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24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家安不羁的口气说,你不是有个老秦人是红河县的副县长秦岭振吗?一会他来了,你跟他配合一下,把你们在床上干的事情当着兄弟们的面再表演一次。
  程卫平听了这话,忍不住满脸涨的通红,冲着林家安和几个站在一边淫笑的年轻人狠狠的骂了一句,畜生!
  林家安对付这种半老徐娘的女人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理,他见程卫平竟然敢反抗,随手一拉就将女人一只软绵绵的手臂拽住,巨力一把拉进怀里抱住,顺势的,一双手搂住了女人的胸前,捏住两团汹涌的粉肉。
  “你!”

  至于说程卫平这个老秦人,虽然为了自己受了很多的苦,可是也不能再和这个女人来往了,毕竟现在很多事情那是自己不能控制的,可是秦振岭也知道自己不能和这个女人说,现在这个女人丈夫和他离婚后,就一直希望和自己保持关系。
  其实,程卫平这样做,也就是希望有一个靠山。
  程卫平出生在一个卑微的平民家庭,父母都是老实得近乎木讷的人,常常受人欺负。从程卫平记事起,软弱的父母就经常对她说:“好好读书,长大找个好工作,嫁个好人家,免得像你娘老子一样看人的脸色受人的气。”程卫平也暗暗在心里下决心,一定要做个有出息的人,还要嫁个有本事的好郎君。
  但现实往往跟人们的意愿有太大的距离。上小学、初中时一直是三好学生,还当了班干部,人五人六地管着几十号人。没想到读到高中时,程卫平父亲莫名其妙地被人打伤了,伤得很重,母亲也病倒了。家里就像塌了天一样,也只进入县卫校,后来进入医院做了护士,,挑起了家庭的担子。
  在医院里,作为护士,看不到自己的前途,心情特别的灰暗。好在医院忙得厉害,上班抓得紧,没有喘息的时间,回到家里又有一大摊子事情等着去做,也不得空闲。这样一忙一累,也就没有工夫想这想那了,闭着眼睛往前过吧。
  二十岁时,开始有人跟程卫平介绍对象,医院也有几个男孩对她有意思。但她的心气很高,他们介绍的那些人一个都看不上。她想到这里工作就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再在这里找个对象,那就永世伸不起腰了。父母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明摆着,可不愿意走他们的老路。

  程卫平知道自己是个还算漂亮的女孩子,这是唯一资本。决心用这个资本找一个可以为自己撑起门面的人。这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家庭。必须找个干部,最好有个一官半职,要么干部子弟也行。
  但在那狭小的生活圈子里,很难接触到这样的人。一次偶尔听医院的一位医生说某某研究所有个**,心里一动。那研究所离医院厂不太远,就留了个心,没事就打扮得清清爽爽地去那附近溜达。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那男孩注意到程卫平了,并主动跟程卫平搭起了腔。男孩说程卫平是他看到的最让人动心的女孩,他问她愿不愿意跟他好。程卫平本想矜持一下,但一高兴,竟流出了眼泪。
  这个梦只做了三个月。男孩的父母知道程卫平家里的情况后,坚决不同意他儿子和她交往。分手时,他拉着程卫平的手哭了。程卫平没有哭,但心很痛。
  不久,这男孩跟程卫平介绍了他的一个同学,在事业单位工作的丈夫。丈夫当时虽只是个小小的科员,但毕竟是个国家干部。当时的程卫平,又能有什么样的选择呢?就很快嫁给了他。

  嫁后,生活比较平静。丈夫是个性子很淡的人,但对家人还算尽职。程卫平的父母见我有了个比较好的归宿,也都很高兴。只是,两人工资都不高,顾小家勉勉强强,但要们照顾大家,的确有些力不从心。由于丈夫在单位位卑言轻,要办点什么事也特别困难,求爷爷告奶奶还不定办成。
  像程卫平工作调动的事,找了很多人,拖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动静。这个时候,真正感到了有权的幸福,无权的痛苦。程卫平不断地鼓励丈夫求上进、努力向高处走,可丈夫好像对当官没有兴趣,只想过平稳的生活。在多次开导和刺激下,他才算是写了份入党申请书,并和程卫平一起登了他们科长的门。
  一年后,丈夫顺利地当上了副科长,由于他性格好,也比较听话,和科长的关系处得不错。虽然他比另一个副科长的资历要浅,但科长似乎对他更器重些。一个事业单位的副科长,说起来也不是个官,但他们还是从中得到了实惠。
  一家子都很高兴,一向委琐的父母在人前好像也直起了腰。程卫平鼓励丈夫再接再厉,争取更上一层楼。可是,从副科长到科长真的是个不好过的坎。虽然丈夫工作很努力,和方方面面的关系处得也不错,但三年过去了,他仍在原地踏步。他心里很焦躁,程卫平也有些着急,应该怎么办呢?
  这时,他们单位有一个科长升职了,一个科长调走了,丈夫他们就有两个位子可以竞争了。程卫平让丈夫赶快去找主任谈谈,丈夫去了,但他回来时情绪不太高,觉得胜算不大。程卫平想了想,决定我自己去登主任的门。一来是个女的,有些话好说一些;二来还可以带些礼物去,这样气氛也融洽一些。
  果然,主任见了程卫平很客气,还说早就听说某人的老婆长得不错,没想到比想象的还要漂亮。说到丈夫升迁的事儿,主任说有一定的难度,但他会关照的。末了他说:“我们共同努力吧。”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程卫平一眼,看得程卫平心里毛毛的。
  过了几天,丈夫被派到南方出差了,时间是一周左右。程卫平心想,这个节骨眼上出差,那升迁的事还不泡汤了?第二天晚上,没想到主任来到了程卫平家里。当时儿子去了他外婆那儿,就程卫平一人在家。主任一来就跟程卫平开那种很露骨的玩笑,而后就动手动脚的。开始程卫平正色劝他放尊重点,对他很不客气。
  后来他提到丈夫升迁的事儿,程卫平一下软了下来,心里很矛盾。主任趁势搂住了程卫平的腰,只好屈辱地听他摆布了。
  事后觉得对不起丈夫,但又想到是为他的前程才这样,心情就平静了一些。过后,主任又来过几次。丈夫从南方回来后,又被派到其他的地方出差。每次丈夫一走,主任就来找程卫平,或是打电话要他去什么地方。程卫平内心十分厌恶,几次想拒绝,但最后总还是认命了。到这一步,真的不想前功尽弃。
  两个月后,丈夫顺利地当上了科长。他很兴奋,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说是要给自己定个时间表,力争三年后当上主任。看来,他渐渐尝到当官的甜头了,也不知不觉地有了官瘾。看着他那得志的神态,程卫平不禁一阵心酸。他哪里知道,为了他走上这一步,做出了怎样的牺牲。而且,在内心,对丈夫还是怀有歉疚的。
  日期:2017-10-13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