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7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点头,这么说来,林叔跟姽婳的相遇倒是很正常,看不出什么古怪。
  接下来,我又询问姽婳知不知道当初林阿成死而复生的内幕,她却摇摇头,说那奇异之地暂时还不能告诉我。等我到了天时境界,到时带我过去一看便知。
  问了半天,我都没再找到林叔或者胖子欺骗我的佐证,干脆咬咬牙,心里不再挣扎。
  不管怎么说。胖子都是我的兄弟,哪怕他真的背叛了我,我也要亲眼见证才能相信。所以,这一趟我必须还得去。
  拿定主意之后,我也摒弃了其他杂念,不再胡思乱想,姽婳也没再劝我什么,只是在一旁温婉的劝我早些安寝,说是此时天色已然不早,明日要远行。今日得养足精神才行。
  听她提到安寝,我心里微微一阵轻颤,不过马上我就把那种旖念压了下去。本来我以为接下来这段时间就要待在这里,我和姽婳早已有了夫妻名分,再有夫妻之实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但现在,我立刻又要出门冒险,不能长相厮守,那股心思也就淡了。
  于是我过去合衣躺到床上,姽婳倒也没说什么,就跟我中学时一样,温婉的躺在我身边,也不说话,就那么沉默的陪着我。
  当年的我,面对姽婳。心里多少还有几分恐惧,尽管习惯之后也能正常睡觉,可每一夜睡得都提心吊胆。现在再回想当时那段时光,我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暖和留恋。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姽婳这种阴魂之体是根本不会睡觉的,所以,当年她只是整夜整夜的陪着我,安静的看着我睡觉。或许,正是因为这长久的陪伴,到后来她出口叫我夫君之时。我心里才没有多少抗拒吧。
  想起当年那些事,再转头看着跟当年一模一样的姽婳,我心里有股说不明白的暖意,忍不住伸手揽住了她。
  姽婳的身体跟当年一样冰冷,可我却觉得很温暖,抱着她闭上眼睛,不久之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醒来之时,姽婳已经站在了床边,手里拿着我的外套,待我从床上下来之后,便温柔的帮我穿上了衣服,然后把墨易珠递到了我手里,笑着对我说道,“夫君,墨易珠已经祭练完成。”
  我接过来一看,原本拳头大小的墨色墨易珠,此时依旧还是墨色,不过颜色却深沉了许多,里面似乎流转着一股灰色气息,看起来有几分阴冷,另外,墨易珠的大小也缩小了一大半,此时只有一个乒乓球的大小。
  姽婳告诉我说,成品墨易珠的使用方法跟以前半成品墨易珠是一样的,只要用道炁驱动就行了,只不过需要的道炁比先前多了不少。

  我点点头,握住这成品墨易珠,调动体内道炁大概尝试了一下,姽婳说的没错,我用了之前驱动半成品墨易珠等量的道炁注入其内。结果墨易珠根本没有一点动静,我只好持续注入道炁,直到自身道炁全部消耗之后,这才隐约察觉到了墨易珠内的微微一丝震颤。
  我低头一看,墨易珠内那股灰色气流此时已经布满了整个珠子。而且还不停的在珠子内旋转着,似乎随时都要奔涌出来。
  这下我有点傻眼了,我道炁遇到天障,只能停留在点穴十层,无法踏入识曜。以墨易珠的神奇,仅需要识曜境界的道炁便能驱动,几乎不敢想象,可问题是我体内道炁正好就差了那么一丝无法到达识曜,拼尽所有道炁,也不过让墨易珠到达临界点而已。
  姽婳站在一旁。显然也看出了我的情况,她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微微一笑,把玉环又递给了我,笑道,“驱动墨易珠的道炁并非必须一次注入,你现在注入的这些道炁,我可以帮你锁定在墨易珠内,你用这玉环内的真龙脉补足自身道炁之后,下次只要再注入少部分道炁,便可以开启墨易珠了。此后你只要借助玉环内的真龙脉,便可维持道炁的供给。如果用到墨易珠的保命功能的话,无需道法口诀配合,只需心念一动,墨易珠便会自行启动。不过夫君要切记。墨易珠的保命功能只能动用一次,此后墨易珠便再无这功效了。”

  说完,她接过墨易珠,手指变幻几个法诀之后,重又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看。果不其然,墨易珠的四周流转着一层道炁,似乎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束缚了一般,只能游弋在墨易珠的四周,无法朝四周消散。
  姽婳自然不会骗我,所以我根本没再试,直接把墨易珠和玉环都收到了自己的口袋内,然后又对她问道,“之前我用半成品墨易珠变换过容貌,不过被玄学会几个人认出来了。我再变成那个容貌,遇到玄学界之人怕是还会有危险。不知道现在这成品墨易珠变幻而出的容貌,跟之前是否一样?”
  姽婳摇摇头,“夫君你放心吧,半成品墨易珠对容貌改变极为细微,现在这成品墨易珠可以把容貌变的跟之前完全不同,夫君无需忧心。”
  这下我最后的忧虑也没有了,朗声一笑,便准备开口跟姽婳辞行,只是话到了嘴边,我脸上的笑容却再也维持不住了,心里忍不住升出几分歉意。
  姽婳常年守在这火神庙内,过的是青灯古卷一般的生活,好不容易才把我等了回来,可没几天,我又要离开。
  当时说没半年回来一次的时候,我心里并没觉得有何不妥,但真这么做了之后,我才发现,这其实是很残酷的一件事情。
  外面世界里有我的恩怨情仇,所以我无法彻底脱离外界,回到这里,姽婳只是我世界里的一小部分,可对姽婳来说,我却是她的整个世界。
  我不知道昨日林阿成为什么会劝我不要辜负了姽婳,但现在,我自己心底也忍不住升腾出这个念头。

  姽婳却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她只是柔柔的看着我,轻声浅笑道,“夫君一路珍重。”
  看着姽婳,我动动嘴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歉意的跟她说了句对不起,并向她保证,一旦外面的事物处理完毕,我一定尽快赶回来。
  姽婳依旧笑着,柔柔的对我道,“夫君不必如此,妾身只求夫君在外面能平安喜乐,这便足够了,至于那些凡俗事物,总有处理完的一天,夫君不必急迫,水到渠成便是。”
  她的善解人意让我心底涌生出一种近似羞愧的情绪,我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柔声对她说道,“姽婳。你真好。”
  本来这只是我的真情流露,但姽婳却不知怎么的,脸上的浅笑缓缓收敛了一些,目光也黯淡了一些,怔怔的看着我,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道,“只希望将来夫君还能记得我的好……”
  她的话语里明显带着一丝幽怨,我有些错愕,不知道她为何要这么说,正要问时,姽婳却伸手指了指门口。小声又道,“林阿成已经在等你了,别让人家等的太久。”
  我转头一看,林叔果然已经站在门口,正盯着我们这边看。
  有林阿成在,我和姽婳也不好再说什么私房话。我只好松开了她的手,最后跟她说了句再见,然后便狠心转头离开。
  到了门口,林叔和小僵尸早已等候多时,我叫上他俩,一路离去。
  日期:2016-11-10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