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20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熹宗高兴地传旨说:“十年积弱之日,乃一当虏挫之狂锋。赖厂臣先事绸缪,纯忠鼓舞,故能内外文武齐心并力,收此奇捷。览奏。兵已乘胜鼓行,逐虏援锦,见可而进,具见方略。然须步步严密,首尾相联,切戒轻敌,防其诡计。宣、大援兵,着速发出关听用,不许迟留。盔甲、器械不拘何厂,有便星夜驰发,以应急需。太仆寺马原系备用,仍着拣粗壮的解发军前备用,不必折价。奖敕已发,犒赏发御前银五万两,以资赏恤,俱已有旨了。”(《两朝从信录》。按:后报用红夷大炮击碎奴营大帐的并不是参将彭缵古,那两个被射死的贝勒也属于讹传)

  日期:2017-10-11 16:10:33
  (继续)
  随后,明熹宗接到了内镇臣刘应坤上奏兵部加覆的宁远详细战况:“山海总兵满桂以锦州被困,急救如焚,会同杨(国臣)总兵、抚院袁(崇焕)、宁前道毕(自肃)副使计议进剿。拟定二十八日发兵整队,鼓勇前进间,忽报奴贼执打五色标旗,于灰山、窟窿山、首山、连山、南海分九营。官兵撤进壕内,周围安营。有总兵孙祖寿、副将许定国在西门扎营,满镇随行,令副将尤世威严整火器预备。时望见城东灰尘蔽天,贼兵分投前来围城。满镇即督发兵马、器械等项接济,当即亲督红旗,同尤(世禄)总兵,督率各营副(将)、参(将)、游(击)、把(总)将领等官祖天寿等迎敌。刀砍箭射炮打,死伤贼无数,不许割级。鞑贼死尸俱被贼夷抬驮至双树堡西一带,用火药焚化讫。满镇亲冒矢石,如期(頭?)盔、经(“旌”的借字)旗、身甲被贼射中数箭,战马亦被射伤;尤(世禄)总兵奋不顾身,战马亦被射伤。有东厂魏忠贤差锦衣卫指挥使王禄、王选等十四员亲临战场督阵。有太监刘(应坤)、胡(佑)、孙(茂霖)、武(俊),俱在东城楼督战,促令守备朱国仪、都司潘永胜安设红夷、灭虏、大将军、发项等炮连放,将东山坡上奴贼大营打开,打死奴贼数多。自卯至午,贼见我兵奋勇力战,不能得前,撤兵败回,往东去讫。满镇虑恐首山背后山势险,恐贼有埋伏,故不穷追,随令各将领收兵,亲在城外列营防守,伏遣哨丁远探,奴众在于肖山迤东下营。”(《两朝从信录》)

  日期:2017-10-11 16:16:26
  (继续)
  明熹宗览奏大喜,传旨赞扬刘应坤等有功人员说:“奴犯宁远,夷氛甚恶。赖厂臣指授方略,深中机权,接济军需,足资战守。该镇善体厂臣忠赤,严明赏罚,鼓舞人心,内外诸臣协力同应。内臣则有陶用、杨朝谊切同仇,分兵应援;杜勋、王良臣带领精锐,刻期策应;孙茂霖、武俊亲临雉堞,发令督战;胡佑、吴康臣、李进、杨承芳督催官兵,举放神器;冯允升、董文儒、阎思印、陈岩督兵城外,齐力奋勇。文武诸臣则有阎鸣泰、袁崇焕、刘诏折冲樽俎,发纵有力;毕自肃、王应豸、张春接应军实,期会不爽;满桂、尤世禄、孙祖寿、杨国臣披坚执锐,亲莅行间;祖天寿、许定国、尤世威及朱国仪、潘永保(胜?)、王桂、王选、刘恩、周镇等各将领督阵催锋,所向无前。一日再捷,大挫贼锋,振累年之积怯,作三军之新锐。捷书未至,佳信已闻。已有敕谕,劳苦该镇及内外文武诸臣,并发御前银五万,以充犒赏。览奏,具知详悉,深慰朕怀。有功及被伤吏士,宜优行赏恤,事定日另行奏报。奴氛虽夺,夷情叵测,相机乘胜以解锦州之围,该镇与文武各官商确,便宜行事。该部知道。”(《两朝从信录》)

