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8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是这么回事。”王永新点点头,然后挥了挥手。
  杨永亮会意,缓缓退出了屋子。
  目光盯着关上的屋门,王永新心中自问自答着:这么说,薛万利被实际降级了?到底是谁搞的鬼,是姓楚的吗?还是薛万利那小子犯了什么事?是前者还是后者,也许都有吧。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事就复杂了,会不会牵扯到其他人,这里面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忽然,王永新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曲刚是楚天齐老部下,他来出任局长,无疑让楚天齐如虎添翼。不过万幸的是,在常委会里,楚天齐只是光杆司令,还和江霞是死对头,现在又增加了一个彭少根,而且曲刚的主管副市长姓彭并不姓楚。
  这就有意思了,很可能曲刚会成为彭少根的收拾对象,也有可能曲刚会成为楚天齐安插的探子。无论哪种情况,争斗是不可避免了,肯定会相当精彩,甚至惊险万分。
  “有好戏看喽!”自语过后,王永新靠在椅背上,哼唱起了小曲。
  时间已经到了上午十一点,曲刚也到了楚天齐办公室将近一个小时,但依然谈兴很浓。
  此时,屋子里已不只楚、曲二人,还多了两人——曹金海和高峰。高峰现在已经是成康市刑警队副队长,临时还兼着曲刚的司机。
  楚天齐正在说着:“老曲、老曹,王市长当时可说的是一个月为限,从今天算起,离时限仅剩两周。我想,虽然薛万利调离,但市长肯定还记着这个约定,你们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定要在规定时间内把案子破了。如果破不了案,老曹你的位置一定凶多吉少,即使老曲刚来,这事也会成为一个话柄。”
  “是呀,我怎么就摊上这事了,城建局还管破案?”曹金海不无委屈。
  “说这些没用,要面对现实。你要想早点摆脱这个魔咒,就要把能提供的素材,包括可疑现象,包括个别人的一些言论,统统都告诉老曲,哪怕一点蛛丝马迹也不能放过。”楚天齐面色严肃,“在这事上,你和老曲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当然了,破案与否,也和我多少有一些关系。”
  “是。”曹金海道,“一会回去,我就把那些资料再整理一下,看看对曲局破案有没有帮助。”
  楚天齐又说:“老曹,不瞒你说,老曲是我的老搭档,他的到来,对你摆脱破案困境有很大帮助。他肯定不会像薛万利那样设计你,而且还会帮助你。”
  “是,是,明白。”曹金海脸上露出喜色。
  楚天齐把头转向曲刚:“老曲,刚才我已经说了,这几个案子已经发生了一个多月,可到目前为止,不但没有破案,就连嫌疑人和嫌疑车辆也没发现。这里不排除幕后凶手十分狡猾,反侦察手段厉害,一些痕迹清理的干净。但也很有可能是相关人员、相关部门不作为,甚至很可能还有其它什么因素。所以,你一定要谨慎、细心,要好好关注一些值得关注的人和事。
  你刚到任,本来不应该给你加更大的压力,但事情摆在那,时间又这么紧急,我只能如实相告。刚才说过,市长要求限期破案,这也不仅只是领导要求,而是情势使然。你知道吗?就因为这三个案子迟迟未破,施工单位和施工人员心情都非常紧张,担心类似事件发生。投资商更是纷纷来电、来人,表示关切,既关切破案本身,也关切投资收益。
  虽然这些企业不会因此撤资,但潜在的负面效应会慢慢显现。工程进度肯定会首当其冲,进展迟缓,现在肯定也没有再次投资打算。就是其它那些潜在投资企业,投资信心也会动摇,进而观望或放弃。案子破获越晚,这些负面效应就越大,造成的影响也会更长久、更顽固。”

  “局……市长,你放心,对待破案,我老曲历来不信邪。虽然现在时间紧迫,但我认为绝对够用,我一定在规定时限内破获此案。”曲刚说的非常干脆。
  楚天齐回了一声“好”,站起身来,其余众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楚天齐一手握着曲刚右手,一手拍在对方肩头:“老伙计,就看你的了。”
  曲刚抽回右手,“啪”的敬了一个军礼:“市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好了。中午不留你,赶快回局里吧。单位人不知你已进入工作状态,还以为你不务正业呢。”楚天齐挥了挥手。
  “好的。”答过一声,曲刚迈步走去。

  曹、高二人也跟在后面。
  “老曲,等等。”楚天齐叫住曲刚,“记住去拜会主管领导。”
  “是。”曲刚站在当地,再次敬了一个军礼,才开门离去。
  自那天曲刚上门后,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楚天齐再没和对方见过面,期间只是通过两次话。在通话的时候,两人说的是其它的事,都没涉及到案子,楚天齐也没有询问。他知道,有那一次强调就行了,该怎么做曲刚肯定清楚,一个从警二十多年的老丨警丨察,不需要自己教。
  但曲刚没提案子,那就说明案子没有实质突破,否则对方会告诉自己的,应该还是第一时间。抬眼看了看桌上台历,已经是十一月七日,再看了看腕上手表,也已是晚上九点多,看来这一周又没戏了。
  伸了伸腰身,楚天齐点燃一支烟吸了起来,睡前一支烟,成了他的习惯。今天是周日,他准备早点休息,从而以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即将到来的新一周工作。

  “笃笃”,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呀?”楚天齐随口问了一声。
  “我,老曲。”门口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等等。”楚天齐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上插销,“这么冷的天,大晚上的,我以为没人来了。”

  门口站着两个人——曲刚和高峰,两人迈步走进屋子。
  曲刚边走边嘻笑着:“不冷呀,领导屋里空调吹着,暖和的很。”
  “看来心情不错,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楚天齐调侃着,返回到座位上。
  “还真是个节日,立冬。”曲刚笑着,坐到对面椅子上,“当然,我不是因为立冬高兴,而是案子有了进展。”

  “是吗?太好了。”楚天齐其实在看到二人进门时就有预感,现在听到对方如此一说,很是高兴,“快说说。”
  “让高峰说吧,这事是他经手的。”曲刚道。
  此时高峰也拿来了另一把椅子,坐到曲刚身侧。然后直接接话:“刚刚找到了一辆无牌照车,非常符合凶手用车特征,而且汽车底部发现了黑、绿漆色,和我们分析的汽车多次喷漆改色吻合。现在正做进一步的技术分析,如果真如我们所料,真是同一辆作案车的话,那对我们集中精力破案帮助很大。具体发现过程,是这样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