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129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她不能转身,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挺直着背脊,一直,一直往前走。
  已经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能避开就避开吧。
  深吸了一口气,她起身,离开了医院。
  权振东进了病房,看了一眼余清微,然后坐到了之前沈宁西坐过的那个地方。
  凳子还残留着她的温度,空气里也漂浮着属于她的气息。

  他的目光又落到床头的那束百合花上。
  百合花是沈宁西最喜欢的花,她的公寓里也经常放着这样的百合花。
  他曾经半真半假的抱怨过沈宁西花在养花上面的心思比放在他身上的心思还多。
  沈宁西是怎么回答的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可是他永远也无法忘记,明媚的阳光下,沈宁西从花束中抬起头,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神温柔的看着他时的模样。
  他闭上眼,伸出手,想要抓住沈宁西的手,可是握住的,也只有空气而已。
  当属于沈宁西的独特气息渐渐淡去的时候,权振东终于起身:“我还要去给你把陈励东找回来,先走了。”

  正要转身,眼角忽然撇到床头那开的正娇艳的百合花,犹豫了一下之后他问余清微:“能给我一支吗?”
  “……”余清微当然是没有回应的。
  他却当做她已经答应了。
  “谢谢。”
  他弯腰,从花瓶中选了最小的一支:“我一定会把陈励东给你找回来的,不论是生是死。”

  到了千岁湖,那边还有人在不断的搜索,天色暗的看不见就开着穿透力最强的灯。
  余菀在风中冷的哆哆嗦嗦,却仍旧不肯离开,因为她也一定要把陈励东给余清微找回来。
  权振东没注意到她,而是直接找到了营救的负责人,就是给陈司令报告搜寻结果的那个人,一个姓张的团长。
  “张团长,寻找的怎么样了?”
  见是他,张团长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实话实说到:“整个千岁湖我们都翻了好几遍了,可是什么都没找到。”

  “下游呢?我听说这个湖还有一个挺大的出水口,当时好像是在换水是吧?”
  “下游也找过了,搜救艇都出动了,也什么都没找到。你说奇怪不奇怪,这要是真出了事,这个点了肯定自己就浮上来了,偏偏水面上又什么都没有。可是水底下也没有啊,这人到底去了哪里呢?”
  语气里多多少少带了一些的不耐烦和抱怨。
  权振东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问到:“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张团长回答说到:“出事的时候是中午十三点三十五分,我们接到命令的时间是十四点,赶过来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么久其实已经来不及了,可是老首长他坚持……如果真的能找到的话,第一批营救的人就应该找到了啊。这么冷的天,大家伙在水里泡着也不舒服是不是?”
  权振东的眉心跳了跳,他的脸色还是不由的沉了下来。
  正要发火,张团长一旁的一个副团长急忙说到:“这中间差了这么久,肯定有很多变数,你们说有没有可能陈长官早已经被人救走了?”
  “救走?”权振东把怒气压了下去,脸色阴沉的看着那个副团长,“怎么,你们搜救的时候难道没有问问周围的人吗?”
  “当时在场的基本已经盘问过了,包括在下游附近出现的人,他们都说没看见。可是这也不能说明陈长官真的没被人救走,因为如果有人救了他,那人肯定第一时间就把陈长官送到医院去,怎么可能留在原地呢?”
  这说的还像话。
  他想了想然后说到:“明天再把那些人请回来继续盘问一遍,绝对不能放过任何细节,另外,再找找千岁湖下游有没有什么监控探头,说不定能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最重要的,立刻打电话到全市各大医院,问问他们今天有没有救治过溺水的病人,小诊所也不能放过。”
  他这安排不但井井有条而且十分详细周到,张团长立刻说到:“好,我这就派人去一一核实。”
  犹豫了一下,张团长又问到:“那……这里我们可以撤了吧?兄弟们都快吃不消了。”

  其实吃不消的人是你吧?
  权振东挥挥手:“都收工吧,但是刚刚商量好的事情一刻也不能耽误,立刻去办。”
  “那陈司令那边……”
  “陈老爷子那边我会去说。”
  “是。”

  于是那个副团长被派去通知各个小分队收队回家。
  看着所有的小船都开始往回划,余菀急了。
  “你们干什么,怎么都走了,为什么要走啊,人不是还没找到吗?不许走!”余菀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衣服,可是那个人很快就走了,她又去抓另外一个人,每一个人都神色木然的从她身边走过。
  “大婶,我们是接到了收队的命令,你和我们说没用。”其中一个人看着不忍心,好心提醒到。
  “谁下的命令?哪个混蛋下的命令?”余菀咆哮着,“你们知不知道水里的是谁?是陈司令的儿子,还是个上校,你们竟然敢就这样走了?”
  “我让他们走的。”权振东终于看到她,然后走了过来。
  “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利让他们停止搜救?”余菀质问着。
  “我是权振东,是陈励东的……姐夫,你又是谁,我怎么没在陈家见过你?”
  余菀一怔,原来这个人是陈家的大女婿,听说是海关署署长来着,不过他怎么能让那些人走呢,他不想救陈励东了?
  “我是余清微的妈妈,陈励东是我女婿。”所以按辈分来算的话,这个人怎么着也得叫她一声伯母吧。
  权振东眯了眯眼,余清微的妈妈?也难怪会这样着急了。
  他拿出一丝丝的耐心,解释到:“夜色已经很深了,继续找下去也不过是无用功,不如明天一早来。”
  “可是……”
  “没事的,相信我,陈励东没那么容易死。”
  他都这么说了,余菀也不好再说什么,关键是她说了也没人会听。
  “好吧。”只能等明天了。
  第二天,权振东主动找上了霍沥阳。
  霍沥阳受了重伤,双手双脚都搭上了石膏,脑袋也围了一圈白色的纱布,脊椎受伤,脖子上也带着用来固定的那个颈托,整个人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而且这次,一个陪在他身边的人也没有,孤苦伶仃的。
  所以说,害人必害己,把余清微逼疯,把陈励东逼死,他自己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霍沥阳自然是不认识权振东,而且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竟然是海关署署长。
  看到一个陌生人进了病房,霍沥阳有些警觉,该不会又是霍殷容找来杀他的人吧?
  日期:2016-11-09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