲着的手从衣兜抓出几张票子,塞进女子衣服里。
  “光哥真好,几个月不见,就发大财啦。”女子一边把钞票取出来,一边道,“你到底是做什么大买卖的?”
  “不该问的别问。”黑衣男子语气变得森冷。
  “是,不问。”女子乖巧的回着,“我就只负责侍候光哥,让光哥舒服。”
  正这时,一名服务生走了过来,径直到了黑衣男子近前,弓着身子说:“先生,请问门口那辆省会牌照的大奔是您的吗?”
  “怎么啦?”黑衣男子反问。

  服务生说:“有客人要出车,您的车挡路了。”
  “挡路,怎么会?”黑衣男子笃定的说,“我可是停在车位的。”
  “先生,我刚才看了,您那辆车本身就宽,又稍微有些压线。”服务生继续解释着,“那辆车很新的,要是让别人刮蹭一下,就太可惜了。”
  “真麻烦。”黑衣男子很是不悦,但还是站起身来,转头对身后女子说了句“等我回来”,便向外走去。
  来在停车场,黑衣男子不禁怒了,哪是自己车停的不对,而是旁边那辆越野车压了车位线。越野车已经亮灯,看样子正准备开走的样子。
  那怎么行?就那样开,还不把自己的车刮了?想到这里,男子快步跑了过去,拦在越野车前。
  越野车打开,一个戴鸭舌帽、黑墨镜的高个男子走下车来,质问道:“干什么?”

  大晚上带墨镜,坐车里戴帽子,装什么*?看到对方,黑衣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便不客气的说:“你怎么停的车?你看车都压线了,停的歪歪扭扭的。”
  “关你屁事。你是保安?”墨镜男回了一句。
  “妈的,怎么不关我事?你的破车这么开出去,还不把我的车撞了?”黑衣男子一指大奔车。
  墨镜男扫了大奔一眼:“那辆好车是你的?你姓刘?”
  “老子姓王。”黑衣男子一脸鄙视,“这算什么好车?当然,比这辆破越野好多了。”
  “你姓王啊,那就对了。”墨镜男猛的一伸手,抓住了黑衣男衣领。
  黑衣男子顿觉气息不畅。

  越野车后车门忽然打开,有两个精壮男子跳下汽车,一齐抓住了黑衣男子胳膊。
  “你们要干什么,有人抢劫,绑架了……”黑衣男人哑着嗓子嚷了起来。
  日期:2017-10-14 08: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