  日期:2017-10-11 16:19:40
  (继续)
  这一组首次完整披露的原始史料无可辩驳地表明:宁锦战役中辽东战区的最高指挥官和最大功臣是刘应坤,而明熹宗的信任和魏忠贤的支持,则是取得战役胜利的基础。魏忠贤顶住东林党的诬陷举办内操,培养了一批能上战场领兵拼杀的监军人才;他指示刘应坤肃贪整军,保证了各种物资及时充足地供应前线;他亲自安排纪用和赵率教协守锦州,成为后金攻不破的钢铁堡垒;他紧急派出的援军第一批赶到了关门,其中的净军和锦衣卫还参加了宁远城外的野战。这些远见卓识足以堪称他是明朝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明熹宗称赞魏忠贤“指授方略,深中机权,接济军需,足资战守”,并且在战后的表彰中说:“厂臣魏忠贤一腔忠诚,万全筹算;恩威迭运,手握治平之枢;谋断兼资,胸涵匡济之略;安内攘外,济弱扶倾。念殊勋之难,酬宜恩数之申锡,着加恩三等,荫弟侄一人与做锦衣卫指挥使世袭,给与应得诰命;赏银八十两、彩缎六表里、羊二只、酒三十瓶、新钞三千贯,仍赐敕奖励,以示优异。”

  日期:2017-10-11 18:54:27
  (继续)
  再说五月二十八日这天,纪用、赵率教得知后金主力西去攻打宁远,围困锦州的兵力薄弱,乘机率领明军出城,向后金大营发动猛攻。后金军猝不及防,游击觉罗拜山、备御巴希在仓促迎战时阵亡。明军在给予了敌军重大杀伤之后,并不恋战,收兵回城。
  日期:2017-10-11 21:33:23
  (继续)
  五月二十九日,后金主力自双树堡起行,至高桥驻营。五月三十日,大军来至锦州以后,皇太极命向锦州城举炮射击,士兵们吹着磁螺、喇嘛号和号筒,大声呼喊着跃马向前冲,如此三次,以示军威。然后,皇太极与诸贝勒各率兵入营。看到觉罗拜山于锦州阵亡,因系皇族,皇太极格外悲痛,赐其家人口牛马共六十,赐巴希四十。

  日期:2017-10-11 21:54:03
  (继续)
  六月初一日,为了安抚军心,鼓舞士气,皇太极命“以击攻满总兵官之兵及密云兵到八牛祭纛,以战中所俘获人口、马匹,悉赏阵亡将士”。然后,皇太极亲临阵亡遊击觉罗拜山、备御巴希之丧,酹酒哭之。
  日期:2017-10-11 22:01:09
  六月初三日,皇太极下令八旗将士布列梯、盾及一切攻城器具,并且亲自观察战地形势,选定主攻方向。
  六月初四日早晨,后金军数万大举攻城,主攻城南角薄弱部位,士兵拼死蜂拥而上。明军在纪用、赵率教的指挥下,使用西洋巨石炮、火炮、火弹与矢石猛烈还击,“打死奴贼数千,中伤数千,败回贼营,大放悲声”。满桂派遣守备曹文诏等官兵在锦州协力射打,“敌兵伤亡无数,阵亡我兵吴国志等四十七名。”

  时近中午,皇太极见锦州城壕深阔,难以骤拔,且时值溽暑,天气炎蒸,攻城的绵甲兵苦不堪言,因悯念士卒,乃下令退兵。“是役也,士卒阵亡甚众”(《满文老档》)。
  日期:2017-10-11 22:25:51
  (继续)
  当夜,在各营将士们的一片悲苦之声里,皇太极知道再战无益,遂决定背负“辱名”之痛,下令撤兵东归。
  六月初五日五鼓时分,皇太极率领全军离开锦州,在小凌河城扎营,留下精兵收后,拆毁明军工事。六月初六日至大凌河城,毁坏城墙,然后东去,于六月十二日下午回到沈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