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21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2 09:37:36
  (继续)
  转过头来说明朝方面。
  根据《天启七年都察院实录》记载,六月初二日,明熹宗收到了蓟辽总督阎鸣泰的宁远报捷疏:“奴锋已剉,救锦州宜速。内见到厂臣新发武刚战车一百二十余辆、战马数百余匹;而太仆寺所解大(驮?)马四千五百匹亦至。车坚马良,两擅其长,则将勇兵强,可必其胜。俱听镇臣刘应坤偕抚、院、道、将前顾后盻,商确而行。庶奴喘息未定而我军威武已扬,则锦围之解在指顾间矣!盖镇臣刘应坤之识见超轶寻常,而一种虚怀下士之赤诚与一段励世磨钝之概,又能令人爱而畏之而不敢玩,真文武全才而强敌对手,为平辽之(薛)白袍也!厂臣选择而使皇上推心以任,向前恢复事业将始终以之,讵止一解此围也哉?”

  明熹宗大喜,传旨赞许说:“览奏。‘厂臣选择而使委任得人,镇臣文武兼才,胆气雄迈’。卿说得是!奴氛已剉,宜乘此时鼓行而进,宁、锦刻期合谋交击,兵贵神速,此时为(宜)。然须步步为营,节节侦探,防其设伏致师及间道抄饷袭宁诸诡计,镇臣刘应坤与督、抚、道、将相机便宜,行该兵部知道。”
  这段史料再次明白无误地告诉世人,宁锦大战的明方最高指挥官是刘应坤。尤其难得的是,这场战争同时面对内外两种敌人,其复杂艰险程度前所未见。无论是铁腕肃贪,还是部署指挥,刘应坤识见之高远,思维之缜密,不逊当年薛仁贵,堪称晚明第一名将。 
  日期:2017-10-12 10:22:58
  (继续)

  六月初六日,“平辽总兵赵率教三报捷音:‘五月十二日、二十九日(《满文老档》)记为二十八日),据出城大战,两胜奇捷飞报外,奴贼领兵竟赴宁远,在教场与官兵对敌。闻拨夷驰报锦州大兵杀攻奴营,奴贼撤兵即回锦州,于三十日围城,放火炮三个,呐喊三声,仍赴夷寨。于初三日夜,写欺上逆语箭上,射之入城。太府纪用与职等议写回谕,在初三日亦射入贼营,不暇入报抄写上览。是日晚连放火炮,贼营灯火不绝,疑是攻城,太府纪用与职等遍传预备。果于初四日丑时,提马步兵数万,抬运车梯齐攻南面,自寅至午,连攻数十阵。贼死于司礼监魏忠贤发来火炮及火弹、矢石,填满沟渠,平地积尸如山。四王子在教场下黄帐房,穿黄衣,力催攻城。又过三时,贼死更倍,而竟日贼亦用火炮攻打城墙。至酉时,贼方撤兵败归。所造挨牌车梯战具,随发兵下城烧毁,死不下二三千。是役皆仰仗皇上威灵,司礼监魏忠贤妙算,内镇纪用同职及前锋总兵左辅、副将朱梅、都司纪鲸、刘应选,公同诸将士对天举誓,俱愿拼命杀贼。仗朝廷谢诸神保护,是以有此奇异大捷,职等实不敢贪天为功,为此塘报。’”(《两朝从信录》)

  日期:2017-10-12 11:45:40
  (继续)
  接着,“宁远太监纪用飞报捷音:‘切照逆奴围困锦州,大战三次,大胜三捷,小战二十五日,无日不战奴贼于城外。以是初四日,奴贼提兵数万,蜂拥以战。我兵用火炮、火弹与矢石,打死奴贼数千,中伤数千。败回贼营,大放悲声。随于焚化酋长尸骸处,天坠大星如斗,其落地如天崩之状。众贼惊恐终夜,至五鼓撤兵东行,尚在小凌河札营,留精兵断后。臣即同总兵赵率教、前锋总兵左辅、副总兵朱梅等发精兵防哨外。是役也,若非仰仗皇上天威,厂臣密授庙谟,令臣等与赵率教等把守锦州要地,可据以复地灭奴,臣等苦心鏖战,阁部密筹,督、抚、部、道数年鼓舞将士,安能保守六年弃遗之瑕城,一月乌合之众兵,获此奇异之捷?为此塘报。’”(《两朝从信录》)

  兵部随后奏报奴贼归巢。明熹宗在兴奋之余,头脑却并没有发热,传旨说:“据奏‘狡奴败奔,拆毁所过城垣,恨极不忘报复,事定即当谨防’,说的是。‘降奴未卜真伪,着押解入关,赴总督衙门分发安插’,具见远虑,依议行。锦州将士劳苦功高,急须犒赏。着太仆寺借给二万两,光禄寺借给三万两,刻期差官解赴军前,分赍三军,以作士气。”(《两朝从信录》)
  日期:2017-10-12 14:48:16
  (继续)
  由于明朝在战前进行了坚壁清野,所以后金此次西侵所获不多,加上战争的消耗,致使其境内在战后出现了严重的粮食危机和社会危机。据《满文老档》在六月底的记载中哀叹说:“时国中大饥,其一金斗粮价银八两,民中有食人肉者。彼时国中银两虽多,然无处贸易,是以银两贱而诸物昂贵。良马一,值银三百两。壮牛一,值银一百两。蟒缎一,值银一百五十两。毛青布一,其值银九两。盗贼蜂起,偷窃牛马,人相惨杀,致国中大乱。”如果不是明熹宗的英年早逝和崇祯帝的倒行逆施,明朝平定东北、再度中兴的大业必将指日可待。

  日期:2017-10-12 16:14:05
  (继续)
  正值宁锦大捷的喜讯传来,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的时刻,明熹宗却不幸病倒了。七月初一日,祭享太庙,“上不豫,遣宁国公魏良卿恭代。”(《明熹宗实录》)
  明熹宗自从天启五年(1625)五月十八日在西苑泛舟落水之后就身体虚弱,但他一直坚持上早朝和参加朝讲,批阅奏折更是非常用心,想得十分周全。特别是在宁锦战役打响之后,他“日夜焦思”,“愤激深虑”。操心国事,休息不佳是明熹宗病倒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可能与皇子在王恭厂大爆炸中夭折后他急于求嗣广御宫人有关,但袁崇焕死党霍维华所献的“灵露饮”则是送命“仙丹”。明熹宗在开始服用时口感甘甜,但过了几天之后就浑身浮肿、衄血陡发,病情严重恶化了。

  日期:2017-10-12 19:13:53
  (继续)
  宁锦大战结束后,朝野上下对袁崇焕前一阶段的恶劣行为纷纷谴责。袁崇焕称病乞休,明熹宗当即予以批准,他这时已经病重,没有精力深究下去。七月初一日,明熹宗传旨任命兵部尚书王之臣为蓟辽督师,赐尚方宝剑,坐镇宁远,“与同内镇臣刘应坤、纪用等共图战守之策及犁扫一应机宜,大帅以下悉听节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