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19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1 08:56:13
  (继续)
  同日,明熹宗还收到了镇守辽东太监纪用从锦州送出的奏疏,沥血陈述战斗的艰苦和将士们的英勇,表示要‘力保孤城,矢图雪耻,尽臣职事’。明熹宗赞扬说:“该镇激励将士,捍守孤城,力挫奴锋,屏障宁远。忠义之气,贯日干云,甚副朕与厂臣委任至意,深可嘉尚”。锦州之围“旷日持久,情形危急,朕已洞知。救援责成三帅,已有旨了。宁抚与总镇内臣挑选精锐,悉心计画,督发策应,以保危疆。该部立刻马上差人说与他们知道。”(以上史料整理自《明熹宗实录》)

  日期:2017-10-11 09:23:38
  (继续)
  纪用的这封奏疏可能是满桂手下的亲丁携带出来的。刘应坤坐镇宁远之后,与满桂联手支援锦州,卓有成效。据满桂在后来的自辩中说:他见锦州围困消息不通,密差二家丁刘孟诏、张志明冒险入城侦信,得知城内缺乏火药、硝磺,即差黄进等二十五名家丁,各带火药、硝磺送入锦州城内。刘应坤手下的内丁经常在宣武门外西边的校军场试验最新制造或进口的各种火器,堪称“技术兵”。刘官(按:不像人名,应是指姓刘的官,满桂不太熟悉刘应坤部下的名字)等二十四名内丁趁夜接近敌营放炮惊扰,两次使敌兵穿甲吶喊,一夜不得安定。第三次再去时,不幸被敌军包围,仅逃出三人,其他二十一名内丁全部壮烈牺牲。

  前线的捷报陆续传到京师,明熹宗高兴地称赞说:“东援兵将追贼,奋勇血战,斩获有功;满镇守运送火药、硝磺;从海而东,声势大振,锦围可解。知道了。”
  日期:2017-10-11 10:54:21
  (继续)
  再说后金方面。皇太极发现锦州守城明军的火力最近有所增强,而且入夜之后己方军营经常被宁远明军的铳炮所惊扰,将士们不得休息,感到十分愤怒。五月二十五日,固山额真侍卫博尔晋、副将图尔格依率领沈阳的援兵来至行营。在准备了一天之后,皇太极于五月二十七日清晨时分,率领由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以及济尔哈朗、阿济格、萨哈连等八旗众台吉(每旗有副将一员并护军营三千士兵)所组成的主力部队前往攻打宁远,在锦州城外凿三重濠,留兵困之。

  那么,皇太极在援兵到来之后,为什么不先攻打锦州,而是去攻打城池更坚固,守军兵力更强大的宁远呢?难道是他的脑子坏掉了?非也,其原因在于锦州城里没有后金的奸细,必须强攻,伤亡代价很大,而宁远城里有后金的奸细,存在着内外呼应歼灭明军主力的机会。
  日期:2017-10-11 11:29:52
  (继续)
  五月二十八日黎明时分,后金大军行至宁远外围的北冈,见有明军遊击二员率领步兵一千二百余人组成的前沿阵地,掘长壕,以战车为营,布列枪炮以待。皇太极率领诸贝勒和随从军士面向宁远城列阵,令满洲行营兵和蒙古兵攻其步卒。未出一个时辰,后金攻破了这一道防线,“击攻尽斩之”(《满文老档》语,或有夸大)。
  随后,后金大军分成五股,从灰山等处直扑宁远城下。见明军开至宁远城东二里,列阵於南,设伏於北,沿城则环列枪炮以待。皇太极见明军阵容严整,遂与诸贝勒商议说:“明军因为距城很近,有炮火掩护,我军即行进攻,不能多杀,应先撤退,以观其动静。”于是, 后金大军撤过山岗进行埋伏。皇太极站在山坡上观望,只见明军按兵不动,十分恼怒,便要下令出击。代善、阿敏、莽古尔泰三大贝勒上前力劝退兵,皇太极觉得很丢面子,生气地命令诸将戴上头盔出战,说完就和阿济格率领护卫亲兵疾驰前进。诸贝勒见大汗已经冲上去了,来不及披挂甲胄就带兵追随了过去。

