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刚才带来的消息确实出乎意料,既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更奇怪的是竟然提前没有得到一点消息。这不禁让他疑惑,疑惑这事蹊跷,蹊跷这事的诡秘;更不禁怀疑,怀疑有人搞了鬼,也立刻想到了搞鬼的人。这个人太好锁定了,简直就是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因为他是受益人嘛!
  刚刚锁定嫌疑,王永新又不禁有了新的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至于吗?也太狠点,太的大动干戈了吧?难道不是这么回事?难道只是巧合?可为什么会有这种安排呢?
  想了好长时间,王永新也没想明白,但他知道“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看看秘书能获得什么“内部消息”吧。

  虽然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但王永新知道,肯定有人要动起来,肯定有热闹看了。
  相比彭少根的心潮澎湃、起伏不定,楚天齐要平静的多。反正那天已经被王永新收拾了,反正江霞假戏真唱也让自己面子有了些许受损,但事物有利就有弊,还是多利用积极的因素才对。
  正是带着这种平静的心态,楚天齐没有过多去思考那些烦心事,而是把心思放到了解决面前所遇困境上。他要积极督促案件侦破,也要考虑投资开发中存在的不足,还要考虑因此遇到的困难。面对这些困难,即使暂时没有好的解决方案,但也要努力去想,俗话说“方法总比困难多嘛”!
  秘书每天跟着不觉怎样,这一忽然离开,好多事就显得不顺手了。这足以说明李子藤平时做了好多工作,给自己分担了一部分压力,也表明自己现在亲自操作的事越来越少了。
  “笃笃”,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呀?楚天齐念头一闪,说了声:“进来。”继续弄着手头工作。
  “吱扭扭”,屋门缓缓推开,一个人闪身走进屋子。来人随手关门,走向办公桌,边走边说:“请问,是楚市长吗?”

  呀,声音太熟了。楚天齐急忙抬起头来。当他看清来人后,立马站起,离开座位,伸着手迎了上去,高兴的说:“你怎么来了?”
  来人一笑:“楚市长,我怎么不能来?我来向您报到。”说着,“啪”的敬了个军礼,才握住了对方伸出的手。
  “什么意思?”楚天齐似乎猜出了原因,但还是继续确认着。
  对方“嘿嘿”一笑:“我来做你下属呀。”

  怎么是他?原来是他。楚天齐拍着来人胳膊道:“我纠正一下,不是下属,是同僚。”
  “是。我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来人再次敬了一个军礼。
  “去你的,有完没完了。”在来人身上捶了一下,楚天齐示意着,“坐那儿说。”说着,拉起对方,向沙发走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在许源县公丨安丨局时的老搭档曲刚。

  坐在沙发上,看着沏茶倒水的楚天齐,曲刚心潮起伏,感慨万千。
  说起两人的关系,也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刚开始的时候,曲刚认为楚天齐抢了自己的位置,又觉对方年纪轻,没有公丨安丨经历,对楚天齐很是不服,非常瞧不起。在楚天齐正式上任的大会上,曲刚就讥讽、敲打对方,但并未占到便宜。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曲刚不时出招,甚至用车轮战灌对方喝酒,可是曲刚几乎就没占到一次便宜。不得以情况下,曲刚由热战变冷战,暗地里使坏,对局长工作不予支持。

  随着时间推移,曲刚渐渐被对方能力所征服,也敬佩对方的心胸,开始予以配合。在曲刚身陷囹圄,甚至生命受到威胁时,楚天齐及时出手相救,彻底让曲刚心服口服外带佩服,曲刚这才死心踏地辅助、配合对方。不久,楚天齐调离,在调离前推荐了曲刚。楚天齐这种以德报怨的胸怀,让曲刚感激莫名,敬佩不已,心甘情愿的一直以下属自居。
  见楚天齐在给自己服务,曲刚很不好意思:“局长,挺大个市领导,竟然没有把门的,也没个服务人员。”
  “是吗?我没觉得呀。”楚天齐道,“李子藤家里有特殊事,回去了,原来请了三天假,后来又续了几天,好像是他爷爷病危。”
  “怪不得呢。”曲刚回道,“否则也太没官威了。”
  其实曲刚当然知道有李子藤这么个角色,但却故意这么说,主要是为了缓解自己的一点小尴尬而已。
  弄好茶水后,楚天齐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和对方各发了一支烟。然后,“哈哈”一笑:“你这次来,肯定是出任成康市公丨安丨局长了,还有其它职务吗?”
  曲刚回答:“只是局长,再没有其它职务。市局领导跟我谈话,说是我出任一把手时间尚短,如不出意外,再过个一年半载,帮我解决副处待遇。”
  “看来是我挡了你的路,要是我不半路杀出,你恐怕早就是副处级别的局长了。”楚天齐调侃着。

  “局长,可别这么说,就是你不去,当时也轮不到我。若是没有你的帮助,我现在也坐不到这个位置,说不准已经倒霉,不是把路走偏,也得让赵伯祥玩死。”曲刚说的很真诚。
  “快别这么说,还是你自己有两把刷子。”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这次怎么想到来这儿了?提前一点消息也没透露,你这手厉害,保密工作做的也好。”
  “我哪有那能耐?提前也一点不知情。”曲刚道,“昨天下午,市局领导把我叫到定野,说是要对我的职务调整,让我在市里等着,具体的没说。昨天夜里,我心里一直不踏实,不知局里要怎么安排我。今天早上,定野市局领导又喊上我,早早便来到成康,只到在成康市局宣布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被调到这儿了。刚才定野市局领导一走,我就直接到你这儿了。”
  楚天齐“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恭喜恭喜!”
  曲刚“嘿嘿”一笑:“平调而已。”
  虽然曲刚看似说的谦虚,但两人都心知肚明,这其实就相当于高升了。首先是县级市局要高于县局,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其次成康市各方面发展要优于许源县很多,局规模也大了不少;另外,这里出去的人,如果没犯错误,几乎全是高升。总之,虽然同样都是正科局长,但从许源县局调到成康市局,就是被重用了。

  楚天齐忽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许源县局换了谁?提拔了局里老人,还是外派的?”
  “你猜?”曲刚笑咪*咪的说,“说难不难,说不难也难。”
  楚天齐“哦”了一声,略一沉吟,然后试探着说:“难道是薛万利?”
  曲刚点头:“嗯,就是他,刚刚在宣布我的文件上,说的是我俩对调。”
  “薛万利竟然和你对调,看来有些人又该有想法喽。”楚天齐笑着摇摇头,“我是无故躺枪啊!”
  杨永亮再次到了市长办公室,正在汇报着最新消息:“市长,我已经打听清楚,是薛万利和曲刚对调,对曲刚的任命文件上就是这么写的。”
  日期:2017-10-13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