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127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忠职守?”陈夫人冷冷的笑了,“你要是真尽忠职守的话,我们家瀚东怎么会出事?你根本就是玩忽职守。”
  韩伯远一张脸涨的通红,他不喜与人有口舌之争,更何况还是在这种时候,于是他也冷着脸说了一句:“无知妇人。”
  陈夫人立刻炸毛了,指着韩伯远的鼻子就开骂:“你说谁无知?我无知可我从来没想过大冬天的给湖里换什么水,这里面的猫腻你能瞒的过别人却瞒不过我。我看你就是一拿着公款吃喝嫖赌的混蛋,你就是在玩忽职守,等着纪检部门的人来请你去喝茶吧!”
  韩伯远的秘书是知道陈家一家人的身份的,可他不知道陈励东和余清微的关系,为了把韩伯远从陈夫人愤怒的炮火下救出来,他插话说到:“其实长官是见义勇为,他跳下去是为了救一个轻生的女孩子,这事真的不能怪院长。”
  此话一出,原本吵闹的现场有一瞬间的寂静。
  陈夫人当然知道陈励东是去救人了,而且救的还是那个余清微。
  可她又不能抓着余莞骂一顿,于是只能骂韩伯远了。
  看着那个傻帽秘书,陈夫人一张脸青了又紫,紫了又青,最后咬牙说到:“急什么,你也跑不了。”
  搜救工作还在继续,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一开始还能不断的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可是天色越来越暗,营救的最佳时间也慢慢过去。

  在场的每一个人表情都异常的沉重,因为他们都明白,就算这个时候把人找回来,也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陈老爷子的脸色更是风雨欲来。
  这时一个男人小跑着到了陈老爷子的面前,站定,啪的敬了一个礼:“报告,搜救工作已经进行了五个小时,整个千岁湖湖面及湖底还有河道下游五公里的地方都一一排查过,没有发现任何溺水人员。”
  这个消息根本就让大家已经沉痛万分的心情变得更加的雪上加霜。
  “继续寻找!”

  “是!”男人又跑远了。
  “没有发现?”陈夫人已经摇摇欲坠,如果不是勤务兵扶着她,她早就一头栽倒在水里了。
  陈老爷子没什么表情,可他布满风霜的眼角已经隐隐有了一丝泪光,他甚至开始后悔陈励东太过严厉,给他规定了太多东西,让他做了很多他不喜欢做的事,以至于走的时候,都没怎么快乐过。
  一阵寒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格外萧瑟,像是一个人寂寞长夜里的深深叹息。听着那声音,陈夫人终于崩溃的痛哭出声。
  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在寂静的千岁湖蓦然响起,击中无数人的心。
  那悲伤的情绪感染了所有人,甚至有人侧过脸去偷偷抹掉眼角的泪水。
  余莞愧疚的抬不起头来,她挪到陈夫人身边,想要安慰两句:“亲家,你别太悲观了,瀚东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其实她很能理解陈夫人的心情,在知道小微出事的时候她也几乎要疯了,陈夫人现在,应该比她还要伤心吧。
  她不说还好,一说立刻就将陈夫人心里所有的不满都勾了出来。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敢情不是你儿子所以你才这么的镇定自若是吧?如果不是你那个疯女儿忽然闹着要自杀,我们家瀚东会出事吗?你女儿就是个扫把星。”
  “你说什么?”余莞略带不满的看着陈夫人。
  “我说你女儿是扫把星,还没出世的时候就克死了自己的爸爸,连跟她好过的霍沥阳也残废了,现在还克了我们家瀚东,不是扫把星是什么?只要是跟她沾上关系的男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余莞气得浑身发抖,可是想着她是陈励东的母亲便没有发火,而是把怒气狠狠的压了回去,她冷笑了一声之后说到:“你污蔑别人就算了,怎么还咒自己的儿子啊,谁说陈励东没有好下场了?”
  “你!!!”陈夫人脸一阵青一阵白,她气得大声吼道:“我要把你那个扫把星女儿赶走,再也不许进我们陈家的大门。”
  余莞的脾气也上来了:“走就走,你以为我们家小微稀罕你们家的大门啊。就凭我们小微的模样,想要找个好男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什么?我们瀚东为了救那个扫把星把命都搭进去了,到现在生死未卜的,你竟然就想着她给她改嫁?姓余的,你不要太没良心!”
  “不是你说要赶我们小微走的吗?怎么,又想反悔了?”
  “你!”陈夫人被抓住了话头,一张脸憋的通红。
  她左看又看,最后一头栽进陈老爷子的怀里,捶着他的肩膀大骂:“都是你都是你,当初说媳妇儿是他娶的,只要他喜欢就好。现在好了吧?娶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扫把星回来。”
  以往陈夫人撒泼的时候陈老爷子要么冷漠阻止要么甩袖离开,可是今天他什么都没有做,而是任由她继续哭闹。
  那是他们两个人的儿子,失子之痛也只有他们能懂,至于别人,那是指望不上了。

  其实一吵完,余莞就后悔了。
  今天她好像也是格外的暴躁,就像扔进火堆里的炮仗,随时都会爆炸。
  她原本是想安慰陈夫人的,怎么说着说着就吵上了呢?
  她心里后悔莫及,可是话都说出口了,只能拉着脸向陈老爷子和陈夫人道歉。
  “亲家公,亲家母,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我说错话了,我道歉,你们宽宏大量,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不管瀚东怎么样,小微她永远是你们的孩子,她会孝顺你们一辈子的。我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不知好歹的人,我刚刚也是一时情急才会说那样的话,对不起了。”
  说着,她还深深的鞠了一躬,他们两个不表态,她就不起来。
  陈夫人也不哭了,冷冷看着余莞,勾着嘴角一阵讥笑:“何必这么快就自打嘴巴,刚刚不是还很硬气?”
  余莞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尴尬,她仍低着头说到:“其实我心里也是很关心瀚东的。”
  韩柏远不忍心看着余莞一直鞠着躬,又有些不满陈夫人的刁钻,于是插话说到:“是啊,来之前听到瀚东出了事,她还在里面哭了很久呢。”
  陈夫人冷冷的一瞥:“你又和她穿同一条裤子了?”

  “就事论事而已。”
  陈夫人还要继续说,陈老爷子突然面色难看的吼了一句:“都够了,看看你们,一个一个的成什么样子。于是陈夫人住嘴了。陈老爷子又转向余莞:好了,你也起来吧。都盼着点瀚东的好不行吗?”
  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子威严。
  余莞更觉尴尬,默默的缩到了一边。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夜风越来越冷,陈老爷子的身体最近这两年也不行了,什么高血压心脏病的,身子骨远没有之前硬朗,陈夫人有些担心他的身体,就说到:“老头子,要不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守着就行了,一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的。”
  出门的时候走的急,陈老爷子没有吃药,而且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晚上的药又没吃,她真的很担心。
  陈老爷子一把挥开她的手,沉声说到:“不用了,我能坚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