  日期:2017-10-11 12:48:37
  (继续)
  明军在用铳炮猛烈射击,予敌军前锋以大量杀伤之后,双方短兵相接,展开了残酷的肉搏战,箭镞纷飞,马颈相交。后金军队“精骑在前,驽骑在後,疾驰进击”,一度攻至宁远城壕,明军被创坠壕以及无伤坠壕者很多,尽数被杀。危急关头,正在西门的明军主帅满桂望见城东灰尘蔽天,知道东门的战事吃紧,立即亲督红旗,同尤世禄督率各营将领前去接济,刀砍箭射炮打,“彼兵大衄”。后金方面八大贝勒之一的济尔哈朗、大贝勒代善的第三子萨哈连贝勒、第四子瓦克达阿哥都身受重伤。当城下的野战正酣之时,宁远城头的大炮也不断向后金军队的纵深之处进行轰击,“打死数多”。

  日期:2017-10-11 15:21:25
  (继续)
  这场大战从卯时(5-7时)打到酉时(17-19时),几乎激战了一个白天(一说从卯时到午时),宁远“城上官兵军民人等众目所视”,“打死贼夷约有数千,尸横满地”。皇太极见己方伤亡过重,锦州方面又传来告急消息,于是不得不下令全军撤退。后金士兵们抬着阵亡者的尸体行至双树堡宿营,将尸体焚化,一片悲声。
  日期:2017-10-11 15:48:04
  (继续)

  战后,明熹宗收到了袁崇焕抢先上奏的报捷疏,内称:“十年来,尽天下之兵,未尝敢与奴战合马交锋,即职去年亦从上而攻城下。今始一刀一枪而(城)下拼命,不知有夷之凶狠骠悍。职复凭堞大呼,分路进追。诸军忿恨此贼,一战挫之,满镇之力居多。二十八日,参将彭缵古三次用红夷大炮,击碎奴营大帐一座、四王子伪白龙旗,奴兵死者甚众,遂不敢西行。后降夷言,奴酋长子召力免碑勒(即贝勒)中箭穿胸必死,其子浪荡宁谷碑勒(即贝勒)先于阵上被我兵射死,阵亡孤山(即固山)四人,牛鹿(即牛录)三十余人,伯彦达子(即鞑子)无数。”

  明熹宗高兴地回复说:“十年积弱之日,乃一当虏挫之狂锋。赖厂臣先事绸缪,纯忠鼓舞,故能内外文武齐心并力,收此奇捷。览奏。兵已乘胜鼓行,逐虏援锦,见可而进,具见方略。然须步步严密,首尾相联,切戒轻敌,防其诡计。宣、大援兵,着速发出关听用,不许迟留。盔甲、器械不拘何厂,有便星夜驰发,以应急需。太仆寺马原系备用,仍着拣粗壮的解发军前备用,不必折价。奖敕已发,犒赏发御前银五万两,以资赏恤,俱已有旨了。”(《两朝从信录》。按:后报用红夷大炮击碎奴营大帐的并不是参将彭缵古,那两个被射死的贝勒也属于讹传)

  日期:2017-10-11 15:54:11
  (继续)
  战后,明熹宗收到了袁崇焕抢先发来的奏捷塘报,内称:“十年来,尽天下之兵,未尝敢与奴战合马交锋,即职去年亦从上而攻城下。今始一刀一枪而(城)下拼命,不知有夷之凶狠骠悍。职复凭堞大呼,分路进追。诸军忿恨此贼,一战挫之,满镇之力居多。二十八日,参将彭缵古三次用红夷大炮,击碎奴营大帐一座、四王子伪白龙旗,奴兵死者甚众,遂不敢西行。后降夷言,奴酋长子召力免碑勒(即贝勒)中箭穿胸必死,其子浪荡宁谷碑勒(即贝勒)先于阵上被我兵射死,阵亡孤山(即固山)四人,牛鹿(即牛录)三十余人,伯彦达子(即鞑子)无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